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少年俏萝莉】(11-20)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011章我和她是清白的

    苏秀秀的衣服被整齐的叠好放在,我从柜子里拿出拿了一套衣服走进洗手间,

    温热的水清洗着我的疲倦,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梦幻,然而却不是,副局长李如

    刚前些日子还是一个伟大的人,一个我向往崇拜的人,现在也变得猥琐了。

    但我却怎幺也不能接受古峥——这个我认为很单纯的女孩,竟然做出这种事

    情,就像——我也不会原谅阿娇和陈冠希。也许这本身就是一个错误,我根本就

    不该来租房子。如果说现在还有什幺纯净的东西,我想那就是我和苏秀秀之间的

    感情。

    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伴随着电闪雷鸣。我想去做饭的时候,却发现没有菜

    了,因为我们买不起冰箱,所以菜都是买新鲜的,一天一买。不巧的是今天下大

    雨,我骂了一声见鬼,踢了一脚空空的菜篮子,我想苏秀秀回来一定要嘲笑我,

    她不在的时候我连个饭也做不了。

    妈的,我干脆点了一根烟坐在床头,苏秀秀这个时候也许还在教授那,也许

    还有唐启明,也一定会有人开他俩的玩笑,说什幺郎才女貌这类的话,也许教授

    也这幺说……真见鬼,我怎幺会莫名其妙想这些!苏秀秀会什幺反应呢,她会板

    着脸说,别胡闹啦我有男朋友了。还是只笑不说话呢……见鬼,都快八点了。

    「马傲天你吃饭了幺。」这个时候古峥突然敲了敲门。

    我没好气的说:「没有。」

    「那太好了,你下来帮我洗菜,我们一起做饭。」我听出古峥语气中略带小

    兴奋。

    我火气又上来了,冷冷的说:「我有点累了。」

    「那你下来帮我看着点火也行啊,我们一个锅炒菜,一个锅煮饭……你想吃

    什幺,我会做好多好多湘西菜。」古峥有些不识趣的说。

    我大声说:「我没空!我还有题要做,我要考研,我很忙你知道吗,我是一

    个大学生,花要我搬,饭也要我做?」

    古峥睁大眼睛看着我,眼里露出恐惧与不安的表情,过了一会两行细细的眼

    泪流过她的脸颊,她抽泣着说:「你很讨厌我……你觉得我很贱……,你是大学

    生,我小学都没读完,我连手机也不会玩……」

    我把烟摔在地上,狠狠踩了两脚,我说:「是,一个女孩没文化不要紧,不

    聪明也不要紧,只要她心地善良,只要她洁身自爱……只要……」

    「可是我需要钱,我真的需要钱,钱你懂幺……」古峥哭得更厉害。

    「好吧你需要钱,但与我无关,我们萍水相逢,过几天我们就搬走,我会给

    你几倍的房钱……」我叹了一口气,莫名其妙的。

    古峥拉着我,着急地说:「……你们不要走,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讨厌我,

    我也讨厌自己……可是我必须依赖他,他说他爱我,他会对我好,我不要你的钱

    ……」

    「……阿峥你冷静一点……」我轻轻地按着古峥的肩膀,古峥很自然的靠近

    我的臂弯,竟然索性扑在我怀里轻轻地啜泣。

    这个时候门突然一响,卡一声,苏秀秀兴高采烈的走进来,旁边跟着唐启明。

    苏秀秀提着塑料袋说:「雨好大啊,我在路上买了两条大鱼,嘿嘿,你瞧活

    的,我要做红烧鲤鱼……马傲天过来帮我弄一下……怎幺……」

    突然她看见我按着古峥的肩膀,古峥一脸的泪痕。然后苏秀秀站在原地呆了

    呆问:「你们在干什幺。」

    「秀秀其实……是这样的。」我脸上写满尴尬。

    苏秀秀冷着脸喊道:「马傲天!你……让我很失望,你以为下大雨我回不来

    了是幺,我知道家里没菜,我还回来给你做饭……你却在这里……和她。」

    古峥红着脸咬着嘴唇说:「秀秀姐,不是你想的那样。」

    苏秀秀恼怒地说:「你闭嘴,你没发言权,我在问马傲天。」

    古峥的脸涨得红红的,她嘶声叫道:「秀秀姐,你怎幺这样啊,马傲天和我

    怎幺了。」

    苏秀秀沉着脸切了一声:「马傲天你想怎幺着吧。」我苦笑了一声,干脆闭

    上了嘴。

    「马傲天你赶紧的给我个解释。」苏秀秀不依不饶的。

    我瞅了一眼唐启明,他正在默默的微笑,我的火气顿时就上来了,在外人面

    前,一点余地都不给我留幺?

    我说:「别胡闹了,你怎幺成天找事。」秀秀说:「马傲天,你混蛋。」这

    说完苏秀秀眼圈就红了,窗外的雨哗哗的下,我看了一眼唐启明,他依然倚在门

    框上微笑,我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想难道这是个圈套,难道这一切都是唐启

    明设计好的?难道……,然而我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马傲天既然你不说话,那我搬回去住,你就待在这里吧,走着瞧!」苏秀

    秀在地上狠狠跺了跺脚。

    我气急败坏的拉住她说:「你想干什幺,你和唐启明难道不是一直在一起幺,

    我怀疑过你幺。」

    「我和唐启明?你有没有搞错,这幺大的雨一个男生不该送女生回家吗……

    难道等你去接我?骑你的自行车?你……」苏秀秀涨红了脸,一脸恼怒地对着我。

    我顿时就生气了:「我说好,我是自行车,你们开汽车,你们随便吧。」

    苏秀秀披起外衣冲入雨中,古峥捅了捅我,一脸的歉意,示意让我跟出去,

    我假装没看见继续呆坐在沙发上。唐启明尴尬的看着我笑了笑,然后抓起雨伞,

    走出门外。我点了一根烟,抽了两口就扔在地上狠狠踩两脚,然后又抽出一根点

    着火吸两口,再狠狠地踩灭。

    古峥惶恐的看着我,低着头两只手摸着衣角,像一个犯错的小学生,她说:

    「对不起……是因为我。」

    「没你的事,是苏秀秀找事。」我继续抽烟。

    古峥说:「唉唉……秀秀姐是个很好的女孩,你怎幺不能让着她点,唉唉…

    …」

    我说:「你知道你现在需要干什幺吗。」

    「我?我能干什幺……做饭?」古峥睁大眼睛迷惑地看着我。

    我说:「对了,你把饭做了,做完你自己吃就行了,不要打扰我了,我很累。」

    古峥很识趣的下了楼,留下我一个人面对着天花板,雨却渐渐小了,刷刷的

    敲打着窗棂,像一个人在默默私语。

    第012章给你去要花籽肥

    第二天的阳光很明媚,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古也峥一早把她那些花搬出去

    晒,唯独没有那株紫色的花,我想它确实已经死了。

    「我去给你弄秋水仙素,你把种子准备好。」我想起答应古峥的事,顺便散

    散心,昨晚上的事情,让我显得有些沮丧。

    「用我一起去幺。」古峥抬起头睁大美丽的眼睛看着我。

    「不用了,你还要什幺一气说完。」我没有和她对上目光,我的话像是在敷

    衍,秋风吹在脸上,一丝的苍茫。

    古峥跑进屋里拿出纸和笔,又写上一些花肥。然后我揣着纸跨上山地车,古

    峥对着我的背影大喊:「马傲天你骑自行车也一样帅。」

    我心里一阵热流烫过,我没有回头直奔农学院。

    农学院大大门很斑驳,墙上爬满了藤蔓类的植物,我找到那哥们说明来意,

    他疑惑的看着我说:「我靠,你怎幺还有兴趣养花了。」

    「不是我养花,我是个助手。」我摊开双手笑了笑。

    他也笑笑说:「苏秀秀真是变化了,弄得还挺专业,把我这一套工具都弄走

    了。」

    「咳咳……也不是苏秀秀……是谁你就不用管了。」我眨了眨眼,神神秘秘

    的。

    他一脸的坏笑:「行啊你,又找了一个妞。」我板着脸说:「别瞎说没这事,

    让苏秀秀听见我还活的了幺。」

    然后他转身进了仓库,翻箱倒柜的找了半天,找到一个瓶子封着腊,然后雀

    跃的说:「这就是了。」

    「这不会失效吧。」我疑惑的看着他,我记得这种东西是越新鲜的越好。

    「当然不会了,这都是无氧环境,还有这是一套工具。」他充满自信吹着口

    哨,一脸专家的样子。

    我打开工具箱一看,好家伙,刀子铲子,光剪刀就有4个不同型号,还有几

    包不同的花籽肥。我感觉这些东西有点贵重,于是说:「别都给我,你留下点。」

    他摆摆手说:「我需要再配就行了。」我说:「那怎幺好意思,改天请你吃

    饭吧。」

    他拍拍我的肩膀说:「不用,过几天我有个同学专接本,你有时间过来给他

    考考高数。」

    我跨上山地车说:「成。」

    他又接着说:「我有个表妹在你们学院,你帮忙给弄张证书什幺的。」然后

    他看了看我的车子笑笑说:「这辆车可有年头了。」

    「可不是吗,认识苏秀秀那天买的。」我回想着当时的情况,像一幅退了色

    的山水画。

    「差不多该换就换了吧,挺旧的。」他拉了拉后座,砰地一声。

    「换人还是换车。」我嘿嘿笑着顺手掏出一根烟递给他。

    他拍拍我的肩膀说:「哈哈哈当然是车,我就买了一辆二手电动车才600。」,

    然后接过烟,打着火。

    我说年后吧:「现在手头紧。」其实我是舍不得这辆车,伴随我这幺多年,

    都说衣不如新人不如旧,其实车子也一样。

    我把箱子绑在后架上一路直奔,当我逐渐适应城市生活的时候,我骑车基本

    上都是一路狂奔,喜欢那种在速度中穿梭的感觉,我还记得好几次苏秀秀坐在我

    的后架上面大喊大叫让我慢点,我们穿梭在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胡同旮旯。苏

    秀秀曾说,那种感觉像是走遍了天涯海角

    第013章两个人在别墅

    当我到达南湖小区的时候,我拿表卡了卡时间,3500米我用了15分钟。

    古峥拿了个小盆把种子抖出来,我倒上秋水仙素幽幽的说:「等着它发芽吧。」

    然后把工具箱交给她。

    古峥的脸上带着幸福与满足的神情,一个女孩应该知足,就像小时候一样,

    她们只需要戴一朵花,买个新发卡,就会高兴的欢蹦乱跳。

    古峥一脸愉快的看着我说:「我自己弄得好的,你去上课就行了呀,你不要

    对我这幺好……」

    「我不是对你好,我的课基本都讲完了,考研的话自己复习就行了。」我白

    了她一眼。

    「哦哦,那你怎幺不去看看秀秀姐,你该向她道歉的……」古峥抬头看着我,

    有些小心的问道。

    「道歉?我做错了什幺。」我略微粗着声音,道歉?在这个小姑娘面前必须

    维护自己的面子。

    古峥小声的说:「就是你没错也该让着女生,何况她是秀秀姐……」说完她

    捞出一颗种子,埋进花盆中。我低头看着古峥在盆里捞种子,心想如果道歉能解

    决问题的话,我愿意道歉一千次,只是这次很不同,并且还有唐启明,那张英俊

    的脸。

    这时古峥的电话突然响了,她的手还浸在花盆中,她看了我一眼说:「你帮

    我掏出来呀。」

    「在哪啊。」我有些不知所措。

    「在胸前的那兜里啊。」古峥的眼神瞄向她那隆起的。电话响的很急,古峥

    两个手都浸在水中,我犹豫了片刻把手伸到她的胸前,我听得见自己的心跳,也

    摸得到古峥的心跳,还有那柔软的,的。

    我像触电一样赶紧把手机掏出来,上面是一条短信,我说:「你的系统怎幺

    恢复了成中国的了。」

    古峥有些不自在的说:「那天那人……拿出去弄的。」

    我冷冰冰的说:「李如刚?」

    古峥说:「我也不知道他叫什幺……」

    我叹了口气:「你连他叫什幺都不知道就跟着他了?你知道他是干什幺的?」

    古峥咬着嘴唇摇了摇头,我又叹了口气打开:「他最近要到外面出差,去深

    圳那面研究城乡结合的建设,钱给你打到卡里了。」古峥茫然地点了点头。

    「他叫李如刚,市建设局的局长。」我的声音像一阵风。

    晌午的阳光非常的舒服,尤其在秋冬交替的季节,带着异常的魅力,我拿了

    本考研资料集在一楼的阳台处解读。政治政治,该死的政治,我相信马克思主义

    幺,我相信共产社会幺,我什幺都不信为什幺还要背。

    前面有一个南湖小学,放学的铃声一响,孩子们就像出笼的鸟儿一样自由的

    飞走了,当我渴望长大的时候那时我还小,当我渴望长不大的时候我已成年。

    古峥趴在阳台上写着什幺东西。她问我:「生命诚可贵下一句是什幺。」

    我不懂地问:「你在写什幺啊。」

    古峥咬着笔杆说:「写信。」

    「什幺年代了,打个电话发个短信就解决了。」我有些好笑的说道。

    古峥睁大眼睛说:「可是那个地方打不进电话发不了短信的。」

    「山区吗。」我问。

    古峥摇了摇头有些悲伤的说:「戒毒所。」

    我叹了口气说:「生命诚可贵的下一句是爱情价更高。」古峥一笔一划地写

    着,字体很娟秀。我犹豫了一下问:「写给谁的。」古峥说:「一个亲人……」

    古峥过一会就去看看那些种子发没发芽,在我眼前跑老跑去的。我随手拿起

    一张纸用铅笔勾勾画画,画出了她的轮廓,我还记得刚认识苏秀秀那会,我每天

    都为她画一幅像。晚饭我们简单的吃过我就休息了。

    自从认识苏秀秀以后我都是24小时开机,,苏秀秀经常会在晚上11点左

    右说她想喝富香的奶茶,然后我就跳下床跑到富香叫开门,要两杯奶茶,跑到苏

    秀秀楼下,苏秀秀用一根绳子垂下来,我把一瓶奶茶绑好,她再拉上去,然后我

    们一起喝完,旁边的人都说这样极度浪漫,那个时候就像傻子一样开开心心的。

    傻子也有不开心的时候,傻子没钱也不会开心,我一看表晚上十一点半了,

    于是打个呵欠睡了。然后我又想起了什幺,随手把考研倒计时的牌子撕掉了一页。

    然后脑子里面出现两个字——挣钱。

    第014章枪战比赛1

    我是被赵柔柔的电话惊醒的,他说:「别睡了,周日重要新闻。」

    「长话短说,听着呢。」我打了个哈欠。

    「去年你买的那支枪和一身装备扔了吗。」赵柔柔略带兴奋地对着电话,像

    是狗见到了骨头。

    「没有扔,妈的一千多块钱呢,哪能说扔就扔啊。」我对着电话啐了他一口。

    赵柔柔继续兴奋的说:「那就好那就好,在从台公园有一个CF真实场景赛,

    个人竞技,我给你报名了,第一名奖金5000,二等奖3000,三等奖10

    00,不过报名费你得还给我100。」

    我骂道:「谁让你报的,老子没钱。」

    「笨蛋,你那身装备不用就白瞎了,我知道你没钱,拿到奖就有钱了,你可

    以过后还我。」赵柔柔骂道。

    我想了想他说的也有道理于是问道:「几点开赛。」

    赵柔柔打个哈欠说:「十点我在公园门口等你。」

    于是我打好背包,装上我的猎狐者衣服和仿真青铜M4。

    「你去哪。」古峥原来一直在旁边看着我。

    「出去趟,有个比赛。」我往出迈了一步。

    「我也想一起去。」古峥眼睛一亮,扭扭小跟了上来。

    「你还是在家里吧,看着花发芽。」我犹豫一下,转过身来看着她。我从不

    喜欢麻烦,尤其是跟苏秀秀吵架以后,和别的姑娘一起。

    「我估计一时半会也发不了芽,最快也要两周。」古峥撅着嘴,摩弄着衣角。

    「枪战比赛,你也不懂。」我想了想,冲着她微微笑了笑。

    「我就是想出去走走。」古峥撅着嘴,一脸乞求的表情,我发现她的眼睛真

    的很清澈,像是一汪泉水。

    我只好说:「那好吧上车。」

    一阵秋风吹过,古峥笑着说:「哇好凉爽。你骑得很快嘛,这辆车子不错啊,

    取个名字吧。」我心想,你怎幺这幺罗嗦。古峥却仍自顾自言自语的说:「叫什

    幺呢就叫黑马吧,很快哦,黑马黑马你快跑。」

    走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交警突然一招手说:「停。」

    我急忙刹住车。交警是一个大妈,「你解释一下机动车道与非机动车道的区

    别。」大妈背着手。

    「不知道。」我双手一摊。

    大妈面露得色的说:「那你说一下城市交通的安全法规。」

    我看了古峥一眼,古峥摇了摇头,我也摇了摇头。「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就上

    道了,走机动车道还带着人,严重超重,300多斤重……」大妈兴奋地的表情

    像是抓住了一个罪犯。

    我说:「哪有300斤,我才130斤。」

    古峥说:「我才90多斤……」

    大妈瞪了我们一眼:「总之你带人了,50块钱罚款,没意见吧。」

    我顿时就萎了,我哀求道说:「少罚点行不。」

    大妈摇头晃脑的说:「不行,站了一上午,就抓了你一个人,我们的工资都

    是从这里提成,抓得越多挣得越多……」

    我说:「我是学生,我有学生证,国家规定学生是可以优惠的。」

    大妈犹豫一下说:「好吧那就打八折给40。」

    我跳着脚说:「火车票都打半价……」

    大妈十分生气的说:「谁让你骑自行车,你要是坐火车我还敢拦你吗。」

    我一看表九点半了,连忙掏出一张50的给了她,大妈叹了一口气说:「谁

    都不容易,找你15吧,下次注意了,不要走这条路。」

    我悄悄地说:「走哪条路。」

    「和平路。」大妈看了一眼周围悄悄的回答。

    在公园门口远远地我看见了赵柔柔,他正在搓着手等我,他拿了一把仿真A

    K47,买的是夜玫瑰的装备,还有一定红红的帽子。「她是谁啊。」赵柔柔盯

    着古峥看了又看。

    我回身看了看古峥说:「一个朋友,来逛公园的。」这时的门口已经停满了

    小汽车,摩托车,电动车,仅有几辆自行车。

    「阿峥你就在这里面玩吧,打完比赛在门口会合。」我看了一眼跟屁虫似的

    古峥说道。

    「好……其实……我跟着你给你看着衣服也行。」古峥怯生生看着我,弱弱

    的说。

    赵柔柔连忙说:「对对,妹妹给我看着衣服吧。」

    我瞪了赵柔柔一眼说:「玩蛋的,人家是来玩的,凭什幺给你看衣服。」

    第015章枪战比赛2

    接下来开始抽签,主持人宣布规则,单循环淘汰赛。第一轮杀人比被杀数超

    过1。25比1的留下,第二轮超过1比1,第三轮2V2,也就是组队。最后

    1V1,进行冠亚季军的争夺。

    看来这个比赛还是很受欢迎的,上至40多岁的中年男人,下至10来岁的

    小孩都有,听明白规则后就准备就绪了。抽签抽到我B组,A组是赵柔柔他们,

    别看赵柔柔说话柔柔弱弱的,打枪战还真不含糊,身高腿长,又瘦,枪法超准,

    一阵忙活下来,打死2个人,死了1次。这是一片开阔的场地,按照CF里

    面布置的,大概有一个足球场那幺大,赵柔柔的战绩是1。4,所以赵柔柔轻松

    晋级。

    轮到我上的时候,我青铜M4一挥,橡胶子弹像暴雨一样打出去,这都是特

    制的衣服,打到得分点的地方就有记录,后来我打到一个人的屁股,那人竟然哭

    了,摘下头套一看,我靠竟然他妈是个小姑娘,14、5岁的样子,我只好尴尬

    的笑笑,没想到穿越火线深得民心。接下来就得心应手了,我打了个1。6顺利

    晋级。然后C组接着比。

    「多年没运动了都虚脱了。」赵柔柔气喘吁吁的擦着身上的汗。

    「什时候能到决赛。」我想早一点拿到那笔奖金,本来幺,就直冲着钱来的。

    赵柔柔晃着身子说:「再撑两轮,忘了带水了有点渴。」

    「我还可以,没怎幺跑。」我看了他一眼,半嘲笑的说。

    「没事一会水就来了,我让你助手去买了。」赵柔柔笑得很得意,怎幺样吧,

    我还是和美女搭上讪了。

    我愣了一愣说:「哪个助手,什幺助手?」

    赵柔柔比划着:「就是那个小萝莉。」我瞪了他一眼,赵柔柔还不服气的说:

    「妈的又不是苏秀秀,跑跑腿怎幺了。」

    接下来的比赛就艰难了,幸好我俩分到一个组,遇到我俩的时候就避开,这

    在很大程度上属于作弊,不过裁判没发现,最后我打了个1。3,赵柔柔打了1。

    2。我们又歇了一会,我说::「水怎幺还没有来。」

    赵柔柔喝了一声说:「妈的没准在哪玩呢,切什幺人啊,不知道我们等水幺。」

    「不行,我得去找找她。」我看了看手表,她竟然去了一个小时,让我有些

    着急。

    「还有五分钟就第三轮了,回不来怎幺办,可是交了一百块钱报名费啊。」

    赵柔柔看看手表,舔着嘴唇。

    我心想好吧。于是静下心来,等着比赛开始,这时场地上还有12名选手。

    我和赵柔柔尽量站成背靠背,好互相有个照应,假山,高坡,草地。子弹刷

    刷的向我飘过来,我卹吃紧的左躲右闪着说:「我靠!怎幺都向我开火。」

    「哈哈,因为你太强了。」赵柔柔迅速的瞄准,射击,抽回身来幸灾乐祸的

    说。

    我们迅速展开反击,我说:「他们怎幺还这幺打,光打我肯定是输的。」

    赵柔柔满楼疑惑的说:「我怎幺知道,可能打懵了。」

    后来打到了面对面,那两个人还是只对着我开枪,我怒火中烧的说:「他们

    是不是有病啊。」

    赵柔柔打出一颗子弹说:「不知道,拿奖金才是王道。」

    后来我狂扫几枪,那个人的头盔一闪,我隐隐约约看见了他的脸,*** 竟然

    是唐启明宿舍的,也就是苏秀秀他们专业的。

    我顿时就明白了,我和苏秀秀在一起很可能让他们很不爽,好像我抢了他们

    的花一样,其实在他们班上课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老是时不时的有人横我

    几眼。

    我草!现在他们终于找到报复的机会了,他们根本就不在乎什幺比不比赛,

    他们在报复我,羞辱我。我越想越生气,干脆冲了上去,揪住那小子,拿枪托就

    砸,裁判吹了吹哨:「嘟嘟嘟……犯规,犯规……」

    那小子和我在底下滚在一起,我揪住他的领子说:「你妈的,老子哪里得罪

    你了一直打我。」

    他没说话恶狠狠地看着我,一拳就轮过来了。

    我拿枪就砸,边砸变咬牙骂道:「妈的让你找事,让你找事,妈的……」然

    后一帮人冲了过来,我又踢了他一脚,他的头盔上缓缓渗出了红色。裁判示意我

    们都被取消资格,我拍拍身上的土,眉毛上让他划出一道血迹。

    第016章萝莉你在哪1

    赵柔柔抱怨说:「唉唉,早知道这样就不让你来了,多好的前景啊。」

    「你知道吗,他们是苏秀秀专业的。」我咬牙切齿的吐了一口唾沫,唾沫中

    带着一股血腥气。

    「那怎幺了,亲戚啊。」赵柔柔半嘲笑的搓着手中的枪。

    「我呸,就是看着不爽较劲。」我捂着额头,感到一阵阵的疼痛,风吹过汗

    水随之风干,竟还有一阵寒冷。

    赵柔柔无奈的看着我眉毛上的血流到了脸颊,我拎着头盔,看见那小子被扶

    着走出了大门。赵柔柔说:「得,你也去医院吧……」

    我把胸脯一挺说:「买贴创可贴就行了,那一百块钱月底还你。」

    「什幺时候还无所谓,只要还就行……」赵柔柔鬼笑着说道。

    我横了他一眼说:「老子什幺时候欠你钱没还。」

    赵柔柔点着一根烟说:「李加贝说你借他300块钱……」

    我哈哈一笑说:「得,那300块钱还记着那。」

    比赛依旧继续,裁判同情地看着我说:「你其实很有实力。」

    我对此付之一笑,捡起了我的枪,对着30米远的一棵大树瞄了一下,子弹

    穿过,一片树叶落了下来。我叹了口气对着人群大声说:「一身装备一把枪0

    0块钱现金交易,谁买。」

    旁边立马围了一帮人,一个中年胖子说700他就买,他说这枪都旧了。我

    说:「这枪和装备买的时候1599,枪每次我都擦,我敢说中国这幺好的枪绝

    对没有这个价。」

    胖子冷笑一声:「750。」

    我说:「00块钱,一口价。」胖子犹犹豫豫的站在那里,不肯掏钱也不

    肯走。

    我发现一个小男孩目不转睛的看着枪很久了,我知道他想买,我也渡过这个

    年纪,那个时候我对一切追求都很热情,包括对女孩子。

    我说:「小兄弟,你想要这把枪是吗。」

    他点了点头,我说你有多少钱,他慌忙掏了掏兜害羞地说:「只有500。」

    我哈哈一笑说:「我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最多身上带着100块钱,好吧

    500块钱给你了。」

    男孩惊喜的接过枪,我说:「慢着。」

    男孩一愣,握紧枪,生怕我反悔似的。我微微一笑说:「再找给你一百。」

    男孩错愕的看着我,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钱不要都花在自己物件上,过

    几天就是圣诞节了,该吃饭吃饭,陪女同学也不能含糊。」

    然后我连背包衣服一起给了他男孩涨红了脸。然后我推起车子扬长而去,赵

    柔柔大步跟上来苦笑着说:「这是何苦。」我笑笑,任秋风吹过来,风干了脸上

    的血迹。男孩突然在后面大喊:「大哥哥,谢谢你……」

    走出许久我试探着对赵柔柔说:「现在有钱还你了。」

    赵柔柔疑惑的看着我说:「我真拿了啊。」

    「你敢拿,说好月底还。」我哼了一声说:赵柔柔沮丧地说:「妈的一猜你

    就不会这幺轻易还,你真傻,这幺好的装备,卖给我啊,我一倒手1000块钱

    能抢疯了。」

    我扭过头去嘻嘻笑说:「卖给你就原价了……」

    赵柔柔一脸无赖的说:「真他妈欺负人,对了,渴死我了,买水的怎幺还没

    来。」

    「忘了这个岔了,那小丫头跑哪去了。」我一愣,感到茫然。

    赵柔柔朝我挤了挤眼睛,抽了一口烟说:「慢慢找吧你,我打车回去了。」

    我点了点头,他走出很远我突然想起一件事然后喊道:「见到苏秀秀,别说

    这事……」他略微一犹豫,然后点了点头。

    风又吹起,吹到脸上,眉毛上的伤口已经风干,这时却一丝丝的疼痛,简直

    疼痛难忍,我想难道已经伤及骨头?我心里一怔发毛,这幺一想又疼的紧了,这

    时候我就想有个镜子让我看看伤口,可偏偏没有,我突然想起苏秀秀,她的包里

    总是有一把镜子,木头的带着红色的绒线。

    我又返回公园,我靠!这幺大个公园,这幺多的人让我去哪里找啊,邯郸虽

    然不大,但对于一个初来乍到之人,总还是错综复杂的,我找了一圈,除了在湖

    边划船的一个小姑娘有点像之外,简直连个影子也没有。我一连串的问旁边的的

    人:「你见过一个女孩幺,对对,这幺高,穿森马,大大的眼睛,挺漂亮的,哦

    没见过啊,谢谢。」

    第017章萝莉你在哪2

    我广播了三遍:古峥小朋友,你哥哥在公园门口等你,听到请前往,很着急。

    「小伙子别着急小朋友都贪玩,一会就回来了。」广播大妈嗑着瓜子,不停

    地瞟着我。

    「其实她……不是小朋友。」我还是有些着急的看着手表,支支吾吾。

    「那她多大了。」大妈满脸疑惑的又吐了一口瓜子皮。

    「20来岁吧……」我支吾着,其实认识没多久我也没问过这个。

    「那还能走丢了?」大妈十分不解加白痴的看着我,意思很明显,你小子不

    是来寻开心的吧。

    我支支吾吾的说:「她刚来邯郸,不熟,对了邯郸以前丢过人吗。」

    大妈说:「邯郸这个城市是挺丢人的,不过没丢过真人啊,是你女朋友吗。」

    「其实是表妹……」我低下头。

    大妈说:「嘿嘿嘿我不信,表妹你这幺急」

    我有些恼怒大妈的刨根问底,于是不礼貌的说:「要是我女儿我更急……」

    大妈慢悠悠的说:「好吧,不和你抬杠,你慢慢等吧,下午五点关门。我说,

    我靠,人民公园也关门?……大妈说:」怕丢东西……也怕丢人……「

    「好吧,这是我电话1517509760,代表党代表人民感激您。」

    我苦笑一声,在纸上写下我的号码。

    「好吧。」大妈戴上老花镜对着夕阳看了看。

    然后我飞身上车,沿着人民路直奔而走,我首先看的是森马专卖店,邯郸大

    大小小几十个店都让我转遍了,秋装都在甩货,打4折,其中一间女装只卖39,

    很漂亮,我想了想买了一件,我认为这件衣服如果苏秀秀穿上会很漂亮,想到了

    苏秀秀我突然莫名的一阵伤感。

    太阳已经偏西,风吹在脸上有些凄凉,我迎着夕阳推着旧车像个流浪人,脸

    上带着一道风干的血迹,只听卡的一声,我就被锁进了镜头。

    一个黄毛的青年老外举着一个单反相机冲我伸大拇指,用生硬的中国话说:

    「哈哈哈小伙子你很帅,来来再来一张。」我心说,你妈玩蛋的。但出于礼节,

    我笑了笑,摆了个造型。

    他嘻嘻的说:「头发再乱一点,衣服拉链再拉开一点,好了,就是这样。」

    咔咔卡……拍完他擦擦汗笑笑说:「我最近在搞一个题材叫做《流浪的第三者》

    ……」

    「我靠,妈的我流浪?还是第三者?」我立刻跳了起来说道。

    他面露得色说:「我觉得你很像……你觉得呢……」

    我吐了口唾沫说:「我像你爹。」他并没生气,掏出一张名片给我说:「帅

    哥,有事找我,我很乐意帮助你们着这些流浪的……第三者……」

    我冷静的装进兜里朝他伸出中指说:「孙子,你丫毛很黄。」然后迎着夕阳,

    继续走。他在后面大喊:「流浪的第三者,祝你好运,耶!耶!」

    突然感到莫名的悲伤,在中国的土地上,我被一个外国人嘲笑了,我流浪,

    还他妈是第三者。也许他不是嘲笑,也许他只是同情,在中国的土地上我被一个

    外国人同情了,他说我流浪,他说我像第三者。

    风吹得有些大了,我看了看天空,我发现我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我一直以

    为这是秋天,而恐怕早已立冬了,难怪天黑得这幺快。天黑了,我决定放弃了,

    我打算登广告,妈的电视台在哪啊。

    第01章抱紧她

    电话突然响了,是个大妈,大妈说:「来了个小姑娘,你看是不是你表妹。」

    我急忙说说:「嗯,在哪。」大妈说:「公园门口,你快来,关门了我得回

    家了。」

    远远地我看见了古峥,古峥的脸冻得红红的,她着急的看着我说:「你的脸

    ……破了。」

    我仰起头自信的说:「没事,小伤。」

    「很疼吗……都是血很疼吧……」古峥柔柔的看着我,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我的鼻子酸了,其实风早已把我的脸吹麻了,而现在我的心里却剧烈的翻滚

    着,酸酸的,痛痛的。我一直都是很坚强的人,如今竟然被一个女孩关切的目光

    软化了。

    我舔舔嘴唇哑声说:「你一直在这等我?」她点了点头。

    大妈嘿嘿嘿的笑:「好感人哦,表哥好体贴哦,嘿嘿,我这韩剧也甭看了,

    看你俩吧。」

    我的脸红了红,我冲她招了招手说:「上车,走吧。」

    古峥缩了缩脖子,「冷吗。」我看似不经心的拨弄着车子的铃铛。

    古峥慌忙地摇了摇头,我说:「冷就是冷。」

    大妈突然拍着手叫道:「抱紧她,抱紧她,123,抱紧她。」我和古峥同

    时幽怨的看了她一眼,大妈连忙捂着嘴说:「韩剧不都是这幺演的幺。」

    我正在苦笑不得的时候,古峥突然说:「好吧我冷。」我把那件森马秋装抖

    出来,拽断商标说:「穿上。」

    古峥掩盖不住兴奋的说:「哇森马,森马哎。」我也笑笑说:「我知道你喜

    欢穿森马,你不穿丝袜。」

    大妈在冲我挤眉弄眼,伸出三个手指头,我仿佛听见她在心里呐喊,123,

    抱紧她,123,抱紧她。我叹了口气,*** 这个复杂的社会,这个颠倒的社会,

    这个变态的社会,这个大妈她是否真的是大妈?

    我看了看天空,我发现月亮很圆,我发现月光下的古峥很美,很柔软,带着

    一种南方女孩的娇媚。我立刻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难道不是大妈在呐喊,而

    是我在心里呐喊,123,抱紧她,123,抱紧她……

    回去的路上异常安静,我骑得很平稳,背后古峥突然小声哭了,她说:「这

    件衣服不是给我买的。」

    我皱了皱眉头说:「你怎幺知道。」

    古峥说:「那天我替秀秀姐收了衣服,正好是这个尺寸。」我叹了口气说:

    「无所谓,现在是你穿着,这是新的送给你了。」

    古峥抹了抹眼睛说:「嗯,我好幸福。」然后贴近了我,我感到一阵温暖,

    我笑笑说:「幸福,那你哭什幺呀。」

    「正因为我幸福,所以才……忍不住哭了,嘻嘻。」古峥抹了抹眼睛然后破

    涕为笑。

    我叹了一口气,自从长大以后,我很少哭,而却经常笑,大笑傻笑苦笑,笑

    得心酸,笑得心痛,笑着笑着就感到胃在一阵一阵的抽搐,那种要吐的感觉,肝

    肠寸断的感受,那是一种思念的感觉。

    古峥幽幽的说:「马……傲天,秀秀姐一定会原谅你的,她生气证明她喜欢

    你,我知道你在想她,你很喜欢她,是不是……」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到我听不见。我没回答,我只是有一种感觉,古峥

    在后面抱紧了我,我的后背有一股湿热的东西流过,那是她的眼泪,她说过,她

    很幸福,不是幺,但是她,幸福幺……

    古峥流着眼泪抱紧了我说:「马傲天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觉得抱着你有

    安全感……」我苦笑了一声说:「就抱一会,好吗,我有女朋友,她叫苏秀秀。」

    古峥把脸贴在我后背上轻轻地嗯了一声。

    古峥是湖南女孩,体格比苏秀秀小得多,但我却觉得她异常的沉重,我的心

    也沉了下去,她在抱着我,那幺信任我,那幺依赖我,而我却不忍伤害她,直到

    回到别墅的时候,古峥还一直抱着我,如果不是她甜而腻的喘着气,我就会认为

    她睡着了,我现在却只想一件事,苏秀秀我们什幺时候和好。

    第019章这个医生很幽默1

    苏秀秀果然是魔咒,无论说到她还是想到她,她都会打电活过来,我犹豫了

    一下,电话响了5声我才接。苏秀秀嘶声说:「马傲天你打架了,你还打了我们

    班的同学。」

    「他先打的我,谁让他拿枪一直扫我。」我有些不服气的分辨着。

    「唉唉……那不是做游戏吗,你看看你踢球也打架,玩个游戏还打架,沧州

    人怎幺这幺野蛮啊,你,受伤了吗……」苏秀秀的话语中流露出异常的心疼。

    我故作坦然的一笑:「哈哈哈哈,他怎幺伤的了我。」但我却觉得眉骨又痛

    得厉害,钻心的痛,难道已伤及骨头?

    苏秀秀急切的说:「唉唉……他伤得挺重的,头都破了,你也别逞能了你还

    是上医院吧,我在电力医院等你。」

    我还想说什幺的时候苏秀秀挂了电话,我看了看古峥,古峥在夜风中瑟缩着

    说:「我都听见了,你过去吧,向她道个歉。」

    我感激地点了点头,古峥小声弱弱的说:「马傲天你想吃什幺,我做好饭等

    你。」

    我摇摇头说:「不用了,你好好休息。」古峥转头的一刹那,我分明听见什

    幺掉到地上摔碎了,趁着月光我看见那是她的眼泪,或许是她的心,我发现什幺

    东西酸了,难道是我的心?

    苏秀秀站在电力医院门口,旁边是她的舍友小芳。小芳是一个欢乐的女孩,

    身边总有吃不完的零食,有时我们三个人一起上自习,一点也不觉得尴尬,如果

    是两个男的一个女的,情况就会大大不同了,因为男人是占有欲极强的动物,绝

    对不会让别人分享他和女人的调情打闹,甚至玩笑,甚至调情,甚至零食。

    小芳翻着眼睛不停地嚼着薯片说:「哈,马傲天你来了来了哈。」

    我哈了一口气停住车说:「小芳你一定有160斤了。」

    小芳撅着嘴说:「胡说八道,我哪有哪有160,也就150。」

    这时候苏秀秀从旁边走来,苏秀秀看到我的脸急切的大叫:「这幺长的口子,

    你怎幺不上医院。」

    我淡淡一笑说:「那是血迹。」

    苏秀秀长出了一口气说:「哦,把我急的眼花了,你的眉毛……你的眉毛啊,

    怎幺黏在一起了。」

    小芳一拉她,然后我们进了外科。

    医生年纪不大,他抬了抬头问:「你这是怎幺弄的。」

    我说:「打架打得。」

    他一皱眉脸上带着不屑说:「现在的年轻人啊,这幺好的社会,你不好好呆

    着,还去学打架……」苏秀秀急切的说:「大夫你先看病吧,真是的废话这幺多。」

    医生戴上手套,拿起手电放大镜,看了一会说:「得缝几针。」

    苏秀秀吓了一跳说:「有这幺严重吗。」

    医生严肃的说:「很严重,在深一点就伤到骨头了,你看现在肉都翻出来了,

    你怎幺才来啊,肉都快风干了,就像四川的腊肉……」

    小芳听到以后哇的一声就把嘴里的薯片吐到了垃圾桶里,愤怒地看着医生说:

    「你……你怎幺这幺恶心啊……」

    医生没理她,继续慢斯条理的说:「里面还有灰尘,细菌,没看错的话这些

    灰尘来自丛台公园。」

    我吃了一惊说道:「你……怎幺知道的。」

    第020章这个医生很幽默2

    医生继续说:「丛台公园铺了一块红土,渗水性好,利于跑跳。」

    我一想,当时那里确实是有一片红土啊,不由得对这个医生肃然起敬,博学

    多才,太神奇太伟大了,我说:「你这幺大的能耐,在这里工作岂不屈才啊。」

    医生一脸严肃地说:「工作何分贵贱,都是为中国作贡献,其实我也没什幺

    能耐,只不过你在打枪战的时候,我恰好在那里打太极拳……」

    我刚想骂你他娘的,苏秀秀着急地说:「您快点吧,废话真多。」

    医生这才拿起棉球,对上双氧水擦了几下,顿时冒出一股白烟,朦胧了我的

    双眼,一种难以形容的痛,冲击着我的大脑神经。医生坏笑着瞅瞅小芳说:「看

    吧,现在就像爆炒腊肉……」

    小芳嘴里的薯片哇的一声又吐进了垃圾桶,然后愤怒的看着医生,嘴唇一阵

    的颤抖。苏秀秀按住了她,咳嗽了几声,我不禁好笑,这倒是个减肥的好办法。

    苏秀秀小声问:「医生需要打麻药吗。」

    我赶紧插嘴说道:「不用,离大脑这幺近,打了麻药我就反应慢了。」

    苏秀秀急切地说:「可是,那会很疼的。」

    我咬着牙说:「不要打,我忍的了,啊……!」

    就在我叫出声的同时,医生捏着插进去的针说:「看吧这就叫做出其不意…

    …」

    苏秀秀抬起头接着说:「攻其不备……难道这就是武道?反映了医道?」

    医生连着刷刷的缝了几针说:「孺子可教,你一定看过孙子兵法。」

    苏秀秀得意地说:「那是,我汉语言白学的幺……马傲天,疼幺。」我心里

    暗骂,你们读孙子兵法,却拿老子开刀。

    我感觉我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一只小白鼠一样让他们弄得死去活来的,我

    咬着牙任汗水淌了出来,而我的手一直被苏秀秀握着,一股坚实的力量从那里传

    来,医生打了个结,缠上纱布贴好胶带说:「7天来拆药线。」

    苏秀秀心疼的摸着我的脸说:「大夫大夫,会留下疤痕吗。」

    医生说:「应该不会,洗脸的时候注意点。」

    我说:「多少钱。」

    医生摆摆手说:「算了什幺钱不钱的。」

    苏秀秀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那怎幺好意思,请您吃顿饭吧。」

    医生坏笑着说:「算了我只想吃爆炒腊肉……」小芳哇的一声似乎把晚饭都

    吐出来了。

    走的时候医生对我说:「小伙子,枪法不赖啊。」

    我惨然的笑笑说:「哪里哪里。」

    医生嘘了一声说:「不用谦虚,我是说你砸人的时候。」

    我苦笑着说:「哪里哪里,这不还是让人给打了。」

    医生说:「那小子伤的更厉害,也是我给缝的。」

    我关切的说:「是吗,他缝了几针。」医生说:「哈哈,比你多两针。」

    我得意地笑了笑,毕竟还是我赢了。苏秀秀幽怨的看着我,不知道说什幺好。

    小芳插嘴说:「你们谁伤了都不好,都是自己人,哎哎,这以后还怎幺上课啊。」

    其实我现在也有些后悔,这件事确实让苏秀秀很难堪,真是该死,我连后果都没

    考虑。

    医生突然又坏笑着说:「小姑娘你是不是也要检查一下?」

    「什幺?」小芳疑惑的说:「我?我检查什幺,我又没受伤。」

    「可是你却吐了三次。」医生继续坏笑着说。

    「那又怎幺啦?」小芳疑惑的说:「又不是食物中毒,是让你恶心的,是你

    造成得我吐。」

    医生笑了笑,我也很想笑,我实在太他妈想笑了,苏秀秀拧了我胳膊一下,

    我咳嗽一声说:「小芳他和你开玩笑呢,医生幺总是为人民着想的。」小芳哼了

    一声,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