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棉被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李长理见小儿子铁了心不读高中去,也就不再强迫他,反而解劝妻子道:“连营她娘,我找村南头的刘老哥瞧过了,他说就咱家祖上坟头看,风门并不够旺相,咱家连军考上中专,差不多就占没了……既然连营替家里想着,那咱们就同意他吧……”

    连营娘瞅了瞅当家人,说:“真这样?你真找刘老哥给看了?”

    “营他娘,我咋能骗你呢……刘老哥他真就说这事了。”

    “哎哟,你说说,早知道这样,咱们还说道啥呢……”

    “我刚去问了,他才告诉我的。”

    “既然阴阳先生都露实底了,咱们还犟啥呢。”

    “就是,只能听他的呗!”

    这事李长理倒不是完全瞎说,闲时他真就找住在村南端的阴阳先生刘宗万给看过,刘宗万也确实说了这番话。不过这是好几年前的事了,不是这两天找他看的。

    李连军听爹娘说同意让连营外出打工而不进高中读书去,也没旁法,只是不言不语,躲一边偷偷落泪去。

    既然同意让连营到外面打工去,接下来,连营娘也便不再念叨啥了,转而准备小儿子出门要带的东西。

    说是带东西,无所谓就是被子褥子盖铺的,还有几件换洗的衣裳。眼下天热是不假,但连营娘对于这一点常识,还是有所了解的。没吃过猪肉可见过猪跑,旁家出门打工干活的,都是一出门半年或三个月,他们带着的东西,连营娘亲眼瞧见过,也是这些。连营娘给小儿子准备这些东西,也是不清楚他啥时候才能回家来一趟。

    边收拾着东西,连营娘嘴里不住声地念叨,“连营啊,你到了外面,可不像在咱们自己家里,有爹娘看着护着……千万别忘了,出门就戴草帽子,省得下雨淋着……”

    “行啦,娘,您以为人城里还是乡下呀,个个出门头上戴个草帽子!”

    “哎哟
,听听,听听,我家小二你还没进城呢,咋就嫌弃起乡下来了呢……那我问问你,城里人打扮成啥样,你亲眼见过啦?”

    “没。”

    “没亲眼见过你咋知道他们不戴帽子?”

    “我想的呗!”

    “瞎想!”

    “我不是瞎想的,我见过书本上的图片,他们出门都不戴帽子,下雨了有雨伞。”

    “看看,看看,我家小二又显摆读过书了……可娘叫你去高中读书,你咋就不去呢?”

    “行啦,行啦,看看您吧,又来了……”

    “好,好,娘不说了,安心准备我家小小的东西。”

    见娘往被子里絮得棉花多,李连营说:“娘,这大热的天,你给我套这么厚的被子干啥,路上带着沉。”

    “哎哟,小小呀,路上又不用你驮着,没事儿,省得过两天冷了,冻着你……”

    “冷,冷,冷!外面热死人呢,娘您也不想想,就看这天,啥时候才冷呀?”

    “哎哟,小小呀,秋风一刮,天就凉了,北风一刮,水就结冰了,快着呢。”

    “凭您咋说吧,反正我说不过您……没啥事了,我到九元跟六子家看看去了,看看他俩准备好了没。”

    “哎,你去吧……可别忘了到饭点家来吃饭哪……”

    “哎,我知道咧……就会啰嗦!”

    眼瞅着李连营出了屋门,连营娘苦笑了笑,说:“这小熊孩子,就知道顶娘的嘴……”

    真说起来,连营娘倒是心里蛮欢喜,小儿子知道顾着家了,知道替爹娘分忧了。只要是他安心在外面干上七年八年的,攒下了钱,回家盖房子说媳妇结婚,可就不用当娘的操心了。

    等连营跑没了影,瞧连营娘脸上倒是露出了舒心的笑,微微地。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