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轩辕剑篇】御剑飞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杨皓承刚将克丽丝抱住,鹄立马上大喝道:“你是谁?竟然插手我们天竺圣女之事?”

    杨皓承摇摇头,伸手示意道:“你的话,我不懂。”

    鹄立见来人是中土人士,于是又用汉语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因为是外邦人,所以说起来语调生硬,说话又文诌诌的好似背书。但能说一口中文,已实属不易。

    杨皓承朗声的道:“我们中土讲究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你们以多欺少,不是英雄的作为。”

    鹄立道:“这是我们天竺的内部事务,与中土无关!”

    杨皓承把克丽丝放回地上,微笑的道:“非也,此乃中土之地,自然与中土有关。”

    鹄立道:“我们只是要回圣女令,其他一律不管。”

    克丽丝道:“没有我的点头,你们休想拿走圣女令。”

    鹄立冷笑的道:“不把圣女令交出来,她们三个时辰得不到解药就会经脉尽废……”

    克丽丝恨声的道:各“鹄立,你无耻……”

    鹄立冷笑的道:“我说过,我只要圣女令!”

    杨皓承不耐烦的道:“你们废话太多,看我的。”说着,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化掌推风,直奔鹄立而去。

    鹄立见杨皓承劈掌就来,也不敢怠慢,立即挥掌迎上。

    可是杨皓承根本没有跟他纠缠打斗的意思,只听杨皓承一声清啸,全身化龙飞腾,手掌在半空就像变成了利剑,势如大刀,直向鹄立当头劈去。

    鹄立大惊,化掌变影,就如同千手观音一般,无数手掌扑向化龙腾飞的杨皓承。

    杨皓承面对千万掌影,冷笑道:“花拳绣腿。”当即视为无睹,化掌为轻,飞身不改,依旧直奔鹄立的胸膛。

    鹄立大惊,万万没有想到有人竟然连死都不畏惧的冲入自己的掌影之下。就算武林高手,面对这等千万掌影,也会退避三舍,难不成眼前这个是疯子不成。

    “砰!”

    就在千万掌影落在杨皓承身上的时候,杨皓承的力掌也在瞬间重重的击在鹄立的胸膛之上。

    鹄立顿时五内翻腾,全身如同翻起滔天巨浪,真气被这一掌彻底的集散,经脉尽断,他甚至可以清楚的听到体内经脉撕裂的声音。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杨皓承,仿佛看见了一个天神降生一般。

    “你……”

    杨皓承收掌回来,微微的道:“不用你啊我的,你的生命不会有任何危险,只不过筋脉尽断,从此就是废人一个,毕生休想再修练武功了。”

    “护法神!?”其余的天竺使者涌向鹄立,焦急的看着他的伤势。

    有三个不服气的使者咬牙切齿的扑向杨皓承,恨声的道:“杀了你!”

    杨皓承于一个闪影,化作飞舞之龙!!

    “砰!砰!!砰!!!”

    三记重拳,那三个使者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杨皓承舞拳的身影,便痛苦的倒地翻滚。

    其他的天竺使者一见,都要从上来,鹄立急忙叫住道:“不要过去……”

    杨皓承抖了抖手腕,冷冷的道:“今天我脾气好,所有没有杀生。不过受伤的每一个人,这辈子都将无法修练武功,算是对你们的一点惩罚。”

    鹄立痛苦万状的道:“你这样做目的为何?”

    杨皓承道:“废话我就不说了,你们先把解药拿出来,随后的事情,慢慢在商量。”

    鹄立犹豫了一下,杨皓承恨声的道:“我这个人没有什么耐心,一定着急起来,就不是废武功的那么简单了!”

    鹄立道:“解药,你可以拿走,但是你要答应让我的人离开这里。”

    杨皓承冷冷的道:“只要你给出的解药没有问题,我可以答应你。”

    鹄立从怀中拿出一包药囊,递给杨皓承,道:“这里面就是解药,只要给每人闻一下就可以解除身上的剧毒。”

    杨皓承接过解药,递给克丽丝,道:“这是解药,你还要对他们说什么,或者要什么?”

    克丽丝把解药递给薇妮她们,随后走到鹄立的跟前,用天竺语跟他交谈起来。

    杨皓承身边没有了翻译,也不知道他们说些什么?只是见克丽丝不断的问,而且很快就含泪盈眶,而鹄立的表情也是惊讶、不解,从惊颤都轻松,明显的可以看出克丽丝对他们没有恶意。

    说着说着,只见克丽丝走进里面,鹄立他们也没有离开。杨皓承和诸女忙着给天竺宫的弟子们解毒,也顾不上许多。

    不久,便见克丽丝从里面拿着一块令牌一样的东西出来。

    鹄立他们见了,纷纷跪倒叩拜,天竺宫的少女们也纷纷跪下磕头,嘴里还不断念着天竺语,好像梵因。杨皓承知道,这一定就是圣女令。

    克丽丝对鹄立说了一些话,鹄立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连连给克丽丝磕头,就差没有把地皮磕穿,他带来的十几个天竺使者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一个个磕头都磕出了血来。

    杨皓承从他们的表情知道了一个大概,估计是克丽丝要将圣女令归还。

    果然,克丽丝把手中的令牌交到了鹄立的手上。

    鹄立又是一阵磕头之后,才缓缓的起来,对克丽丝做礼,又向杨皓承他们做了礼,最后才必敬必恭的离开。

    杨皓承问一旁的薇妮,道:“怎么,你们的公主不做圣女了?”

    薇妮点点头,也没有答话,显得神色很凝重。

    杨皓承正要进一步问话,克丽丝却吩咐薇妮她们把杨皓承和诸女安排住进客房,随后把所有的天竺宫少女都征集起来,似乎有很重大的事情要宣布一般。

    回到客房,黎贵妃道:“这些天竺人做事真是奇怪,又打又哭的,不知道再做什么?”

    木婉清道:“照我说,一定是这个天竺公主用诚意感动了那把使者,化干戈为玉帛,欢喜大团圆结束。”

    刀白凤道:“可是送走鹄立他们之后,我见薇妮她们的表情更加的严峻了,似乎要发生大事一般。”

    杨皓承长叹道:“我们在这里是猜不出什么来的,不如等薇妮她们回来,再详细的盘问好了。”

    木婉清诡异的微笑道:“夫君,你怕不怕她们就此离开你,不跟我们回无量山去?”

    杨皓承道:“怕都不是很怕,只是会有那么一点失落。”

    徐皇后道:“夫君放心吧,她们离开是不可能的。不过看她们的眼神和表情,应该是那个天竺宫主更会出问题。”

    黄子珍嘻嘻的道:“这比薇妮她们出问题更揪心了,你们没看我们夫君抱住天竺公主时候的眼神,简直是灵魂出窍啊!”

    “是啊!我也看见了,就是一见钟情,也不过如此啊!!”木婉清凑合着嘻笑道。

    杨皓承正要感叹三个女人一台戏,薇妮却从外边进来,道:“主人,我们公主有请!”

    木婉清众女一愣,刚刚还想调侃一下杨皓承,没有想到他的艳福却如期而至了,当下个个哑然愣住现场。

    杨皓承一个微笑,长叹的道:“这就叫吉人自有天相,福人自由艳福啊!”说着,一阵哈哈大笑跟随着薇妮往克丽丝的房间走去……

    1387361

    387401

    124438738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