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同样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瞧丽姐马上就要收拾好柜台,李连营说:“丽姐,你规整好了柜台,赶紧开车回去吧。”

    “瞧瞧你这没良心的,说了半天,你咋又撵我走呢?”

    “瞧瞧你,我不寻思宝哥在家等着你……”

    “我不是说了嘛,别提他。他要是在乎我,就不天天早走了……”

    听这话,李连营又没话了,只是心里嘀咕,“这宝哥也是,难道你早回家的习惯不能改改吗?……为了挡住我们手下人的眼,堵住我们的嘴,也得改改呀。”

    见李连营沉默着,丽姐说:“小帅哥,我是不是挺讨人厌啊?”

    “没,没……我哪敢讨厌老板娘呢。”

    “听你说这话露出来的口气,便是我真令人讨厌了……”

    “没,丽姐,你心地好……我们背地里都夸说你好呢……”

    “嗨,你们夸我有啥用……可宝哥不喜欢……”

    “那,你也得回家呀……”

    “可我走了,谁陪小帅哥呀?”

    “哎哟,丽姐,你嘴里留点儿徳吧,就我这模样儿,哪是什么小帅哥,小胖熊还差不多……再说,往常就我一个人睡在大酒店里嘛,我早就习惯了。”

    “呵呵,连营,我问问你,你跟宝哥相比,哪个更显瘦啊?”

    “我……我……”

    “对了,就是你嘛。”

    “啥呀,我不知道谁胖谁瘦……”

    “蠢猪,老娘疼你,爱惜你……可你呢,老躲着我……还说什么早习惯了,真是不知好歹的蠢猪!”

    “丽姐,我知道你心里有我,可……”

    “我知道,这会儿你惦记着好点他妈呢……可她离得这里,远着哪,有好几百里路呢……”

    “是远,可,可,可我明天一早要坐车回去看她了……”

    “我就是知道你明早回去,才打算留下来陪你的……”

    说着,丽姐上前一步,斜靠在了李连营的前胸上。

    李连营躲一边去,连连说:“别,别……丽姐,千万别……”

    “你这挨千刀的,是不是老娘对你好点儿,你就害怕啦?”

    “我……我……”

    “窝囊废,
连个老娘们都怕,你还是老爷们吗?”

    “我……我……”

    “你这蠢猪,真蠢!”

    丽姐说着,又上前一步,伸手抓住李连营的裤腰带,说:“快,听话,老老实实回你小屋收拾收拾,进被窝里等着我去……我反锁了门,就找你去……看把你能的,光想着家里媳妇了,连老娘你都不伺候了!”

    李连营没法,只得转身木木地回自己的小屋去。

    说起来真奇怪,每次一遇见这情况,李连营就像着了魔的木偶,任凭丽姐安排,他便按照她的安排一点不错地做去。有时候李连营想想,觉得他也够胖壮呀,可不知为什么,每次见丽姐说这事了,他就是浑身使不出劲儿,要想拒绝她,反抗她,更是门儿都没有。或许这就是旁人嘴里说的,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吧。

    李连营回到自己的小屋,按开了进门口的双控开关,来到床边,顺手将电褥子插头插上,便急急脱了鞋,钻进被窝里,闷声等着丽姐来收拾他了。

    没过十分钟,满面春光地,丽姐进了李连营的小屋。爬上床,掀开被子一角,丽姐张嘴便说:“死鬼,还没脱了衣裳呀,干嘛,跟老娘睡个觉,就这般不待见啊?”

    “哎哟,丽姐,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的瘾儿大,我伺候半天伺候不好你……”

    “滚边儿去,照你话说,老娘倒成淫荡的女人了……”

    “嗯,有点……”

    “放你娘的臭屁,你宝哥可没这般数落过我……”

    “你刚才不是说……”

    “少罗嗦,快点儿,尽是废话!……你又不是处男,我也不是处女,这事儿,不就是渴了,喝杯水,饿了,吃口馒头嘛!”

    李连营还想磨蹭,可丽姐早伸手把他脱得只剩一条内裤。

    李连营躺在被窝里,又想了,今儿这事,倒霉就倒霉在春花过了年还没回来干活这事上了,要是她早早回来了,丽姐得捎她回家而不敢这么放肆不是?

    说起来,这事指不得,往年春花都是过完了元宵节方来上班的,今年也不例外。每年的这一段时间都是李连营的苦难日。丽姐总好趁机留下来,跟他亲热半天方回家去。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