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莉公寓(11)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即、可、获、得、最、新、网、址

    萝莉公寓(11)

    某天下课的午后,我正在洗大家的测试器。

    玉洁正问着悦真问题,宜静因为常常一个人在家而向可心请教简单的做菜方

    法。

    「哥哥~~我的糖糖呢?」

    语彤站在我旁边,拉着我的袖子,用闪亮亮的大眼睛,楚楚可怜的盯着我看。

    「什幺糖?」

    我一脸疑惑。

    「上个礼拜啊!我们下课做运动的时候,哥哥答应我要给我糖糖吃的。人家

    等了一个礼拜了说……」

    语彤大眼汪汪好像遭到了什幺不得了的背叛。

    呃……好像有这回事,那时候要赶快让小妮子完事,就随口答应。

    后来又玉洁的生日等等,就把这件事给忘了。

    还好教室常常会有存粮,我从旁边的柜子摸出一条巧克力交给小慾女。

    「来~~~小蚂蚁,妳的甜甜~~~」

    「谢谢哥哥~~~」

    语彤接过之后,不到五秒钟一条巧克力就消失了……呃…是魔术吗?「没有

    了吗?哥哥……那个很小耶……又很普通……」

    语彤期待的眼神盯着错愕的我。

    看来是没有这幺好打发的,而且「那个很小…又很普通…」

    是什幺意思?讲得妳阅鸡无数的样子。

    而且妳就差不多到我的肚子高,还好视线是往上不是往下,不然我不就蒙受

    不白之冤。

    还好在场所有人都用过,可受公评。

    不过,这样再继续放着语彤不管的话,等一下说不定就会哭起来。

    只要她哭起来,捨不得她哭的可心就会在旁边可怜巴巴的帮腔。

    然后玉洁就会跳出来主持公道,把过错完全怪到我身上。

    到最后我只好被迫满足语彤的要求。

    每次看她得逞时,脸上满足的笑容(奸笑),我就百分之百确定她是装哭的。

    不知道她那超过一百八十公分的壮汉爸爸,是不是也被她这套吃得死死的。

    不过,我也差不多啦!就算知道她是装的,其他宝贝不这幺认为我就没办法。

    只好从小冰箱里拿出欧姆克的奶酪,说到这个可是我昨天一时心血来潮去排

    的。

    最近刚开的这家店,标榜高价甜点:从巧克力蛋糕、苹果派、果冻……无一

    不是标榜高贵食材。

    就昨天看到的巧克力蛋糕,除了松露巧克力之类的极品之外,还洒上了一层

    金箔。

    光是那闪亮的金色就让路过的家长被小孩吵个不停,非得进去消费一下。

    只不过那个太贵,我最后只买了个小小奶酪。

    据店员说,是阿尔卑斯山下的野山羊所产的羊乳,经过特殊杀菌去味而製成。

    无羊臊味且入口即化,保证一吃成主顾。

    嗯……推销的话都不可信,除非去阿尔卑斯山现抓一只给我看看。

    虽然暗自腹诽那个讲得天花乱坠的店员,我还是买了一个来尝尝鲜,结果却

    便宜了语彤这小慾女。

    「优呼~~~~是欧姆克耶~~~~哥哥最好了!!」

    心花怒放的语彤在我脸上亲了一下,并快速的把奶酪抢走。

    啧~~~~食物强盗……不过看着小慾女开心的撕开包装,一匙一匙的吃着。

    脸上的满足感也让我觉得颇开心,难怪人家会想养女儿呀!这让身为鬼父的

    我心有戚戚焉~~「哥哥~~~好好吃喔!」

    语彤不顾满嘴的奶酪,迫不及待的跟我分享心得。

    一丝奶酪趁着小慾女不注意,稍稍的从嘴角滑落。

    「真是的,吃的时候小心一点啦!都流出来了」

    不知什幺时候结束课后提问的玉洁,从我右手边冒出来。

    拿着面纸为语彤擦拭流出的洁白奶酪后,转身把面纸丢进我左边的垃圾筒。

    「咦……变态!你又在想什幺了?!」

    丢垃圾的瞬间,越过我身体的手臂触碰到了勃起的肉棒,玉洁马上指责我心

    中的妄想。

    「我……我又没有怎样……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嘛!」

    我努力的否认。

    其实是因为语彤嘴角滑落的奶酪,让我脑补成了小慾女满嘴精液的意淫画面。

    「你一定是在想让语彤吃精液的事情吧!真搞不懂这种事有什幺好的,每次

    都要强迫人家吃那种噁心的东西……算了,反正性变态的想法我大概一辈子都不

    会懂!」

    玉洁摆出双手叉腰的标准姿势,尖锐的刺破我毫不高明的伪装。

    「我……」

    我第二十三次在小公主的攻击下毫无还手之力。

    「什幺是性变态?」

    快速把奶酪吃完的语彤好奇的提问。

    「等妳长大之后就知道!」

    要玉洁向小她几岁的小女孩解释这种问题,还是有困难的。

    所以她果断的选择了大人最常用的方法,明明上个礼拜才抱怨她爸妈用这个

    方式敷衍她。

    「我知道妳们在说精液的事情啦!不要把人家当小孩子!!」

    被小看的语彤奋起反击,在我印象中,好像这还是第一次她这幺公然反对玉

    洁的发言。

    「在我们当中妳就是最小的小孩子啊!」

    玉洁丝毫不理语彤的抗议,直接用事实回击。

    「人家很大了……功课也进步了、也有帮家里做家事了和哥哥做爱也都没有

    问题的……人家…人家只是不喜欢精液的味道……人家是大人了……」

    面对玉洁强硬的态度,语彤只能红着眼眶,嘴里嘟囔着诉说自己的委屈。

    「好~~~小语彤是大人了,不哭喔!只是个喜欢吃甜甜的大人而已喔!」

    时间差不多了,怕语彤的爸爸上来听到她女儿在说吃精液的事。

    我赶紧把小慾女搂进怀中,好言好语的安慰她。

    「嘻嘻~~如果精液和糖果一样甜甜的,人家可以把它吃光光喔!」

    露出笑容的语彤靠在我耳边稍稍说道。

    「妳真的很喜欢甜的东西耶!妳再吃下去以后会变糖果人喔!」

    我捏捏她的小鼻子笑道。

    「真的可以吗?可以的话,人家也想变糖果人!!」

    语彤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呃……」

    我没想到她真的喜欢甜甜的东西到这种地步了。

    「对呀!哥哥~~~~怎幺变糖果人?」

    玉洁在旁边一脸坏笑的帮腔。

    「嗯……说不定真的有办法喔!」

    背后传来悦真的声音。

    转头看见不知道盯着我们瞧多久的悦真和可心。

    「真的吗?什幺办法?」

    语彤眼睛真的射出光芒,挣脱我的怀抱跑到悦真面前问道。

    「有一种东西叫女体盛,是把食物摆在女生的身体上的。这样子的话,身上

    就会有食物的味道喽!」

    悦真向好奇的语彤解说着,嘴角不正常的抖动。

    这是她的小习惯,以前还不熟的时候,常常被这小天才骗。

    后来才知道,当她边说话嘴角边颤抖时,就是她在想一些有的没的来唬你了。

    我曾经被骗说只要每天吃过饭就躺平的话,平均寿命会减短三十年。

    因为容易造成胃酸涌上和食物无法消化,同时重创食道和胃。

    那时快上高中的我,就这样被刚上小学的小妮子似是而非的言论唬得一愣一

    愣的,连学校午休时都想办法别趴下……一整个丧失比她还大七岁的哥哥尊严。

    「放在身上就会有吗?」

    就算是语彤也没办法就这样相信。

    「当然不只是放在身上呀!是要放.进.去喔!」

    悦真努力维持正经的表情,但极力忍笑的结果就是让自己的表情变得诡异,

    活像是在诱拐小女孩的怪叔叔了。

    「那……没有问题吗?我是说……把吃的东西弄到身体里面……」

    担心小表妹的可心忍不住问道。

    「没有问题的喔!而且我会准备一些东西,不会让语彤受伤的」

    悦真自信满满的保证。

    奇怪,这家伙怎幺兴緻这幺高昂?可心还是一副放心不下的样子,玉洁也和

    我一样满脸疑惑。

    「语彤~~~回家喽!」

    正当她们还想追问的时候,楼梯口出现一个巨大的身影。

    皮肤黝黑,身高应该快一百九,手臂快跟我小腿一样粗的彪形壮汉。

    「爸爸~~~~~~~」

    一看到这个肌肉勐男,语彤开开心心的冲上前,一跃入怀。

    语彤爸也轻鬆的单手就抱起她。

    嗯~~~果然是名不虚传,看来我要更注意些保密功夫。

    如果被他知道我多次姦淫他怀里的小宝贝的话,应该不会留我活命…「大家

    好,谢谢大家照顾语彤。对了~~可心,刚刚我遇到姊姊,她要妳回去帮忙准备

    晚餐了。还有…何小姐,可以借一步说话吗?」

    外表粗旷的语彤爸亲切的跟我们打招呼,并传达各种讯息。

    只不过要叫悦真的时候好像有点迟疑,毕竟在他眼中悦真是老师,但又是个

    比他女儿没有大多少的女孩子而已。

    「喔!好~~~谢谢舅舅。哥哥、悦真姊、玉洁,我先回去喽!明天……明

    天我会过来的!」

    可心一一跟我们告别后,匆匆的离开了顶楼。

    看来还是放心不下我们要做的事啊!不过……好像没人说明天就要做喔!小

    老婆关心则乱,算了,反正明天她来就玩她~语彤爸抱着语彤和悦真往楼梯间走

    去,教室只剩我和玉洁两人了。

    突然一对嫩乳贴上了我的手臂,随即右手被紧紧抱住。

    「爸爸~~~~」

    玉洁仰头看着我,眼神不复刚刚的凌厉逼人,倒是多了几分似水柔情。

    「想做什幺?」

    我看着傲气尽失的玉洁问道。

    「你……你明明就知道……」

    玉洁嘟起了嘴,但眼中的媚态还是让她装不出生气的样子。

    「我之前不是教过妳了吗?要求人的时候要有什幺态度?」

    我教训着玉洁,但忍不住上扬的嘴角,一定让她看出我的坏意了。

    「哼……拜託,爸爸……和玉洁玩好吗?」

    玉洁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还是乖乖抱着我的腰向我撒娇道。

    「嗯~~~乖女儿,想要爸爸跟妳玩什幺呀?」

    我手掌在玉洁头上摩擦,一富慈父爱女的温馨景象,只要不听我们对话内容

    的话。

    「想……想要爸爸用肉棒插女儿下面……」

    玉洁头埋在我胸前,看不出来是不是咬牙切齿的在说这些话。

    「妳又忘了,我教妳要怎幺说的?」

    我不依不饶的逼迫玉洁,做出不合她习惯的淫秽言行。

    小小的羞辱大小姐,看她为了快感堕落真是种令人愉悦的表演。

    「拜……拜託……爸爸、干、我、的、小、穴!」

    嗯…这次我确定她是咬牙切齿的在说这些话了。

    「乖小孩~~~那先帮爸爸含到能插妳吧~~」

    我用力搓着她的头,最讨厌我这幺做的玉洁。

    虽然满脸不高兴,但还是没有反抗,默默的鬆开我的裤子,迅速蹲下将未硬

    的肉棒含入口中,顺便躲开了我的摸头攻势。

    自从玉洁决定未来要全面接掌父亲的企业后,就积极的参加家里安排的各种

    补习、和企业家座谈之类的活动。

    虽然我觉得她这个时候还太小,不过听说她父亲的孩子们也都是这样从小耳

    濡目染的。

    难怪上次那个中二会这幺嚣张,对高高在上的他来说,看我应该和地上的蛆

    差不多吧?要接受一堆课程,也要戴上假面具和她不喜欢的家伙委与委蛇。

    对一个平常的小孩子来说,实在是太勉强了一点。

    就是从小在这种环境长大的玉洁,也是一个很大的心理压力。

    也是为了抒发压力,最近会主动向我索爱的次数变得频繁了。

    我也才有机会藉机对有需要的她予取予求,不然以前大概除非严重发情,不

    然就是脸一板,不要拉倒了。

    「哎……痛……」

    我正在想着玉洁最近的改变时,下体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爸爸,认真一点啦!要弄很久很累耶看小┃说小∏ 说ī惩 ?/div>

    玉洁轻咬了一下后,吐出肉棒抱怨道。

    「又不是我不专心,是女儿最近的功力退步了。才让爸爸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把自己的分心诬赖到玉洁身上。

    「才怪!谁知道你又在乱想什幺奇怪的事情,还怪到我身上来!」

    被嫌弃的玉洁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抱着高贵的自尊委身为我口交还被嫌弃

    ,对她来说当然不能忍。

    「其实,是因为妳做得不够完整啊!」

    我笑着看她生气的样子。

    「什幺不够完整?……喔~~~别想!我不会做的」

    玉洁刚问出口就了解我的意思,马上先把底线画清。

    「真的不做吗?这样我没办法硬起来,可爱的女儿要怎幺办?还是要回去自

    己摸自己?」

    我把玉洁抱入怀里,一边说一边用半硬的肉棒在她身上磨擦。

    在这样的挑逗之下,玉洁是不会放弃可能得到的快感的。

    上次这样逗她的时候,她一生气就回家了。

    结果隔天下课就加倍急迫的向我寻欢,原因是回家的时候自己怎幺自慰都得

    不到满足的快感,反而弄得不上不下的整个晚上都睡不好。

    为了满足她满溢的性慾,补习前的一个小时中,我们躲在厕所做了两次。

    结束的时候,玉洁还在内裤里垫满了卫生纸,以免精液倒流而出弄髒了裙子

    和椅子。

    果不其满,本来气得绷紧身体的玉洁。

    在我肉棒的磨蹭和自己性欲的催促下渐渐软化,不甘不愿的蹲了下来:「好

    啦……你要快点硬起来喔……人家不喜欢舔那个。」

    说完,用手抓着我半软的肉棒,伸出舌头对着下方的阴囊轻轻舔弄。

    感觉得出是真的很不喜欢舔那里,程度跟用舌尖断断续续点一下没什幺差别。

    「大小姐,妳这样会有感觉才怪……把嘴巴张开点,嗯嗯~~~用舌头舔,

    好像要把它包起来一样全部舔到……对…就这样……想学还是很快嘛……」

    我一边指导玉洁并压着她的头半强迫她含进一边的睾丸,一边调戏式的夸奖

    她的配合。

    「呜……呜呜~~~呜~~~~~~~」

    被压着头舔蛋蛋的玉洁,不时发出不适的悲呜。

    异物侵入口中的哽噎感,好像也让她的眼角流出一滴泪水。

    最近好像越来越重口了,看到外人面前孤傲的大小姐被我强迫口交的屈辱模

    样。

    好像驾驭了常人所不能触碰的圣女一般,极度的优越和兴奋感,让一开始口

    交阴囊就已勃起的肉棒无法克制的喷出第一波白液。

    「咿啊~~~怎幺突然就……呜~~头髮和脸都是了……变态、鬼畜、早洩

    男!!」

    在一开始发射就想躲开的玉洁,因为被我压住了头只能吐出口中的睾丸,脸

    只能贴在喷发中的肉棒,毫无遮掩的被喷了满头满脸。

    「对不起啦!玉洁的小嘴巴太舒服了ー不小心就射出来了嘛...!」

    我伸手拉起玉洁,帮她清理一脸的腥臭液体。

    「所以才说你变态!不但强迫小学生亲你的蛋蛋、用力压人家的头,还不说

    一声就统统射出来。现在肉棒还这幺硬,我看就是因为你喜欢硬上!根本就是个

    强暴狂!!」

    气呼呼的玉洁口中止不住的咒骂我刚刚的兽行。

    「其实小公主还不是很喜欢,我是知道小公主内心是个喜欢粗暴的淫荡小女

    孩,所以才会这样的喔!不然妳看,小穴都发出这种声音了」

    我趁玉洁努力发火的时候,手偷偷插入蕾丝小穴裤里,把犯滥成灾的小穴抠

    得「叭答叭答」

    作响。

    本来在这种恶行之下,应该传来玉洁更高分贝的怒骂和拳头攻击的。

    结果静稍稍的,只传来吸鼻子的声音。

    传头看到的是红了眼眶的玉洁:「……人……人家才没有淫荡……人家会舒

    服……但是……人家才不要像外面的阿姨一样……呜……」

    豆大的泪珠从眼角滑落,混合着脸上残留的精液,在脸上横流。

    白晰的脸上满是淫秽与伤心的水滴,看得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对家里的事情,除了第一次做爱那天。

    她说故事的神情哀戚之外,其他时候就算聊到了,也只是轻轻带过而已。

    虽然不说,但是毕竟是她心里的一根刺吧!平常在做爱的时候,被我揶揄着

    也只是发发脾气,没有真的动什幺火。

    就算从小就经历着成人的性爱,也很喜欢被强硬的抽插。

    但是对于「淫荡」

    两个字,大概从来没有想过是形容自己那种春情四溢的状态吧?「乖~~~

    对不起啦!哥哥不是说妳和外面的阿姨一样啦……对不起啦~~~哥哥最喜欢小

    公主了」

    我边说,边在泪水和精液满布的小脸上亲个不停。

    「那你还说人家淫荡…」

    玉洁对我刚刚的用词依然耿耿于怀。

    想来之前都是拿来说宜静的,今天不小心就触到小公主的地雷了。

    「对不起嘛~~~哥哥不是说妳和外面的阿姨一样喔!是哥哥很喜欢看起来

    很舒服的玉洁,喜欢小公主表现得更舒服啦~~~」

    我不断在玉洁脸上亲着,并解释我对「淫荡」

    的定义。

    「为什幺你喜欢我那个样子……」

    玉洁梨花带泪的问道。

    「因为玉洁叫得越大声,表示妳很喜欢和我做,因为很爱我呀!来再亲一个

    ~~~啾~~」

    我又一吻,亲在左边脸颊上。

    嗯……吃自己精液的感觉好诡异……「好啦……不要一直亲啦!很髒耶……」

    听到我的解释,稍稍放下心的玉洁开始廻避我的亲吻。

    「呜……我好伤心,小公主竟然嫌我的亲亲很髒……」

    我装做沮丧的样子。

    「没…没有啦……我没有嫌你啦!我是说精液……很髒……呜嗯~~~」

    玉洁慌乱的解释自己的意思,看来还是心情不稳定,不然平常应该会很冷静

    的吐槽我的伪装才对。

    不过,马上又被我堵住嘴巴一阵舌吻。

    「开玩笑的,我知道宝贝小女儿不会嫌我的,而且不管什幺时候妳都不会髒

    的」

    在她口中逞凶至满足之后,我才搂着她笑嘻嘻的说。

    「呼……早……早知道…就让你难过死好了…」

    被我亲到快没气的玉洁喘着气说。

    「不要这样嘛!我死掉之后,谁来帮女儿抒解压力呢?」

    我说着把手伸进因强吻而又逐渐潮溼的蜜穴中。

    小妮子说不要,身体倒是挺老实的。

    在对方表现的强势的情况之下,很容易就进入备战状态。

    该怎幺说呢?和平常的大小姐形态相比,好像有一种反差萌啊!「你……你

    又不做……光是摸……」

    在这一阵的反覆挑逗之后,玉洁已经难以忍耐,身体微微抖着,好不容易才

    挤出几句抱怨。

    「好~~让女儿久等了。希望爸爸轻轻插妳,还是用力干妳呀?」

    我问着令她难为情的话题,手上的力道也逐渐转弱。

    「干……干我……拜託…爸爸,用力干我……快……」

    微弱的力道反而挑起小公主更强烈的慾望,双手抓住我的手臂,整个人都快

    靠在我手上,好像只靠着下身带给她些许愉悦的手指在支撑最后站着的力道。

    「乖小孩~~」

    我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搂住因为手指抽离小穴而无力的玉洁,让她趴在课

    桌上。

    从背后解开洋装上半部的钮扣,脱下上半身洋装。

    光滑的背部、洁白如玉脂的两条手臂,小公主的身体不管看几次都像是个完

    美的艺术品。

    上身滑落的洋装,因为趴在桌上的姿势,而停留在腰部,将小公主的水蛇腰

    遮得若隐若现。

    我一把将她的内衣拉起,没解开的内衣扣环让内衣成了个轻微的拘束器,限

    制了小公主头和手的动作。

    从内衣里弹出的嫩乳,虽然隆起的幅度略小。

    但压在桌上仍是微微变换了形状,发育中的敏感乳头接触冰凉的桌面,让小

    公主「嘤」

    的一声叫了出来。

    我蹲下来把她的内裤拉到脚踝,两腿间的小穴已被溢出的淫液浸得溼润。

    景像虽然淫糜,却透着阵阵少女的清新微酸,彷彿里面还是未经人事的处女

    地一般的纯洁。

    我不禁吻上这被我插入许多次的禁地,舌头探入其中,虽然侵入不深,但引

    得里面的细流潺潺不止向外流出。

    「咿呀~~~爸…爸………不要…很髒……」

    玉洁紧紧的抓着桌沿,体验着第一次被口交的刺激。

    啪的一声!我一巴掌打在玉洁的俏臀上。

    雪白的肌肤立即浮出红色的掌印。

    「呜~~~~」

    玉洁闷哼了一声。

    双腿紧绷的同时,小穴也明显的收缩了起来。

    就不知道是疼痛、快感,还是两者兼有的表现了。

    「都说了我的宝贝女儿不髒了,再说髒的话就多打妳几下屁股。把脚打开一

    点让爸爸亲!」

    我语气强硬的命令道。

    玉洁乖乖的又张开了双脚,我再次把舌头探入那彷彿更加潮溼的小穴中。

    双手不停爱抚着光滑的大腿和内侧的敏感地带,刚刚被打屁股的玉洁努力的

    站好迎接着我淫秽的舔弄,但微微颤抖的双腿已经洩露了她所感受到的满满快感。

    「女儿…啧啧……爸爸舔得怎幺样?说……啧…说看看……」

    我一边要求玉洁口述被猥亵的现状,一边把小穴舔得水声连连。

    「啊……爸爸……爸爸舔得好舒服……不要……舌头太……太舒服……爸爸

    ……插女儿好不好……用肉棒插女儿好不好嘛~~~」

    玉洁发表着被我舔弄的心得,羞耻和快感交杂的感觉让她不能得到满足。

    轻轻摇晃的蜜臀,期待着我更强烈的给予欢爱。

    明明就是个淫荡的小女孩啊……只不过在大家面前套着公主的面具,佯装出

    高贵不可侵的形象。

    不过这个想法可不能说出来,不然的话大概就没人帮我处理下身肿胀的急症

    了。

    我把早已备战的肉棒掏出,龟头处浅浅插入小穴口。

    玉洁原本亢奋的呼吸停了下来,全神贯注的期待我的插入。

    「说…请爸爸插女儿的小穴」

    我轻晃着「魔法棒」

    引导着玉洁,说出能加强威力的字眼。

    「请爸爸插女儿的小穴」

    玉洁在下身微微的挑逗中,被满溢的性慾操控着,梦呓似着重复我的话。

    「请爸爸享用女儿的身体」

    我还没打算这幺快满足她的期望,总是要多看一下公主堕落的珍贵画面,满

    足一下人类的劣根性。

    「请……爸爸…享用女儿……的身体」

    玉洁强忍着性慾的催促,臀部不时往后挺,想要自己取得那我久久不给的鱼

    水之欢。

    「那……女儿想要爸爸怎幺插?」

    我跟着玉洁的动作微微后退,让两人的性器维持着似有若无的接触。

    「用力插……爸爸……用力干我………不要在外面……插进来……」

    玉洁终于受不了挑逗叫了出来,由于喊得太过激动,连口水都流了出来。

    这幺可爱的小妖精,这幺苦苦的哀求,教人怎幺能不满足她的愿望呢?我扶

    住小公主不断扭动的腰部,连瞄准都不用,向前一顶。

    肉棒就直冲入小穴的尽头「喔哦~~~」

    玉洁上身用力挺起,下身却像是片刻捨不得肉棒带来的快感,仍死死的顶在

    我的小腹上。

    整个人呈字型的特技表演,勤练舞蹈所带来的效益,在这一刻完全展现。

    「爸爸……快……快插我。」

    虽然刚刚的强力插入,让小穴似乎有高潮的收缩感。

    但玉洁忙不迭的催促我抽插,好像又完全没有满足。

    「好~~乖女儿,爸爸来喽!」

    我抓着玉洁俏臀,挺起腰就是一阵强力抽送。

    「啊~~~~嗯~~~爸爸最好~~啊~~~~女儿……最爱你~~~~爸

    爸………爸爸快点……」

    因为我挺直了身子,而使得玉洁必须踮起脚尖才能迎合我的疼爱。

    「女儿……爸爸好爱妳~~~叫大声一点,让爸爸知道妳有多喜欢被插」

    我抓着玉洁肩膀,靠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啊~~~~啊~~~~~~爸爸~~~~女儿快死掉了~~~~啊~~~

    ~会坏掉~~~小穴要坏掉了~~~」

    玉洁虽然被我拉起了身子,但臀部仍然努力翘起,方便我在她小穴中逞凶。

    「女儿,把屁股翘高一点,爸爸要射进去了。」

    我抓回玉洁的屁股,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

    「爸爸,射进来……射到我怀孕……射进来~~~」

    趴在桌上的玉洁,全身摊软的准备迎接最后的高潮。

    只有紧抓桌角的手,显出身体所受到的欢娱冲击。

    我正要一插到底,在玉洁深处灌满白浊种子的时候,瞥见门口有一个人影,

    手上拿着智慧型手机正在录影。

    「!!」

    我心中一惊,本来就快溃堤的精关瞬间失守,大量精液涌入玉洁的小穴。

    「呜噢~~~爸爸的牛奶进来了,好好喝……女儿快被塞满了……」

    玉洁不知道自己的痴态已经被人录下,只顾着让滚烫的精液冲刷得喃喃自语。

    我定睛一看,原来是悦真不知道什幺时候回来,已经拿着手机录了半天。

    我抽离玉洁的身体,浓稠的精液马上倒流而出。

    在两腿间直泻而下,玷污了挂在脚踝上的蕾丝内裤。

    「妹妹呀!妳什幺时候站在那里偷拍的呀!」

    我连裤子都没穿,挂着满是体液的肉棒,大喇喇的朝悦真走去。

    「嘿嘿~~~在哥哥舔玉洁小穴的时候就回来了喔!只是你们做得太忘我,

    我也不好意思进来打扰你们。也多亏你们够投入,我才能录到这幺完整的影像啊!」

    悦真重放了刚刚录下来的影像,手机画面中的玉洁甩着凌乱的长髮忘情的呼

    喊:「……爸爸,射进来……」

    本来还在享受高潮馀韵的玉洁,听到悦真的声音就吓了一跳。

    待得发现是悦真又放下心来,然后看见自己的淫乱影像,马上又羞得脸红到

    耳根:「我……我要去补习了……要先回家洗澡…会迟到……」

    拉起内裤,低着头一路跑下楼了。

    「妹妹呀!妳把人都吓跑了,这个该怎幺办呀?」

    我指着肉棒问道。

    「好~~~我会负.责.的」

    悦真刻意强调了比较像是男生会说的话,笑嘻嘻的把体液半乾的肉棒含入口

    中,细心的用舌头舔遍每一吋棒身。

    必须说,悦真的口交技术真的不算好。

    只比含进去就乱吸一通的语彤好一点,但是细心程度真是无人可比。

    连龟头后方被包皮盖住的沟槽,都仔细的舔得乾净。

    我也解开了她衬衫的上两颗扣子,伸手进去把玩两颗椒乳。

    为了让我手不用伸太长,悦真弯着腰半蹲为我口交。

    相对于可心的浓情蜜意,悦真总是细心的为我着想,又什幺都不说的在旁边

    笑着。

    「好了!乾乾净净~~」

    悦真吐出舔弄乾净的肉棒,轻轻拍了拍龟头。

    我左手搂起悦真,右手仍不停把玩半裸的微乳:「妹妹呀!很久没有好好做

    过了,不想要哥哥好好疼妳一下吗?」

    悦真头靠在的肩上,在我侧脸上亲了一下:「被哥哥摸成这样,早就溼掉了。不过今天实验的进度还没有完,如果没有准时交的话,研究中心那边人要来又

    很麻烦。还要准备一下明天小语彤的东西呢!」

    说着轻轻推开了我留连在她胸前的狼爪「再摸下去就真的受不了了」

    她笑着说,仍是那种澹澹的温柔。

    我在悦真脣上深深一吻:「快把这阶段的实验结束吧!之后找个时间,我陪

    妳出去走走。只有我们……」

    悦真平静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光芒:「好~~~那…哥哥你快去洗澡吧!不

    然它会着凉喔!」

    说着又弹了一下肉棒。

    「好~~~我洗好澡再弄晚餐上来给妳吃。」

    我笑了一下把又半硬起的肉棒收起。

    「嗯~谢谢哥哥。」

    悦真又亲了我一下,转头走向高科技研究室了。

    我看着她青春摇曳的背影,感歎了一下自己所拥有的美好日子时,悦真又转

    过头:「对了,哥哥,我刚刚说明天要找大家来玩,悦真爸妈刚好都要加班。所

    以……你好好想想要怎幺吃语彤,等一下顺便把东西买齐喔!」

    没想到还真是明天啊!看来明天有三女,今天应该要早点睡了。

    我:「好~~~等帮妳弄好晚餐我就去买喔!」

    悦真眨了一下眼就进了研究室,我也下楼去打理今天的剩馀工作。

    (下半章待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