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春花美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李连营嘴里说的春花,全名叫崔春花。

    她的年龄,跟李连营上下差不了几岁。跟李连营一样,她也是远离老家,来临淄打工的。不过跟李连营不一样的是,她是个女的。还有,二人干的活,也不一样,她是洗碗工。

    看她的模样儿,如同她的名字一样,恰如一朵花,春天的桃花。粉红,婀娜,自然,而娇艳,全然看不出她是乡下来的女人。不过,她却真是从乡下来的家庭妇女。只是她跟李连营不是一个地儿的。她老家的具体方位,在临淄的东南面,属于临城那块地儿。仔细算起来,离得李连营的老家泰莱县放城乡上峪村不算远,也就五六十里地光景。但就是二者之间隔着层层叠叠的山峦丘陵,相互来往不方便。

    李连营在有凤来仪大酒店跟张小海师傅学了将近四年的厨师,还没被师傅宣布出徒呢,他便为了多挣些钱好回家盖房子去,力争来家家悦大酒店当见习厨师了,又经过努力转为三级厨师不久,有一天下午,丽姐领着一面貌娇美的年轻妇女走进了厨房。二人站定,丽姐指着厨房一角水池旁塑料框里的碗盘,说:“春花,看见没,洗刷这些碗盘,就是你的工作……还有,等客人吃完了饭,往这儿收拾空碗空盘,也是你的工作。”接着,丽姐又说:“哦,春花,你甭怕,我店里干这活的有好几位呢,等会我把她们全部找来,让你们相互认识认识,也好今后彼此有个照应。”说罢,丽姐伸头对着外面高喊一声,“马姐,马姐!……来,你来一下!”

    一中年妇女走进来,说:“老板娘,您叫我?”

    “对,马姐,瞧见没,这是新来的,叫崔春花,以后她跟着你干了。”

    丽姐说罢,听前厅有人喊她,便急急转身走了。

    马姐见老板娘走了,上下打量了打量崔春花,说:“崔春花,你新来的?”

    “对,马姐,俺新来的……”

 
   “哎哟,听你口音,不是本地人啊!”

    “是,俺不是本地人……俺,俺,俺家是临城那块儿的……”

    瞧崔春花身子都站不直,马姐笑着说:“春花,你甭紧张,我们在一块干活,就是好姐们……再说了,都是凭力气吃饭,咱谁也不欠谁的。”

    “哎,俺知道咧……”

    “注意了,春花,以后说话别老俺俺的,说我。”

    “哎……俺……哦……我知道咧……”

    “别说‘我知道咧’,说‘我知道了’”

    “哎,我知道了……”

    “对了,这就对了。”

    “哦,春花,说起来,你可不像是乡下来的,看模样儿,你比我们城里人还俊俏呢。”

    “没,我,我,我可不俊……真的,我没我娘年轻时俊……我不骗您!”

    马姐听此,哈哈笑了,说:“你娘年轻时的模样,我可没见过……”

    李连营在炉灶前正忙活着,忍不住抬眼瞧了瞧崔春花,暗说:“嗯,这新来的乡下娘们,还真挺俊唻!”

    当时,李连营刚结婚没二年,他的儿子好点还不满六个月,他跟好点他妈,即凤玲的关系好着呢。他暗夸春花长得漂亮,也就是抬眼瞧见了,顺嘴暗嘀咕一句罢了。至于说他有啥其他的坏想法,却真没有。

    别说是新来的春花了,就是原本其他几位洗碗刷盘的女工,李连营也不敢跟她们乱说话。至于说处在一块说荤话,他更没那胆。他能做的,就是安安静静地守在锅口旁,老老实实地炒菜看炉火。三级厨师,他不这么做,那哪成呢。要不然,老板或老板娘随口说一句,说不要他了,他不得收拾收拾,卷铺盖走人啊。

    不过李连营觉得崔春花确是模样儿俊,比好点他妈耐看多了。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