蘿莉公寓(7)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BODY scroll=auto>萝莉公寓(7)</P>

    更|多&ldquo;精|彩&ldquo;小|说&ldquo;尽|在&ldquo;w&ldquo;w&ldquo;w.0&ldquo;1&ldquo;B&ldquo;.n&ldquo;E&ldquo;t 第&ldquo;一&ldquo;版&ldquo;主|小&ldquo;说|站作者:堪弁戏</P>

    2016-02-27

    (7)</P>

    哔哔哔~~「悦真,我可以进去吗?」

    我站在一个高科技的保险大门前,对着对讲机问道。

    通常会有回应,如果还在忙的话,只好罚站十分钟再试ㄧ次。

    我环顾四周,这花半个多月赶工的顶楼加盖。

    为求迅速,还出动三次大吊车,把所有物料直接送上来。

    悦真也不知道从哪找来的一帮国外工班,在顶楼搭了帐篷住到完工。

    每天悦真动不动往顶楼跑,和工头机哩咕噜的用英语讨论设计。

    我既听不懂也帮不上忙,只好每天买几杯饮料慰劳大家。

    几天后发现他们特爱珍珠奶茶,就天天买个两三次。

    临走前还送了一人一包没煮过的粉圆,由悦真说明烹调方法,至于他们回国后回不会煮成芝麻糊,就不是我管得着的事了。

    眼前的大门就是施工后的成果之一,门后就是悦真的实验室。

    听她说整个就是一体的大保险箱,吊上来的时候,还引起了附近围观。

    材质坚固就不用说了,如果强行打开内部还会爆炸,把资料全部销毁。

    这样高科技的保险门,只有一个进出的方法。

    就是从眼前的键盘输入长达五十个字元的密码,键盘还是虹膜扫描后才会投射的虚拟键盘。

    我都不知道里面的东西可以灭绝癌症,还是可以把每个人都变美国队长。

    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吗?不过这些问题我一个都没问过,当完工时悦真拿请款单让我开即期票时,上面的数字就告诉我,这不是一般人的日常。

    我只希望悦真财力雄厚,一旦跳票就不是卖肾解决的了了。

    相比佔顶楼三分之一的研究室,其他被称作起居室的空间就简单不少。

    只有地上的睡袋,散落的零食包装、饮料空罐。

    虽然是蛮大的空间,但还是处处杂乱。

    只要一到赶研究进度就是这样,平常和我住楼下还会注意些,一上来闭关就什幺都不顾了。

    净吃些垃圾食物,只好时时煮些正常东西上来。

    虽然手艺极差,但也比那些零食好一点。

    悦真倒也捧场,每次都吃完,只是有没有吃出味道就是了。

    咔嚓~门终于开了,我小心的探头瞄一眼:我进来了喔!为什幺要小心?因为上次我大喇喇的进来要抱她,就被砖头厚的精装原文书正中面门,当场鲜血直流、跪地爬出。

    悦真连看都没看我一眼,晚上下楼拿衣服时还问我鼻子怎幺了。

    从此我就知道不可以任意靠近危险领域,哪天丢过来什幺生化药剂,怎幺死的都不知道了。

    悦真听到我的声音,笑着抬起头:哥哥,你来得刚好。帮我把这些东西洗一下,要在那边的洗手台洗喔!用橘色的清洁剂中和再沖掉,不然处理器会出问题的。听悦真劈哩啪啦指挥,我下意识的照着做,眼睛不时偷瞄着悦真的装扮。

    白色大实验衣下,一件蓝色小可爱,下身极短的牛仔裤。

    布料不多的衣着,遮不住橘色的内衣裤,不经意间跑出来突袭我已经脆弱到不行的意志力。

    现在已经算好的了,之前是连小可爱、短裤都没有。

    实验袍底下就一套内衣裤,因为三、四个实验案同时进行,过程中满场飞奔穿太多会很热又碍手碍脚。

    反正我也不可能让那些东西喷到身上在我担心工安事故时,她是这幺回我的。

    但是...我的小姑奶奶,妳在一个禁慾一个月的正常男子前穿成这样。

    不知道杀伤力快赶上裸体围裙了吗?加上妳做事时动作大的要命,被夹出一条小缝的内裤、被微乳带着轻晃的胸罩......真的是要逼死我啊!所以也不能怪我会克制不住想扑上去吧?而且禁慾第一天就把所有人都抓来开作战会议,严重声明厉害关係。

    如果此关不过,大家守寡;此关得过,众人享福。

    除了没来的语彤之外,对于多出一个姊姊,玉洁自然是一脸不快,就连一向温驯的可心也是满脸乌云。

    毕竟自己的男朋友,不但要和好友、表妹分享,现在还冒出一个早就捷足先登的大姊。

    小宝贝没当场发飙已经是温良恭俭了,以后得好好的弥补她。

    悦真也看得出气氛不佳,马上拿出预先準备的礼物。

    可心容易知足还好,玉洁拿到一本笔记,一翻之下眉开眼笑,马上亲切起来。

    最麻烦的大小姊能摆平我就放心了,内容什幺的就算了。

    拿到礼物的可心脸色也不是那幺阴沉,趁着另一边展开女人座谈时,我坐到可心旁边,搂住她的肩膀:对不起,小宝贝。如果妳不能接受的话,我会理解的……一听到我这幺说,可心眼眶红了起来,低头不语。

    好一阵子,才抬头看我:我不会,我会是哥哥最重要的人。依旧的柔声柔气,透着我不习惯的强硬。

    我楞了一下,发现自己或许没有真正了解身边最安静的女孩。

    可心查觉自己语气太重,又被我盯得不自在,马上起身:我…我先回去了……语彤那边我会弄好的。语气又回复我习惯的样子,朝外跑去。

    玉洁看到可心回去了,也站起来準备离开。

    经过我面前时,还不忘在我耳边提醒:你最好加油些,有本事搞出这幺多姊妹,就要有能力处理!以后还是这种要死不活的样子,乾脆把下面的东西切了,一起当姊妹好了!又瞪了我一眼才回去。

    其实因为这样,我一开始着实努力了一阵子。

    但半个月之后我已经濒临崩溃边缘,原因当然是悦真的清凉攻击有关,让我多次在悦真下楼来的时候,想不顾一切的打上一炮。

    但小天才的牛脾气发起来,硬是不肯让我碰她的身体。

    我也只有偷摸一下小手啦、趁机拍一下屁股之类,稍稍宣洩满溢的兽慾。

    什幺?你说这样就可以克制性慾吗?怎幺可能!只有火上浇油啊!!悦真看我快要七孔流精的样子,就帮我找了个健身教练,每天逼着我跑三千暖身、肌肉核心训练外加各式有氧辅助。

    不得不说这招超有用的,每天对着一个肌肉棒子,又被操个半死,想发情都没力发去。

    这样一个月的高强度加健身计划的饮食控制。

    计划结束后,手臂和腹部隐约有肌肉出现。

    每天的工作也不太有心力交瘁的感觉了,虽然被压抑的慾望还是会爆发出来,但以禁慾一个月的量来说算很自制了。

    不然当天悦真就不可能以一本原文书打发我,就算被打死也会在她身上发洩一次,然后含笑在血泊中死去。

    看到我盯着她发呆,悦真把纸揉成一团丢来正中我额头:哥~~快弄好,不然宜静和她老妈就要来了。还有,你有叫亚幸过来了吗?我:有~~我昨天就跟她说了,再半个小时就会过来。」

    悦真:「要跟宜静妈妈谈的重点,你有记好了吗?我前天就拿给你了。」

    我:「妹妹,放心啦!虽然我没有妳这幺聪明,但是好歹也摸这家店这幺久了,没问题的啦!」

    听到我夹带的称讚,悦真嘴角不自主的上扬:「那就好!」

    只有在这个时候才像个小女生,其他时候都快变成我妈了,提醒这提醒那的。

    不过她真的天才到我觉得无所不能,才去我店里看过三次,就拟出了一套经营方案,还和看板娘亚幸姊妹相称差点去结拜,所以我也就由得她唸,尽力配合了。

    但这套经营方案需要这个长期能坐阵店面的人,以我这种做半天休半天的半调子,也没办法完整的执行她的策略。

    而亚幸能带动店里气氛、维持店务运作,但要操持一个发展的方向,就有很大的问题,所以悦真就推荐了宜静的妈妈。

    悦真会成为宜静的家教老师,是因为那时候刚回来时,配合的大学提供研究环境和资料延迟。

    她又不希望在要报备行蹤时,跑出来跟我见面。

    为了打发无聊,就在一个助学网上搜寻到宜静的资料。

    宜静的家庭因为单亲,所以没有钱让她补习,就发了徵家教老师的讯息上助学网。

    没想到因缘之下,请到悦真这尊大神。

    也不得不称讚悦真,短短半个月的补习,月考上宜静就取得明显的进步。

    据悦真说:「只要不是白痴,我都有办法教会他!」……好……我是白痴,真对不起大家……总之,这样显着的进步加上悦真聪慧有礼、年轻得志,让宜静的妈妈放了一百二十万个心。

    毕竟,为了照应家中生活,她每天奔波各处。

    主持卖场活动、推销产品、餐饮店的钟点人员,工时长又不稳定,有个人可以拉她女儿一把,她也乐见其成。

    也是因为宜静妈多能鄙事,会的技能实在很多。

    有时候人只是差一个机会,所以在这次的计划中,悦真就把她拉了进来。

    一方面可以增进店里的发展,另一方面也是帮她一个忙,可以不用每天担心会不会没工作了。

    胡思乱想中,后脑勺被拍了一下。

    转头看到双手叉腰的悦真:「哥哥,几个烧杯和试管你是要洗多久啊?他们都快来了,动作快一点啦!」

    不知道什幺时候,悦真已经换好了白色的衬衫和暗红色的吊带裙。

    啧~~刚刚在想那些事,错过了大饱眼福的好机会。

    我:「好~~马上就好了!妳先下去,以免她们提早来了!」

    悦真:「好~~快点下来!」

    说完之后,小快步的跑出了顶楼房间。

    只要有正事要做就是没有片刻稍停的,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累这个字?啊~~上次做爱后好像有一点累!弱点get!!边胡思乱想、边走下楼,公寓的门已经被打开了。

    里面放着四双鞋:悦真的拖鞋、亚幸常穿的罗马凉鞋、一双黑色logo的nike、一双红色的包头鞋。

    往内一看,除了悦真和亚幸外,还有一位貌似四十多岁的妇人和一位……小男生?应该是吧?他削着很短的头髮、黑色的T恤、牛仔长裤。

    长相倒是很清秀,双眼皮、大大的眼睛好像戴了虹膜变色片一样乌黑、皮肤也算白晰,头髮留长的话也是会被当成女孩子看的。

    重点是年纪和悦真相同,却没有看到胸前有任何隆起,反而牛仔裤好像有一点突起。

    呃……仔细想想,除了「宜静」

    这个名字很女生之外,悦真好像真的没有跟我说过她的学生是个女生。

    还是名字根本是夷竞?那之前说要介绍给我是怎样?难道我的妹妹是腐女,有兴趣看两个男生做……虽然脑海中思绪错乱,但娴熟人情事故的我,还是脸上堆着微笑打招呼:「您好,我是林天生。两位想必是夷竞和谢妈妈吧?谢妈妈很客气的站起身:林先生好,叫我文倩就好了。怎幺不叫叔叔?叔叔?好吧,大了人家十几岁,被叫叔叔是不过分。

    只是平常都被一群小女孩叫哥哥,情感上不能接受。

    夷竞倒是一动也不动,只是脸上红晕深了些,稍稍点了个头,又像个木头人一样僵在那。

    这个年纪彆扭也是正常,只是一直盯着悦真看,还双颊绯红,是发情期到了吗?悦真也是一派自然,嘴角似笑非笑的和夷竞对视。

    该不会家教的时候,两个人也是这样深情对望吧?我是能接受3P,但不是两男一女的组合啊!!看夷竞没开口,文倩歉意的笑道:真不好意思,家教不严,这孩子常常拗脾气…语气中苛责不多,却含着对小孩失却陪伴的遗憾。

    我:没关係的,第一次见面难免的。看我们不知道要彼此客套到什幺时候,悦真站起身来:「阿姨、哥哥,那我们上楼去补课喽!这段时间我赶研究进度,没有好好帮他上课。」

    文倩:「悦真太客气了,我们家小孩有妳的一半厉害就好了。你要好好用功啊!」

    夷竞依然一句话不吭,点点头就跟着悦真上去了。

    只是走路慢慢的,而且站起来的时候,我确定他裤子里一定有东西,还比我的大……天啊!!我摇摇头甩掉被打击的情绪,毕竟店里的事要先安排妥当:「您先请坐,我…还是叫您文倩姊吧!对我们店里面的概况,我想悦真有大略的跟您提一下。我们接下来希望往比较複合的方面发展,除了原先的桌游项目外。还希望能结合咖啡厅的类型,这点就需要您的长才。还有接下来有些活动的部分,之前已经办过……」

    按照着悦真和我讨论出的那份计画(大部分都维持了悦真的原提案),文倩姊不愧是老经验的活动人,对于空间以及周转资金等问题都一语中的。

    还好有亚幸在,不然怎幺挪空间等问题,我还真不知怎幺想办法。

    大势抵定之后,我开口:既然这样,我们就这幺决定。除了本薪外,如果业绩有成长,我们再谈怎幺分红。接下来我会打网路销售的部分,店里希望妳多照看。每个礼拜一店里开会,其他例行事项就由妳和亚幸协调。文倩姊客气的回应:「谢谢老闆,那我先和亚幸过去店内实地了解一下。我家小孩的话,我事情忙完之后会再打电话过来。如果耽搁了,就麻烦您和悦真照看一下了。」

    虽是客气,言语中仍掩不住欣喜。

    毕竟对她来说,拖着一个小孩子,能不用到处打零工是最好不过的选择了。

    我:「您又客气了!还是别叫我老闆吧!叫我天生就可以了,亚幸她们也不叫我老闆,这幺称呼我是听不惯的。」

    文倩姊:「谢谢你,天生!那我们先过去了!」

    又客气的半鞠躬式的行了个礼才离开。

    嗯~~不愧是在社会上历练过的人,再怎幺随性也不会忘了分寸。

    再注意一阵子,如果文倩姊能如悦真所说的上手的话,那店里的事就可以省事很多了。

    谢谢妳,文倩姊!请放心,妳家小子在我这边不会有什幺事的。

    只要他不动我家的悦真,我也不会动他。

    但他们上去那幺久,如果已经……。

    嗯~~我要不要把厨房的菜刀拿上去?还思考着等一下如果看到两个纠缠的肉体要有什幺反应,人已经来到顶楼外。

    我悄悄探头一看,他们两个正坐在起居室的小桌子旁。

    戴着眼镜的悦真正解说着数学题目,另一个则是满脸通红、心不在焉的样子。

    啧~~什幺自动上网找家教,我看根本是找发情对象。

    这副德性还能成绩提高,大概是荷尔蒙超常发挥吧!反正我就是看不惯另一个男的靠近我家悦真,不管是大的小的老的帅的。

    夷竞顺着悦真的视线看到我,僵硬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慌张,脸上红晕更深了些,连忙低下头不敢和我对眼。

    呃……真要仔细评论的话,眼睛乌黑光亮,比起可心的眼睛还要深遂;睫毛也算漂亮,只是不比语彤的长;嘴脣小巧,虽然不像悦真的粉嫩动人;皮肤白晰,却也比不上玉洁的外国基因强大。

    各别项目都有不如我家小女孩们的地方,不过总的来看也是在中上之姿。

    如果不是脑后和耳边的头髮还推过,看起来就像是个留短髮的小女孩。

    好像多少可以理解一些怪叔叔为什幺偏好小男孩,如果是这种类型的违和感就不会那幺高,而且不用担心怀孕……咦~~想着想着就勃起了!!虽然一个月没有做,但是我有饥渴到对一个男生发情吗?悦真抬起头看到我若有所思的在门旁盯着他们两个,马上合上书:「太好了!今天就先讲到这里,我们来办正事吧!」

    因为刚刚脑海中淫秽的想法(我不是同性恋啊!!),我回答得有点慌乱:「什……什幺正事?妳们继续上课就好了…我只是上来看一下……」

    悦真一脸笑得灿烂:「当然是检查一下哥哥一个月的治疗成果呀!」

    如果是换个时间的话,我会非常开心的在悦真身上展示成果。

    但是在一个未成年少年面前表演,这就不是我的嗜好了。

    但是,最重要的是,悦真这幺自然,该不会全都说出去了吧?我:「呃……妳该不会把我们的事情都跟夷竞说了吧?」

    悦真:「是呀!有什幺关係呢?好啦~~别拖拖拉拉的,反正哥哥的裤子已经撑得这幺高了。」

    悦真一边说,一边伸手要解开我的裤头。

    我紧抓着不放:「但是夷竞在这里,这样不好吧……」

    悦真锲而不捨的和我进行裤头争夺战:「没关係啦!我都跟她说了,她其实也很有兴趣了解一下现实的男生身体。」

    我还在和她做争夺:「什幺对男生的身体有兴趣,他自己不就有吗?」

    说着用手指着夷竞裤档隆起的一大块。

    悦真顺着我的手指看过去,稍稍困惑了一下。

    然后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后笑得在地上打滚:「哈哈哈~~~~宜静,我哥哥以为妳是男生耶~~~哈哈哈!!」

    宜静连脖子都红了起来,低着头嗫嚅的说:「我是女生……」

    声意清脆,确实是女孩子的声音。

    我顿时手足无措了起来,把一个女孩子当成男生,实在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

    我:「对不起,实在是头髮太短,所以我才误认……」

    把自己的妬嫉推给人家头髮短,好像是略为可行的方案。

    宜静小声的说:「妈妈说……这样比较方便……」

    看来是不太习惯和陌生人交谈,声音小得可以。

    看来是比可心还要内向的类型,也难怪刚刚在楼下连招呼都不会打,害我以为是小伙子拗脾气。

    既然是女孩子,那内向害羞也是可以接受的。

    只不过,那裤子的那一大包是什幺?难不成是传说中的「扶他」,这个虽然很稀有……但是要当成女孩子来「用」

    也太奇怪了吧?!悦真终于停下笑得满地乱滚的夸张表情:「哥~你也太夸张了,虽然宜静的头髮比较短,但是我也没有听说有人把她当成男生来看的。既然这样,那还是先让你了解一下为什幺我今天会带宜静来和你「认识」

    好了!」

    悦真说着,走过去解开宜静的牛仔裤,把裤子拉下到脚踝。

    宜静动也不动的让悦真褪下长裤,像洋娃娃一样,一点也没有反抗的样子。

    可能家里的经济状况不好,宜静的大腿快要和小腿一样粗,纤细的双脚在她矮个子的身长上佔了不少比例。

    虽然是和悦真同年,但个子也只比可心高一些,连玉洁都比她高。

    只是腿长真是看来就有拉高的效果,所以也不是五短小矮人,不过被当成小学生大概免不了吧?视线往上移,没有看到内裤。

    阴脣不太肥满,也只是瘦瘦的覆盖了耻骨。

    不太有肉的小穴,被一支粗大的按摩棒撑开,看起来像是小穴使尽全力的含住那支黑色大阳具,感觉上好像有点痛。

    我:「这……宜静妳一整天都这样?没有被妈妈发现吗?」

    宜静:「我说是卫生棉……很厚的那种……」

    在不熟的男人面前,展露自己使用按摩棒的姿态,宜静的声音越发的小声,都快和蚊子同级了。

    悦真笑嘻嘻的站到宜静身后,用两只手指轻轻拉动着按摩棒说:「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我也吓一跳,没想到真的有人会用这种东西。宜静,跟哥哥介绍一下,妳什幺时候开始用的?」

    宜静被悦真用按摩棒玩弄,气息粗了起来。

    声音显得急促,却反了大声了一些:「噎~~~是……十岁的时候……」

    悦真手指不停,继续追问:「是在哪里拿到这种东西的?」

    宜静的鼻息变得粗重:「哼…嗯……是在妈妈房间……」

    悦真轻轻的加快了速度:「为什幺妳会知道在那里?」

    加重的刺激,让宜静不能只用鼻子呼气;小嘴微启,开始喘起气来:「哈…是……妈妈…嗯…在用……我有看到……哈……哈…」

    原来是文倩姊的收藏啊…也是可以理解,一个女人没有丈夫,总是有一些需要。

    但是……文倩姊,要收好啊!如果妳知道妳的收藏让妳女儿变成这样,不知道会做什幺感想?悦真手指一抽,把按摩棒拉出宜静的阴道:「好了,最后一个问题,描述一下第一次用按摩棒的情景。」

    宜静正被悦真玩弄得有感觉的时候,突然失去充塞小穴的大棒子,整个人处在个不上不下的状态。

    好像有蚂蚁在身上爬似的不自在,最明显的感觉应该是小穴吧?连双脚都有些颤抖。

    但在悦真的主导下,连一点反抗的态度都没有。

    宜静:「我……我趁妈妈去工作的时候,把它拿出来……抵在小穴上……用它在外面摩擦…然后……就有水跑出来……让按摩棒变得滑滑的,就摩擦得很快……就很舒服……然后我就学妈妈,把它插小穴……但是插不进去,然后就用力插……然后就流血……把按摩棒弄得都是血……然后……我就……就高潮了……呜~~~」

    说着说着,宜静突然双膝一软跪在地上,喘个不停。

    好像…高潮了?悦真看我担心的样子说到:「不用担心啦!宜静就是这个样子,在别人面前说自己的那种事情就很容易高潮。而且这次还是下体赤裸的在哥哥的视姦下陈述,对她来说应该快感加倍吧?」

    我看得目瞪口呆,原来这幺看来内向到极点的小女孩,还是个暴露狂啊!有人说每个人都有与外面截然相反的内在,看来是事实呢!悦真没有要让宜静休息的意思,蹲在跪坐的宜静身后,伸手将宜静的黑色T恤往上一拉,刚发育的乳房跳了出来。

    悦真的乳房是碗型的,宜静的则是水滴型,只是刚出现形状,还比悦真的小一点点。

    乳晕倒没有悦真那幺粉色,而是稍微深一些。

    五个小女孩比较起来,应该是玉洁的最粉红,语彤的颜色最倾向枣红。

    不过玉洁只是稍微尖起,还看不出形状,可心和语彤则是一片平坦。

    悦真一脸坏笑的从口袋里拿出两个晒衣夹,要夹住东西的部分黏上了绒毛,不知道是买来的还是自己加工的。

    悦真看着我说:「哥哥你看喔!这个坏女孩还不止喜欢在别人面前说淫蕩的事,她还喜欢这样~」

    说着就将晒衣夹夹在宜静娇嫩的乳头上。

    还在刚刚高潮中的宜静,突然受到刺激,失声叫了出来:「呀!老师…不要……」

    悦真不管宜静的抗议,轻拉晒衣夹的尾端:「宜静还喜欢粗暴的方式喔!虽然心理学不是我的专长,但照我的分析来看,宜静第一次用粗大的按摩棒自慰,就弄到高潮。在高潮的时候,落红的刺痛和舒服的感觉交互影响,就建立了她觉得自己要那样才会舒服的认知吧!不然你看宜静」

    我看着宜静,刚刚还抗拒的小女孩,已经闭着眼睛、头仰朝天呻吟了起来。

    随着胸前的拉扯,眉头跟着紧皱,声调也忽起忽落。

    这个体质也太M了吧?从刚刚到现在,看到两个小女孩的表演,那个视觉震撼和享受应该超过这世界上任何一场牛肉秀了。

    我被撩拨得肉棒直挺了快十分钟,血液一点都没有从肉棒退出,好像还更急速的往下体冲去。

    再这样下去,我不是脑部因无血液缺氧,就是下体血液没循环坏死。

    我拉下裤子,看着悦真对宜静的「另类爱抚」

    开始打起手枪来。

    悦真也没有阻止我,面带微笑的盯着我的肉棒看。

    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有发洩了,感觉肉棒好像比以前粗了些。

    我握着肉棒快速的套弄起来,合着悦真拉扯晒衣夹的节奏以及宜静发出的呻吟,为禁慾一个月的我解禁。

    「噎~噎~噎~噎~~~噎噎噎噎~~~呃……呜~~~」

    随着宜静呻吟的节奏越来越快,我和悦真的动作也越来越快。

    最终在悦真扯掉晒衣夹的瞬间,我和宜静同时高潮了。

    对着宜静像小男孩的脸庞和半裸的身体,喷洒了大量的精液。

    一个月积存的结果,浓厚腥臭的精液一波、两波、三波……我竟然射了七次,每次的量都超多。

    宜静的头髮、脸蛋、衣服、胸部、肚子、大腿,到处都留下一波波的精液,缓慢的流动,侵袭其他没有被污染的纯洁地带。

    连身后的悦真也不能倖免,脸上和衣服也沾上了精液。

    悦真楞了一下,马上抱怨了起来:「齁~~~哥哥!你也太快了吧!!依照我的计算,你应该至少可以撑二十分钟吧?」

    如果想要的话,是还可以忍一下啦!但是已经忍了一个月,加上刚刚那幺精采的表演。

    是个男人忍得住才有鬼。

    所以我只能一脸无辜:「因为…刚刚……太刺激了,不想要忍住……」

    悦真看着全身精液,还躺在自己身上喘气的宜静:「啊~~~忘了把宜静的衣服脱掉,糟糕了……等一下拿我的衣服给宜静换吧!绝对不能这样回去啊~~~不过这样的量倒是超乎我的预期,看来要拿一些来分析一下。」

    说着就把宜静放平,进实验室拿试管把宜静身上的精液刮下来,收进去冷藏準备以后分析。

    话说……妳脸上也有啊,不用从宜静身上刮也没关係。

    不过我决定不提醒她,看可爱的少女脸上挂着自己的精液,总是让我有点佔有的满足感。

    可惜语彤自从第一次被精液呛到之后,就严禁我再把精液射在她脸上。

    不然以她最稚嫩的脸孔,布满白浊的精液,那种背德感真是令人难以承受的喜爱。

    不过为了不让她「告诉爸爸妈妈」,也只好忍受一下这种冲动。

    在悦真忙东忙西的动作和声响下,两次高潮而失神的宜静回过神来。

    发现自己半裸的躺在地上,身上到处都是奇怪味道的半乾精液。

    稍微楞了一下,转过头来看到我还坚硬勃起的肉棒前端也是同样的液体,大概就知道是什幺东西了。

    脸又红了起来,低着头嗅了一下衣服上精液的味道,眉头又紧皱了起来,一脸嫌恶的表情。

    看来是很不能接受精液的味道,而且还是一个月的量,味道又更重了些。

    悦真从实验室走出来,宜静连忙问道:「老师……我可不可以去洗澡……」

    悦真一脸奇怪的看着宜静:「是可以啦!不过…还没有做完就要洗澡吗?」

    宜静浑身不自在的样子:「因为都是这种东西……很不舒服……」

    悦真恍然大悟,笑着说:「原来是因为精液呀!这样不行喔!我昨天问妳的时候,妳是怎幺说的?」

    宜静脸又红了起来,小声的说:「我说……只要可以做……要怎幺做都行……」

    悦真:「是呀~那妳现在连肉棒都还没有碰到就要去洗澡了怎幺行呢?」

    宜静低声的说:「但是很不舒服……味道也很臭……」

    悦真走到宜静身边,从她肚子沾起一点精液:「来~~啊~~~」

    宜静皱着眉头,看着悦真手指上令她厌恶的白色体液,迟疑的不敢开口。

    悦真语气低了些:「张开嘴巴,啊~~~」

    宜静满脸酸苦的张开嘴巴,悦真马上把手指塞进宜静的嘴巴里:「来~~好好习惯哥哥的味道,不然这样怎幺可以做爱呢?」

    宜静吸吮着悦真的手指,脸皱得像颗酸梅。

    腥臭的味道在嘴巴里漫延开来,让宜静不时的发出反胃的声音。

    手指上的精液吸乾净了,悦真就又沾一些送进宜静嘴里。

    对于不喜欢这个味道的宜静来说,活像是一场毫无尽头的凌虐。

    加上我在旁边欣赏她被强迫吞精,情慾才消退的身体,在这样屈辱的刺激下,乳头又渐渐的站了起来。

    悦真也发现到宜静的反应:「啊~~~又有感觉了,妳还真是很淫蕩耶!越强迫妳就越有感觉!」

    说着用手弹了一下宜静已站起来的小葡萄。

    宜静被刺激得一激灵,小声抱怨:「是它自己要那样,又不是我想要的……」

    悦真双手一齐捏住乳头边揉边转:「是这样的吗?妳要不要说一下我第二次去上课的时候,妳枕头底下放的是什幺?」

    宜静:「咿~~老师不要……」

    悦真:「不要就快说啊!」

    宜静被又痛又舒服的感觉刺激得不能自制:「是……是黑人的杂誌……」

    悦真:「黑人在做什幺?」

    宜静:「在插和我一样大的小女孩……老师快停下来……不然又要……」

    悦真这才停手:「所以啦!又不是我强迫妳,是妳自己喜欢看那种重口味的性爱杂誌,自己才会想要被轮姦!」

    宜静高声抗议:「人家才没有想要被轮姦,只是捡到的杂誌刚好是两个黑人在和女生做……」

    虽然说是高声,但也只是和我平常讲话的音量一样大而已。

    悦真知道宜静有点生气了,语气转而成柔软:「好好~~我的乖学生,那妳还要不要像杂誌一样做呀?」

    宜静的声音又小了下去:「妳都把我弄成这样了还问我……」

    悦真:「如果不是妳那幺有兴趣,一直问我做爱的感觉怎幺样?会不会痛?看⌒就∞┬来我的小┐说网以后会不会很麻烦?怀孕了怎幺办?怎幺一夜情?怎幺援交……巴拉巴拉的一堆,今天也不会带妳来见哥哥呀!」

    宜静:「好啦!人家又没有说不想…」

    悦真站到我身边:「好,那先把衣服都脱光吧!」

    宜静听话的把挂在脚上的长裤和上身的T恤都脱下来,任它们掉落在脚边。

    瘦弱的身体,清楚的显现锁骨、腰部的骨盆。

    很难想像这样的身体,可以享受那种粗鲁的欢娱。

    虽然有半天的时间,小穴都插着粗大的按摩棒。

    但小穴还是像处女一样紧密,只显出一条线的外表,让旁人不知道它的主人曾怎样粗暴的对待它以求快感。

    悦真推了我一下:「哥哥,该你喽!这次不要太快呀!要等到我说可以才能出来喔!」

    我白了悦真一眼,心里想:「还不是忍了一个月,想要发洩一下吗?干嘛说得我好像早洩快枪男一样……」

    我站到宜静前面,打量着被精液射击过了的脸庞。

    推得短短的头髮,真的很容易觉得是个男生。

    加上身体赢弱,除了胸部有些隆起,其他地方看不出一点女孩子的样子。

    虽然脸孔清秀可爱,但脸颊几乎都是乾掉的精液,反倒看起来淫蕩了些,有一种姦淫男童的背德感。

    虽然看起来对这些事情很熟练了,但是做爱毕竟是第一次,还是温柔一点好了。

    我用手指抬起宜静的下巴,她的眼神露出一丝惊慌,看来是习惯性爱的动作,但是不习惯和异性接触吧?感觉不是很正常啊,都可以进行那幺激烈的交媾(虽然最多是和悦真女女爱抚),但是对最简单的接触都会感到不适应,应该让她从重学习一下。

    我的嘴脣在宜静的小嘴轻轻点了一下,宜静的身体绷紧了起来,双手紧握着拳头,不知道该做什幺反应。

    我暗暗好笑,没看到这幺如临大敌的接吻。

    不过小妮子很快就适应了过来,毕竟是女孩子应该对这种事情也有过想像的吧!虽然是个被虐狂就是了……看她有比较放鬆,就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我双手搭上她赤裸的肩,手臂也是瘦弱得很,真该请文倩姊好好注意一下营养,不过这个一说就漏馅了。

    还是以后多找机会,让悦真带她吃点有营养的东西吧。

    我:「宜静,我只问一次喔!妳的第一次做爱,希望我轻轻的、温柔的做;还是要像刚刚那样,比较用力的做?」

    宜静听完之后,低着头看着我正勃起的肉棒,好像在比较什幺。

    想了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定:「我要用力一点……」

    然后自己又脸红了起来。

    明明是自己要求要粗暴的,然后又自顾自的害羞起来,该不会宜静心里同时存在着两种人格吧?我:「好,那帮我把裤子脱下来。」

    宜静听话的跪下来,帮我把裤子和内裤完全脱去。

    我:「把肉棒含进嘴里,像喝饮料一样用力吸。把刚刚的精液都吸乾净,等一下就射新鲜的精液给妳喔!」

    经过多次的训练,这种挑逗式的话语我也是很拿手的了。

    宜静脸颊红得像是醉酒似的,双眼却发光的盯着肉棒,听到我的指示点了点头,毫不犹豫的把肉棒含了进去。

    本来很讨厌这种味道的宜静,现在看来障碍不是很大,看来悦真的强迫学习是有效果的。

    还是因为颇不及待的想被肉棒插?反正现在宜静提出再怎幺淫蕩的请求我也不会太讶异就是了。

    在欣赏宜静奋力吸食我的肉棒时,我突然觉得奇怪,刚刚还在和宜静闹腾的悦真呢?转头一看,悦真正拿着手机录下宜静为我口交的画面。

    我吓一跳,肉棒差点软下来。

    我:「妹妹,妳在做什幺啊?万一流出去了,不用FBI来抓我,我就被週遭邻居打死了!」

    悦真:「放心,我存放的电脑完全没有网路。手机现在也没上网,不会被抓到的。宜静的初体验,怎幺可以不录下来呢?而且这样也可以帮宜静助兴,其实她早就看到我在录了,才会兴奋成这样。」

    我看着为我口交的宜静,双眼迷茫,不断吸舔着眼前的肉棒,好像那是她唯一的生命泉源。

    嗯……本来要对这样的小女孩下这种重手,感觉良心上有些过不去。

    不过如果这样她才能享受到愉悦的话,好像也是我身为大人该负起的责任吧?放下心中的阻碍,我不禁想知道这个小女孩能做到什幺程度:「宜静,下面的蛋蛋也要舔喔!」

    宜静服从的照做,伸长的舌头从火热的龟头一路舔到下面的阴囊,粗大的肉棒贴在她的脸上。

    让她不得不闭上眼睛,随着她的舌头在阴囊和肉棒间游移,肉棒也摩擦着她的脸。

    一般女孩子觉得屈辱的行为,却从宜静微扬的嘴角感到她的沉醉。

    实在太淫蕩了,再忍下去真不是男人啊!我向悦真投向询问的眼光,悦真感受到我的猴急,笑着点了个头.??????。

    我弯下腰,手穿过宜静腋下把她架起来,因为肉棒突然离开嘴边的宜静楞了一下,还是配合我的动作站了起来。

    我亲了一下她的额头,把她公主抱起来,放到悦真充当床舖的睡袋上。

    宜静乖乖的躺在睡袋上,双脚曲起,大腿微开。

    原本紧闭的小穴,在刚刚的前戏后,已自动张开一些。

    看得出来,虽然受过粗大的按摩棒催残,但小穴仍是粉色,没有网路上看到久经人事的黑色鲍鱼。

    我伸进一只手指,宜静没有出声,只是呼吸快了一拍。

    虽然一开始很容易就进去,但是越深入就越紧,最后有种手指要被夹住拔不出来的感觉。

    我不禁讚歎:「哇!宜静,妳的小穴里面怎幺还紧成这样啊?会不会肉棒插进去之后就拔不出来?」

    宜静平躺着,身体每个地方都被我一览无遗,脸红到我已经觉得会充血过度中风了。

    小声的回说:「因为…老师有教我做那个运动……我每天都有做……」

    我不解的望向悦真,悦真接口:「凯格尔运动,我跟她说,一直用这幺粗的按摩棒,如果不运动的话,很快小穴就会坏掉了!」

    我:「看来宜静很怕小穴坏掉,每天都做多久?」

    宜静:「有空就做,用按摩棒的时候……也会做……」

    啧~~夹着这幺粗的情趣用品,还做凯格尔运动,看来是吃重口味的。

    我把宜静的大腿分得更开,用手指拨弄着已经探出头来的阴蒂。

    左手将肉棒对準穴口:「自己把小穴拨开,我要来试试宜静的凯格尔小穴了。」

    虽然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但我知道自己现在看来应该像个强奸犯。

    都是宜静m属性表现,引领我走到这个程度的,平常我是个多幺正直的人,只是正常的抽插小萝莉……所以都是宜静不好!宜静两只手从屁股旁伸向小穴,将小穴向旁掰开,穴里的淫水潺潺流向屁股。

    看来小妮子也迫不及待了,看小穴溼润的程度应该可以一竿到底吧?肉棒抵住穴口的时候,宜静的身体还是明显的僵了一下。

    看来还是会紧张的嘛!眼睛也睁大了些,紧张的等待正式失去处女的时刻(虽然处女膜早就没了吧)。

    我肉棒在穴口游移,挑逗着宜静的紧张情绪。

    等到宜静稍稍习惯而放下戒备的时候,用力一捅到底。

    肉棒轻易通过穴口,用力突破紧实的腔肉。

    等到宜静身体反射性的收缩时,阴道只剩最后一小段,完全抵挡不住我催枯拉朽的冲势。

    全力顶到宜静的深处,强烈的感觉从下体直冲脑袋,化成宜静口中的尖叫:「啊~~~~」

    还好顶楼没有邻居,不然宜静的尖叫一定会引来关心。

    看来这一帖药是下得太猛了,宜静连眼泪都流出来,鼻子也红了起来。

    但是身体反映着下体的刺痛而颤抖着,双手紧抓着我撑在地上的手臂,却没有推开我的意思。

    很快宜静就恢复呼吸,习惯了被直贯到底的感觉,适应能力强难怪会越来越追求重口味。

    我伸手捏一下她的脸颊:「小家伙,我要开始喽!準备好了吗?」

    宜静溼润的双眼盯着我,看不出是期待还是害怕,头倒是不犹豫的点了两下。

    接受到女性的许可,我用力挺动下体。

    这个月的健身不是开玩笑的,每一下都用力顶到底。

    两双大腿相交时发出的「啪啪」

    声都极为响亮,深入的冲撞让宜静都快被撞到睡袋外面,让我不得不压着她的肩膀,把她固定在地上迎接我的突入。

    宜静努力承受这狂风暴雨似的攻击,双眼迷矇的望向上方,紧皱的眉头和紧咬的贝齿都显示她的不舒服。

    但口中流出哀号似的呻吟,又告诉我可以做得更多。

    「哈哈哈~~~恩恩恩……」

    我加快速度,连续撞击着宜静的子宫口。

    我都有点怕会不会造成子宫颈撕裂,但宜静却咬紧下脣,在被我撞得闷哼连连时高潮了。

    小穴像是要报复我毫无节制的凌虐,强力的收缩想要夹断这让它痛苦又快乐的始作蛹者。

    我在这强力的收缩中,也感到些许的刺痛,却也被榨出小穴期待的生命精华。

    一波一波的灌入刚发育的青涩子宫,温暖的精液四处流淌,抚慰着刚刚粗暴所造成的伤害。

    从高潮落下来的宜静,感受到我一波一波的精液射入,不由得又呻吟了起来:「好多……主人射进来的……好多,又射了……会装不下……」

    直到我终于停下射精,拔出小穴。

    宜静满肚子的精液马上流躺出被干得红肿的小穴,流下屁股,弄得肛门和大腿一片黏呼呼。

    被高潮和射精弄得一塌糊涂的宜静,双眼似开似闭,茫然的看着半空。

    悦真在我旁边蹲下来,让手机把这一片美景录进去:「嗯~~记录下来了!以后把大家的做爱画面都记下来好了,偶尔拿出来看好像很好玩。」

    我轻点一下悦真的鼻头:「想不到妳还有这种兴趣,小心不要让它流传出去。只要其他人不反对我也没有意见的。」

    悦真:「放心好了,我会注意的……对了,哥哥,我有个计画。我想…你一定会喜欢的!」

    看着悦真一脸兴奋,不知道又有什幺馊主意。

    对了,上次说我会喜欢的计划,就是找了个健身教练给我……我正想开口问,旁边手机铃声却响了起来。

    我:「悦真,妳的手机吗?」

    悦真摇摇头:「不是我的……啊!是宜静的。宜静快起来,电话来了。」

    被悦真摇醒的宜静,茫然的从包包里摸出手机:「喂~~妈妈!妳在对面便利商店!!没……没有大声啦……喔……好…要上来了喔…好…我跟老师讲,请她帮妳开门…好…掰掰」

    听到妈妈要过来,宜静吓得坐起身来,穴里的精液被挤得流出更多,让小穴口流出小丘型的精液堆。

    挂上电话后,宜静:「怎幺办,妈妈马上要过来了……被看到就完了……」

    好像不是在问悦真,而是六神无主的独自碎唸。

    悦真:「别紧张,哥哥你先下去开门,然后拖一下时间。宜静妳去洗手间沖洗一下,那里有洗髮精和肥皂,动作快一点!」

    宜静立刻冲进浴室,看来红肿的小穴造成的阻碍,远不如妈妈的恐怖。

    我则是迅速下楼,在我家门口遇到了文倩姊。

    我:「呃……文倩姊,妳怎幺进来的?」

    文倩姊:「刚刚楼下刚好有人要进来,我就跟上来了。宜静在上面?我上去带她回家。」

    我心中冷汗直冒:「喔……喔!我刚刚端饮料上去,悦真不小心打翻了,害宜静的衣服溼掉。现在正在盥洗,等一下就下来了……对了,店里的状况还可以吗?最近要开始的游戏强者大赛需要添购什幺道具吗?」

    我站在楼梯口,不让文倩姊有空间上楼,然后马上引开话题。

    文倩姊:「这样啊!希望不会太麻烦悦真了。店里的状况还ok,我和亚幸讨论之后,先预支一小笔钱。我回去买一些材料,再加工一下就可以了。店里的工读生都很认真,只要再把形态建立起来,让它变成附近学生休憩的场所。业绩应该很快就能上来。」

    我:「真是太谢谢妳了,文倩姊。如果不是妳来帮忙我,我还真不知道要怎幺执行接下来的方向。」

    文倩姊依然客气:「那里,是天生你给我这个机会。我会尽力把这家店经营好的。」

    正说着,悦真和宜静一起从楼上下来了。

    宜静:「妈~~~」

    文倩姊:「喔~~结束啦?有没有好好上课?这衣服……是悦真的吧?有没有和老师说谢谢?」

    一连串的问题,看得出来平常虽然时间不多,但是对女儿的关心却是无庸至疑的。

    还好她再怎幺关心,应该也没看得出来女儿刚刚才被人猛操过。

    宜静:「有啦~~~我又不是小孩子,这些我知道啦~~」

    抱怨的语气和掘强的神色,让我又觉得刚刚是和一个男生做爱……趁着对方两母女对话,悦真:「哥哥你射太多了啦!宜静刚刚怎幺沖都沖不乾净,穿上内裤的时候,小穴里还时不时倒流精液耶~~」

    所以现在宜静是带着我的精液,在和妈妈进行日常的对话啊……这个被知道的话,就……太刺激了。

    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宜静的脸才红潮不退。

    宜静注意到我盯着她的目光,又安静了下来低头不说话。

    文倩姊开口:「那我和宜静先回去了,天生明天店里见,还有很多事情要跟你讨论。我:「好的,明天见」

    悦真:「阿姨再见」

    文倩姊用手肘顶了一下宜静:「怎幺了?回去都不跟人打个招呼?」

    宜静抬头偷瞄了我一眼,又低下头去用蚊子声:「再见……」

    文倩姊无可奈何的歎了口气,对我们点了个头,牵着宜静下楼去。

    宜静双脚夹紧,小碎步的跟着文倩姊离开。

    两母女的身影消失在楼梯转角公寓的楼梯间,传来宜静轻声:「妈妈……我想留头髮……」

    (待续)</P>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