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阮星竹篇】流星一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杨皓承在苏湘妃身体内爆发的时候,美得她娇躯狂颤,欲仙欲死的又一次苏醒过来,看上去真是舒服极了。

    苏湘妃拿出自己的手帕擦轻轻地擦着她那红红的阴缝和她的处女血。

    杨皓承看了,忍不住的道:“湘好,你这是?”

    苏湘妃羞红着脸,微微的道:“这是我第一次的纪念,一个女人的一生只有一次。我想永远珍藏这一刻的记忆。”

    杨皓承微笑道:“以后我们每一次,你都可以珍藏起来!”

    苏湘妃啐道:“才不要!”

    “不要?!”杨皓承嘻嘻说着,猛的一扎头,伏在她的胸前,一只手掬着她的左乳,伸口含住,拼命地吸吮着,另一只手在她的右乳上不停地揉弄起来,然后两只玉峰交换,亲右乳摸左乳。弄得她全身颤抖,双手不由自主地抱紧了杨皓承的头,向她自己的胸前用力按,使杨皓承对她的的刺,问道:“夫君……你怎么啦?”顿时令陷入粉红幻觉的杨皓承清醒,回神过来的杨皓承不禁有点尴尬:“……艳凤……没什么!我在想,我们该什么时候洞房才好!”

    直白的话,也是最发自杨皓承内心的话。

    美艳的霍艳凤顿时粉脸泛然艳红,红晕的像是熟透的红苹果,充满无限的娇媚,她面带醉意娇呼道:“夫君……你……我!”一阵娇喘吁吁无措,低胸的衣服,把霍艳凤那玲拢的身材紧紧包裹得凹凸有致,充满无比的诱惑。

    杨皓承感受到霍艳凤衣服下充满曲线美的魔鬼身材,是那么光滑白嫩,充满妖媚、,气血方刚的杨皓承顿时不自禁的伸手抱着她的两肩,低下头,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杨皓承发现她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

    当杨皓承抬起头时,霍艳凤的两手搂着杨皓承的腰,说:“夫君,吻艳凤的脸和唇……”说着抬起头,秀目微闭,樱唇半努,很象向情人索吻的样子。

    霍艳凤从未有过的娇妮,使得她对杨皓承产生出一种情感,那是对情人的那种依恋之情。杨皓承此刻却在她脸颊、嘴唇上轻吻了几下,然后放开她。

    霍艳凤紧紧的抱住他,动情地说:“夫君,你真是一个标准的男子汉,我替自己感到幸福。能遇上你和嫁给你,是女人一生中最大的幸福,我非常有幸成为其中的一员!”

    杨皓承说:“艳凤,你过奖了,我还没有让你体会真正女人的幸福。而且事实上不可能任何女人都爱上我的。”

    “不,夫君。或许你自己没有察觉,你对女人很有吸引力,那种诱惑力让任何女人为之疯狂。”霍艳凤充满幸福迷幻的说道,“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打第一眼开始,我就爱上了你,可是那时候我不敢表白,因为……我是个寡妇!”

    杨皓承听了,十分地把霍艳凤紧紧搂在怀里,在她的樱唇上吻了几下。她的身子又是一阵颤抖,杨皓承趁势又把她揽向自己,她没有反对,身若无骨似地,闭目依在杨皓承的怀里。杨皓承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端起她的下颌,只见她的樱唇在颤抖。杨皓承轻轻地吻上去,并把舌头伸向她的嘴中。她似乎极其陶醉,樱唇微开,接纳了杨皓承的舌头。二人粗重的急喘声,都听得清清楚楚,四片红唇似火般的烫热!

    在热吻中,杨皓承的手再也不能保持规矩了,迅速地伸向她酥胸上进袭。霍艳凤鼻里“唔”、“唔”哼了两声,柳腰款摆几下,不知是推拒呢,还是迎送呢?那高高的玉峰,已被杨皓承握揉抚摸在手中了。而杨皓承并未满足,另一只搂腰的手又从腰部抚摸下去。霍艳凤被摸得呻吟起来:“啊……夫君,你揉得我……好……好难受……”

    杨皓承的手离开了美臀,伸到她衣裙的下摆,先在她那粉嫩柔滑的大腿两侧一阵抚摸。她感觉到杨皓承的手掌是又大又有力,便她全身颤抖起来,显示她已经是极度的与奋和舒服了。她的呻吟助长了杨皓承的欲火,杨皓承的手突破了她那条薄薄的内裤,进入女人最神圣和幽秘之处……

    杨皓承不得不承认,霍艳凤这个女人,对自己的诱惑实在太大了,让他难以自制。杨皓承吻着她的耳垂道:“艳凤,你好敏感啊,你看——”说罢抽出在内裤抚摸的手伸给她看。

    霍艳凤被杨皓承这一句话刺荡漾中,没有料到杨皓承会采取这么猛烈的攻势,她娇躯一个震动,娇呼不已!

    良久。

    久旱的霍艳凤阵阵快感由杨皓承的身体那边传遍全身、舒爽无比。所深藏的春心欲焰瞬间爆发,正值狼虎之年的她,完全崩溃了,淫荡春心迅速侵蚀了她,那久旷寂寞的她,怎受得了杨皓承的狂野?淫欲快感冉冉燃升而起,刺万千,这种迷人的姿态,摄人心魂的眼神,不管是哪个男人看了都要心醉。

    “啊,喔……”霍艳凤发出呻吟声娇躯阵阵颤抖,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在今天竟然迎来了自己的第二春。她是特别强的女人,也正式因为如此,她才会年纪轻轻的嫁了七次郎,从来没有那个可以跟她三个月以上,更没有那个让她象今天这样狂泄……

    杨皓承见她已经狂泄而出,自己却还在兴头之上,遇上急促的道:“艳凤,快,用功,双修!”

    霍艳凤惊讶的道:“这……夫君,我怕!”

    杨皓承道:“你怕什么?难道你以为可以把我榨干吗?如果你不用双修,我怕流干的人是你!快……”

    “嗯!”霍艳凤不由得亢奋得欲火焚身。想到杨皓承的强悍,再也故不及许多,运起从未使用的功!

    功摧发之下,霍艳凤身体内那种张合吸允,让杨皓承乐得不禁大叫:“艳凤,好棒!”

    杨皓承犀利的攻势,使霍艳凤舒畅得呼吸急促,双手环抱住杨皓承,她的美臀上下扭动迎挺着杨皓承,粉脸霞红羞涩地娇叹:“唉,夫君,我不行了,你太强了!唉……”

    霍艳凤又一次大泄而出,杨皓承用火烫的双唇吮吻霍艳凤的粉脸、香颈使她感到阵阵的酥痒,杨皓承乘胜追击,凑向霍艳凤呵气如兰的小嘴亲吻着。

    杨皓承陶醉的吮吸着霍艳凤的香舌,弄得她娇体轻颤欲仙欲死,半响后才挣脱了杨皓承激情的唇吻,不胜娇羞、粉脸通红、媚眼微闭轻柔的娇呼道:“夫君,饶了艳凤吧……”

    “不,今晚我一定要让你欲仙死去……”

    “啊……”霍艳凤眯住含春的媚眼,激动的将雪白的脖子向后仰去,频频从小嘴发出甜美诱人的声,她空旷已久的心灵在杨皓承勇猛的冲刺下连呼快活,身体如同飘荡在九宵云外,脑海里只充满着鱼水之欢的喜悦。

    每一次冲击,都像一次旅途,让她如云飘过高山,鱼儿游过大海,鸟儿穿越树林,马儿在草原奔跑……

    这是怎样的幸福,霍艳凤满溢幸福的泪水,夺眶而出……

    1393841

    393871

    124439386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