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乡巴佬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呆立了会,李连营又说:“丽姐,我看店里不忙,大宝也成手了,要不明天我回家一趟,在家过个十五,十六回来,你看行不?”

    丽姐听李连营这话,抬头又看了看他。

    李连营瞧丽姐看他的那神情,好似不认识他似的,不由暗说:“这人真是,刚才说的挺好呀……一求她办事儿,就变脸了……”

    丽姐呆了呆,说:“回家?你回家干啥去?”

    “我想好点了。”

    “想好点?我看是想好点他妈了吧?”

    李连营没吱声,算是默认了。

    “嗯,也是,三四十的大男人,想着家里老婆倒是正常。”说着,丽姐又有点失落地说,“谁也不像我家你宝哥,守着媳妇也不想那事儿……”

    这次李连营没沉住气,说:“丽姐,我老听你抱怨宝哥,那宝哥他,他到底哪地儿不好了?……真要有啥毛病,不行你,你,你带他到医院看病去啊?”

    “我带他看病去?那谁带我看病去呀?”

    “哎哟,你浑身好好地没点儿病,你看啥病去呀?”

    “谁说我浑身好啦?我心里憋得慌……”

    “憋得慌你到那公园空地上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去呀,没准一会就好了。”

    “你这傻小子,知道个屁!姐是心里空虚……”

    “心里空虚?”

    “对,晚上睡不觉的时候,你没抓耳挠腮那般难受过?”

    “睡不着觉的时候?抓耳挠腮的?那不成猴了啊?”

    “哎哟,小胖子,你真是愚笨,这事儿都搞不明白。难怪,你是乡下来的,在城里呆了这么些年,也是白呆了。”

    李连营没话说了。要说这感受,李连营真就没经历过。丽姐是时时惦记着他,得空老沾他的小便宜。春花也有空便找
他说话拉呱,得机会了也会跟他办只有夫妻间才有的那事儿。还有就是再早,刚来临淄跟着师傅张小海学厨师时,师傅还跟他睡一个被窝,少不了说些男女间的事,师傅也搂着他亲热过。但他对于跟女或跟男发生的那事儿,发生了也就发生了,过去了也就过去,过后该干啥干啥去,可全然不放在心上。没错,那事儿,不就像是尿急了,脱下裤子撒一泡尿,或屎鼓着腚门了,褪了裤子拉一坨屎一样嘛。过后,不就啥事没有啦?“看来城里人,都是自寻的烦恼……难怪他们一个个年纪不大,头发都白了呢,原来是愁的……”

    想到这,李连营说:“我是乡下人,就是再在城里呆上十年,依旧是个乡巴佬。”

    “你这蠢猪,死脑筋!”

    “行啦,丽姐,别老说猪了,我讨厌人提到猪字……”

    李连营说罢,不免想起卢一生说丽姐像头怀孕母猪的事,忍不住抿嘴乐了。

    “看看,你这人,一会气一会乐的,真叫人摸不透。”

    “我就是个打工的乡巴佬,你摸透我干啥呀?”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你乐意回家看你媳妇你就回去,可就是别失了言,想着十六那天赶回来就成……”

    “就是,你早答应我不就得了,省得我跟你扯了半天没边儿的话。”

    “哎,连营,你别高兴得太早,回家是回家,眼下你得先跟我忙活完了,才能回房收拾东西去……”

    “这好说。”

    李连营想着要回家了,难免一阵高兴。毕竟像这样不在计划内的回家机会,对他来说是少之又少。只怕等他到家了,好点他妈见了,还不得高兴的手舞足蹈呀。

    只是李连营不曾预想到,他冷丁回家一趟,还惹出了天大的麻烦。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