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一团火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阴历六月初八一早,天刚蒙蒙亮,李连营、九元跟六子结伴出了村,到离村子十里地外的车站坐公共汽车去。

    上峪村偏僻,不在油漆马路经过的路段,村里也没有能直达的公共汽车,村里人平常出远门,只能到离村十里地的涝坡村搭搭乘过路车去。

    凑着模糊的光亮,看行进的人影,不光是李连营他们仨,还有一位推着平板车的,车上摆满了满满的大包。走到半道,天色渐亮,看身形,瞧清楚了,那多出来的一位是李连营的哥哥李连军。

    昨天连营爹娘交代好了,这是李连军听了二老的安排,借了旁家的平板车,捆绑上三个人盛行李的编织袋,趁早送三人坐车去呢。

    虽没有太阳,可天气依旧热,四人免不得喘粗气。

    特别是李连营听哥喘得更厉害,他不由说:“哥,要不你停下,我推会儿吧?”

    李连军推着车,边扭脸说:“甭用,我能行。”

    九元跟六子也上前拉住连军的胳膊,说:“连军哥,你住下,你住下……你住下我俩推着得咧。”

    看来走了这半道,李连军确实累了,便停下车,喘口粗气,说:“九元、六子,真要推得话,让连营推着,你俩一边一个扶着吧,老沉……”

    李连营说:“哥,你太小看我了,甭用他俩扶着,我自己保成。”说着,李连营将哥推一旁去,拾起平板车,噔噔噔朝前走去。

    李连军抬头瞧瞧弟弟的背影,心里说:“看看吧,我这二十多年的饭,算是白吃了……”

    眼看三人朝前走远了,李连军赶紧加快脚步,追上去。

    别看李连营小,可看他的身体,确实比哥哥李连军显得粗壮,难怪他推起平板车来一阵风。

    不光是李连军暗夸弟弟厉害,就是九元跟六子一边一个招呼着,也嘴里夸说上了。

    九元说:“连营,你太牛了,我跟不上趟了。”

    六子更夸张,气喘
吁吁地说:“九元你听听,你听听,我气儿都喘不匀和了……”

    李连营脚步不停,说:“啥呀,我也累呀,可就是能撑着……”

    九元说:“可是,你气都不来大喘的,还说硬撑着呢……”

    李连营说:“呵呵,你真会说道我,你听听,我也喘粗气呢。”

    六子真就靠在李连营的嘴边,踮脚听了听,说:“啥呀,气儿不粗。”

    李连军自然心疼弟弟,在后面喊:“连营,你慢点儿,你慢点儿……小心脚下……”

    李连营不回头,说:“哥,没事儿,我小心着呢。”谁知话音刚落,李连营脚下一划,车子平摆在了乡间路上。

    下得三人赶紧上去齐声问:“连营,你没事儿吧?”

    李连营不搭腔,又端起车把,往前赶路了。李连军在后面喊:“连营,连营,你可别充能,快停下,快停下……回家爹娘要是问起来,我说你推了半路车,咱爹娘不得骂我呀?”

    李连营不管哥咋说,依旧往前赶。到了好路段,李连营说:“哥,你就是愚,咱爹咱娘问你,你不会说是你推了一路嘛。”

    李连军说:“哎哟,骗别人成,我咋能骗爹娘呢?”

    李连营又说:“你得分啥事啥时候,总不能都说真话……就像这几天咱家里的事吧……”李连营说了一半,不说了。

    李连军听弟弟这话,站住脚,对着他吼道:“连营,你站住!连营,你站住!”

    李连营停下了平板车,回头呆呆地看着哥哥李连军,说:“哥,你这是咋了?”

    李连军上前一把抱住李连营,哭道:“连营,我知道你心里苦,都怨哥无能,都怨哥无能,不能照顾你……”

    初升的太阳光,似携带了一团巨热的烈火,毒辣辣地烘烤着大地。乡间小道上站着的四人,似被披上了一层霞,模糊了他们的影。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