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徐皇后篇】娶个皇后做老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珍珠断线,短刀入肠。

    木婉清的短刀飞一般的刺向杨皓承的胸膛。

    “当!!”

    一声脆响。

    木婉清玉臂一震,手中短刀就像撞在金属板上一般。她惊讶不已,以为杨皓承身上有护心镜之类的东西保护,睁开双眼,只见短刀刺破了杨皓承的衣服,定格在他胸膛的肌肉之上。

    杨皓承的胸肌就像一堵钢墙一般。

    难道他已经刀枪不入?木婉清只能用无比的惊奇来形容。

    杨皓承注视着惊呆的木婉清,道:“你一定要杀我了才心满意足吗?”

    木婉清泪水再无法抑制,滔滔而下。

    杨皓承继续他的愤民怒,大吼的道:“你就是用这样的方式来爱我的吗?”

    木婉清手中短刀掉落,呆立现场,哭泣的道:“对不起!”

    杨皓承道:“你没有对不起我,是对不起你自己。难道你以为我死你死就是完美的爱情结局吗?愚蠢!!”

    木婉清跪倒地上,颤声的道:“我知道错了!”泪水滚滚,杨皓承看着也为之心痛和隐痛。

    杨皓承把她扶起,微微的叹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木婉清含泪的道:“你说得对,你的妻子需要你的照顾。喜新不厌旧,可见你不是那些无情无义之辈。我错怪了你,这都源于我的心胸太过狭隘。”

    杨皓承点点头,道:“那你还打算嫁给我吗?”

    木婉清道:“我还值得你爱吗?”

    杨皓承微微的道:“你刚才一刀,已经过去斩断,现在你应该看一下我们的将来!”

    木婉清怔愣的道:“我们的将来!?”

    杨皓承点头,道:“对,我们的将来。只有我们携手,才能有更美好的将来。”

    木婉清犹豫的道:“可是……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你……”

    杨皓承见她心中默许,可是嘴里还装作要强,脑子压根还没有过转弯了。不免生气的道:“如果不想嫁我就直说,我杨皓承虽然不是什么君子,可是对于女人还是有自己的原则。你这样子让人感觉我在强迫你就范一般……”

    “我没有……”木婉清见杨皓承生气,心中急忙的解释道。

    杨皓承显得不耐烦的道:“那是为什么?你告诉我啊!”

    木婉清含泪的道:“我怕自己无法容到你妻妾当中,让你左右为难……”

    杨皓承没有想到一向冷傲的木婉清也有这么细腻的一面,当即将她扶起,温柔的道:“其实你的想法完全没有必要,如果我妻子当中有谁敢对你不友好,我定废了她。只有和谐的家庭,我们才能共享幸福……”

    靠,杨皓承说着说着,把21世纪的构建和谐生活搬到了宋朝。

    “我可以吗?”木婉清微微的怔道。

    杨皓承见她如此诚惶诚恐,心头暗自窃喜,机会来了。他趁势轻舒右臂,缓缓揽住木婉清的纤腰,柔声说道:“婉儿,我的好娘子,你当然可以,首先前提是你也要有一颗爱人的心,知道吗?”

    木婉清的腰肢被杨皓承揽住,顿觉一股电流陡传全身,心头小鹿冲动,也不知是慌是喜,但自己投怀送抱,难免羞涩。她腰肢一扭,美目横睇,嗔声道:“谁又是你娘子了?你搂得我好难受。”

    “我这个英俊潇洒的帅哥还不配做你的郎君吗,难道你忘记我是第一个看见你面容的人?”杨皓承说着,紧紧的将她抱住。

    “我看你更像是蟋蟀的蟀!!”木婉清白了杨皓承一眼,啐道。

    杨皓承不服气的道:“有吗?你什么时候见过像我这样帅气无敌的蟋蟀!”

    木婉清一听,乐呵呵的道:“蟋蟀再帅,也是蟋蟀!”

    她不笑还好,一笑起来,宛如山间百花怒放,娇艳无比,整个人就像脱胎换骨一般诱人。

    杨皓承揽着她的手臂仍未放开,但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痴痴地望着木婉清微笑。

    木婉清被杨皓承瞧得玉脸泛红,不好意思起来,羞涩地道:“你这人毫没正经,我真担心你中那司空玄的毒?”羞涩之余,仍不忘他的伤情,真是难得。

    杨皓承涎着脸道:“娘子你对我实在太好了。而且实在是太美,不如我们现在就去洞房好了。”说着,把她往怀里一带,顿时清香满怀,温玉在抱。

    “嗯……不要吗……不要……”木婉清一阵措手不及,惊呼中,微微挣扎。

    杨皓承实在忍不住,抱着她的脸狂吻着,同时抱起她的身子,向树林深处走进去,林荫蔽日,即使在大白天也不怕被人发现。杨皓承一手伸进木婉清的亵衣里,抚摸着热烘烘的。木婉清的大脑完全一片空白,被杨皓承将其衣服全脱掉,然后杨皓承自己也脱掉。杨皓承的双手在她身上大肆狂虐,又是摸,又是扣,直逗得她起来。

    “唔,不要,羞人……”声音像歇斯底里,木婉清明白将要发生的事情。急忙的推开杨皓承。

    杨皓承哪里容得她反抗,忙分开她双腿,火烫般的宝贝,就朝她的身体送过去。

    “郎君,这里是荒郊野外!挺羞人的。”木婉清感觉无不羞愧。

    “如果你害怕外人看见,这还不容易。”杨皓承想起梦幻禁制神奇效果,于是在绿茵软草的四周布下了一个大大的梦幻禁制。当木婉清看见梦幻禁制的神奇,不由把嘴巴张得大大的。

    杨皓承可没有什么耐心去解释梦幻禁制,一双贪婪的眼睛不住的打量着面前明艳动人的木婉清,有着精致细腻的肌肤、玲珑丰满的身段,真是让人越看越爱,于柔媚中另有一种长期练功的刚健婀娜,在日光无法照耀的树林里,更显得洁白晶莹,光滑圆润,修长双腿如白釉般细滑的肌肤,覆盖在既坚韧又柔嫩的腿肌上,形成柔和匀称的曲线,她的臂部丰满非常诱人,两股之间有一条很深的垂直股沟,外形曲线富于女性美,一双莲足只手可握,幽香熏人,真是美不胜收,引人遐思。

    木婉清胸前白嫩的浑圆丰润,因为细腰的缘故,使看来格外的硕大,几乎达到超现实的程度,绝对无法用一只手能握得住,中间的一条深沟清晰可见,双峰虽然傲人丰满,但却极为坚挺,简直就是波涛汹涌的感觉。

    杨皓承已经扑了上去,木婉清一声惊呼,颤声的道:“轻点儿,我……我是第一次!”

    “婉儿,你放心好了,相公我最怜香惜玉,轻轻的,嗯……。”话一落,杨皓承狂吻着她,吻得她喘不过气,同时双手上下抚摸,渐渐地,只见她通红了脸,在胸前起伏不定。杨皓承欲火焚身,全身一挺!

    “哇……你好坏……骗人……这么大……有点痛……”木婉清这一下痛的热泪双流,全身颤抖,张口叫了出来。

    杨皓承忙用嘴唇封住,木婉清想是痛极了,双手不住的推拒,上身也左右摇动。就这样拥抱了好一会后,阵痛才稍微减弱。

    美人红泪,温柔坠落,如三月桃花漫天飞舞般夺目灿烂!

    杨皓承猛冲猛撞,如饿虎扑羊,撞的木婉清两臂紧抱着他的背部,粉腿紧勾着杨皓承的屁股,臀部大力颤动,用力迎凑的杨皓承插送,同时娇颊艳红,樱唇微开,喘气如兰,尤如一朵蔷薇,艳丽动人。

    ……

    “咿啊……”一声前所未有的狂呼娇喘由一张樱口中传出,如同千人骑、万人跨的荡妇般,木婉清双腿一阵痉挛抽搐似的紧紧夹住杨皓承的腰臀,接着就发疯般的摇着皓首,双脚在空中乱踢,仿佛希望杨皓承插得更深更猛,好像要将他挤得一滴不剩似的。

    狂泄而出的杨皓承只觉得心旷神怡,仿佛完成了遥远前的愿望,整个人放松的躺在木婉清的玉体上进入梦乡。

    而木婉清如同灵魂出窍般,只觉得太阳穴在振动,眼睛好像在冒金花,但她此时的意识已经朦胧,呈大字形瘫软在杨皓承的怀中,无意识的将两只修长的无耻地紧夹着杨皓承的腰部,任谁也看不出木婉清裸躺在地上,满脸过后被征服的浪荡模样。

    至此一生,木婉清的世界中,再也不能容下任何的男人……

    1378981

    379001

    124437899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