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宁见十人死,不瞧八人睡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李连营觉得,都市的夜晚,夜幕完全降下来似乎更显晚。华灯初上,外面灯火通明时,他到小旅馆过道里看了,那墙上有一石英钟,已经指示到八点半了,他确信自己的猜想没有错。

    虽然天气炎热,但三人确实累了,便分头看管着东西,各自到水管旁洗了洗腿脚跟上半身,回到大通房,将各自的编织袋靠在了床沿上,歪头睡下了。床上只有凉席,没有铺其他的东西。三人也不计较,也没拿出各自带来的铺盖,仰面躺在了凉席上。

    旁边的几位中年人瞧三个半大小子样子可爱,还说呢,“瞧瞧人家孩子,真知道节省,三人睡一张床。”李连营听见了,也没搭理他们,只是心里说:“这样的地方不孬呀,比我们上学时睡的地铺可强多了。”

    这倒是大实话,李连营上初中时睡的是土炕,就是在高高的土台上铺一层麦草编制的席子,上面再覆上各自的褥子,又是虼蚤又是蚊子的,吃死个活人。更夸张的是,晚上如果有谁起夜了,回来再找自己的地方睡觉时,早被旁人挤没地儿了。没办法,只能死命地把其他同学往一旁推推,再钻进自己的被窝里去。这大通房床上可强多了,一是不显拥挤,还有蚊帐,只是三个人睡在一张床上,李连营怕给人家弄破了,得赔人家钱,便把那蚊帐挽在了头顶上横着的蚊帐竿子上。但睡到半夜,李连营发现大通房里蚊子确实不少,没办法,他只得爬起来,将蚊帐放下。放下蚊帐来,没蚊子是没蚊子了,可又憋得慌。李连营听九元跟六子也是翻来覆去的,他就想,“第一次远离在外,或许心里都不踏实吧……”李连营听听旁边床上,那些住店的人,也不断地翻身乱动,“不光是我们,看来都热得要命。”但即便是如此,李连营他们仨也没赶褪下长裤来。“脱了长裤,我那小包不就让人瞧见啦!
”那一百块钱,不到一般情况,李连营可不想动。九元跟六子,也是同样的想法。找不到活以前,千万不能动用私处的钱。

    或是因为人多,照顾有起夜的人,大通房里有一盏小功率的灯泡始终亮着,李连营有时候抬眼瞧瞧其他床上的人,个个不一样地歪着,鼻子里或有鼾声,忽高忽低,或没有鼾声,却在磨牙,咯咯吱吱地响。他不由暗说:“怪不得我听老人说过,‘宁见十人死,不瞧八人睡’呢……确实够吓人!”

    李连营也看见那起夜人照着门后一口大塑料罐子里尿尿了,声音哗啦哗啦不说,他们也不避讳,个个手里捏着胯下或长或短或粗或细的那物件儿,没啦啦干净便急急转回床上去。憋到后半夜,李连营也下床去撒了一泡尿,赶巧有位大叔也下床来了,伸头瞧见了李连营干净而粗长的物件,不由伸手抓了一把,睡眼惺忪地说:“看看你这大东西,将来你媳妇准喜欢……”吓得李连营没撒完尿呢,赶紧抽回那物件,转身跑回去。听身后那人还说:“怕啥,是个男人谁没有这玩意儿,你看看我的,就是没你的长点罢了,可照样压得女人嗷嗷叫……”李连营可没敢回头看他的,急急钻进自己床上蚊帐里去,半天没敢喘粗气。等那人上了旁边的床,李连营才抬起头看看,心里说:“得亏我跑得快,他要是摸着了我裤腰里的钱包,不得抢了去啊……”

    好歹熬到了天露明,李连营睁眼瞧了瞧,感觉天气不热了。旁床上,依旧是忽高忽低的鼾声跟磨牙声。李连营回想回想昨晚上的事,嘀咕道:“也就这一晚,以后这样的旅馆,倒找钱我也不会住了……真吓死人!”

    九元跟六子也醒了,三人便爬起来,各洗一把脸,准备退房到外面找活干去。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