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阮星竹篇】庄周梦蝶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面对杨皓承的无礼,凌秀妃真的急了。

    ≈ap;ot;缚仙绳,起!≈ap;ot;凌秀妃娇喝一声,只见怀中突然飞出一条绳子,自动的往杨皓承身上一套,便将他紧紧的缚住。

    因为杨皓承抱着凌秀妃的缘故,所以绳子只套在他的上身。

    杨皓承一愣,没有想到绳子也有灵性,实在是从未见过的怪事。但心中也不以为然,不屑的道:≈ap;ot;区区小绳子,奈我何?≈ap;ot;说着,运气企图挣脱绳子,不料绳子却越勒越紧,丝毫没有断开的意思。

    凌秀妃冷笑道:≈ap;ot;这乃上天神奇之物,岂是你轻易扯断的。≈ap;ot;杨皓承艰难的伸出手腕,将凌秀妃抱在怀中,道:≈ap;ot;你不放开我,休想挣脱我。≈ap;ot;凌秀妃这才发现论自己还被杨皓承死死的抱住,大惊之下,猛的挣脱道:≈ap;ot;放开啊!≈ap;ot;≈ap;ot;不放!≈ap;ot;杨皓承嘻嘻的道。

    ≈ap;ot;淫贼,看我收拾你!≈ap;ot;凌秀妃说着,吃力的伸手去抓挠杨皓承的手腕。

    杨皓承强忍痛楚,二人就在大鹏的身上扭打一起。

    这毕竟是万尺高空之上,一番扭打,大鹏也承受不住,越飞越低轩辕剑的诸女大惊,叶茹凌更是惊讶的道:≈ap;ot;轩辕剑,快跟上大鹏,保护夫君。≈ap;ot;轩辕剑却跟没有听见一番,仍旧高速的向苏州方向飞去,诸女只见大鹏的影子越来越小,直至消失在茫茫视野之中。

    凌秀妃气道:≈ap;ot;云神骥,翻身,把这该死的抛下去≈ap;ot;≈ap;ot;嗷!!≈ap;ot;大鹏嗷了几声,示意不肯,怕把凌秀妃也抛下万尺高空。

    凌秀妃气得用拳猛砸大鹏的脑袋,道:≈ap;ot;就是摔死,我也不愿意被这个淫贼抓着。≈ap;ot;大鹏随即抖了几下,杨皓承道:≈ap;ot;臭丫头,你真的活腻了。≈ap;ot;凌秀妃得意的道:≈ap;ot;怕了?怕的话就放开我,我可以饶你不死。≈ap;ot;≈ap;ot;切!≈ap;ot;杨皓承不屑的道:≈ap;ot;你以为自己是不死怪物啊!≈ap;ot;≈ap;ot;大鹏,翻身!≈ap;ot;凌秀妃喊着,大鹏随即在天空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燕子翻身。

    ≈ap;ot;啊!≈ap;ot;杨皓承大惊猛的伸手去抓大鹏的翅膀。

    凌秀妃见杨皓承挣脱了怀抱,一手抓住大鹏的一片大羽毛,一手挥动长剑向杨皓承劈下。

    杨皓承大惊,身子又被缚仙绳绑住,眼见长剑挥来,只得躲闪,可是这大鹏之上,根本就没有地方可闪,加上大鹏飞行速度又快。一个失手,杨皓承便轰然脱手。

    凌秀妃真得意摆脱杨皓承之际,只见杨皓承放手的一瞬,双脚一挂,居然紧紧的夹在凌秀妃的纤腰之上,他整个人头朝下。

    ≈ap;ot;啊!≈ap;ot;凌秀妃顿时无措,不知如何之时,单手扯住的大鹏羽毛这时候也不堪重负。

    ≈ap;ot;嗤≈ap;ot;的一声,羽毛从大鹏的身上脱落。

    ≈ap;ot;嗷!≈ap;ot;大鹏一声痛叫。凌秀妃和杨皓承同时从万尺高空坠下!

    凌秀妃看着自己座骥长嘶飞走,全身一颤,完了,这次真的被杨皓承害死了!这万尺高空,就是再强的人,还不被摔成肉饼!可能的是,这杨皓承这个时候还紧紧的夹住自己的腰际。

    ≈ap;ot;都是你害的!!≈ap;ot;凌秀妃喊着,还想挥剑向杨皓承砍去。

    杨皓承气道:≈ap;ot;想活命就快把我身上该死的绳子拿开!≈ap;ot;≈ap;ot;我凭什么相信你!≈ap;ot;凌秀妃气道。

    ≈ap;ot;靠,都什么时候了,不相信我,大家就一起变成肉饼好了!≈ap;ot;杨皓承愤恨的骂道。

    凌秀妃没辙了,念了咒语,杨皓承身上的绳子当即脱开。

    眼看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

    杨皓承突然用手一扯,把身上的衣服扯出抖开来。双手分别抓住两个衣角,对凌秀妃道:≈ap;ot;抱紧我!≈ap;ot;凌秀妃正要问为什么,只见抖开的衣服鼓鼓的涨开,他们下坠的速度骤然减慢,如同风筝一样飘荡在半空。

    ≈ap;ot;你怎么想到的?≈ap;ot;凌秀妃见下降的速度减慢,也就看到了生还的机会,不由惊喜的道。

    杨皓承心想,这还多亏了金庸的《射雕英雄传》,里面曾经描写一段欧阳锋被黄蓉困在绝顶,无奈之下脱下衣服从崖顶飞身而下。杨皓承凭借自己的武功和内力,大胆的作出尝试,不料真的可以成功。

    衣服下坠过程中遇上阻挡的气流,就把衣服鼓得如同蒙古包一样,气流无法穿透衣服,就被排挡回去,这样无疑增加下坠的阻力,杨皓承与凌秀妃就像风筝一样的在空中飘荡。下坠的速度开始减慢,他们也不是笔直下坠,身子在空中飘飘荡荡。

    这法子原本极为冒险,只是死中求生,杨皓承才冒死一做,除此也无他策。

    此时下降之势大为减弱。杨皓承仗着一身仅有的内功,强行运气周流全身,一面抵挡下坠强烈的气流,二来死死的抓住衣服不松手。

    ≈ap;ot;你为何要救我!≈ap;ot;凌秀妃紧紧的抱住杨皓承道。

    杨皓承摇摇头,道:≈ap;ot;美女,谁叫我犯贱啊!没办法,做淫贼的都有自己的原则。≈ap;ot;凌秀妃皱起眉头,道:≈ap;ot;什么原则?≈ap;ot;杨皓承嘻嘻的道:≈ap;ot;不能看着放过眼前的任何一个美女。≈ap;ot;凌秀妃大羞,道:≈ap;ot;你就不能说点别的!≈ap;ot;杨皓承老实的道:≈ap;ot;除非我是君子,可事实证明,我不是。≈ap;ot;凌秀妃道:≈ap;ot;那你就不能做一回君子吗?≈ap;ot;杨皓承道:≈ap;ot;你能否告诉我做一个君子有何好处?世人敬仰?还是万人爱戴?贞节牌坊是蠢蛋才相信的≈ap;ot;凌秀妃气道:≈ap;ot;总比你一辈子被人骂,被人追杀好吧?≈ap;ot;杨皓承嘻嘻的道:≈ap;ot;不见得,如果我喜欢的美女都成了我的老婆,就是被天下人追杀,我也乐意。≈ap;ot;≈ap;ot;你≈ap;ot;凌秀妃实在无可奈何,气得恨不得煽他两巴掌。

    当他们坚持盏茶时间之后,穿透茫茫云雾,看见身下竟是一碧水深潭。

    瞬间,不由全身口气大松,心想,这回小命是保住了。

    ≈ap;ot;蓬!≈ap;ot;的一声击水声。

    转念之间,杨皓承已和凌秀妃双双掉入潭中。

    ≈ap;ot;啊≈ap;ot;凌秀妃摔进水池之时,大叫了一声。杨皓承正惊愣的时候,只见凌秀妃在水里挣扎了一下,很快就沉入湖底。

    ≈ap;ot;难道她不会游泳?≈ap;ot;杨皓承大惊,立即潜入水中,将她抱住。

    杨皓承在游动的时候,发现这个水池的水压特别的紧,就算木头扔进来,都会沉底。水的密度不对?而且异常的寒冷。

    水湖有异样,凌秀妃又不会游泳,瞬间已经是昏迷在水底,昏迷了过去。

    杨皓承全身一阵冰凉,费了好大的劲才抱着凌秀妃拉到岸上去。如果不是因为他内力雄厚,只怕此刻两个人都已经埋葬在湖底世界了。

    见凌秀妃昏迷过去,杨皓承顾不上许多,扑上就给她人工呼吸起来,同时催动自己真气替凌秀妃续命。

    良久,凌秀妃才缓过气来。

    杨皓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自己的付出,总算没有白费掉。

    凌秀妃本来就是绝色大美人,此时的她更诱人了,衣裙单薄得无法蔽体,紧紧粘在她凹凸起伏的玉体上,她双目失神的望着杨皓承,躺在杨皓承的怀抱里,脸上是水还是还生后激动泪,杨皓承已经分不清了,只见她牙关轻颤,这潭水无比的寒冷,她嘴唇都成黑紫色了。

    杨皓承心中大为不忍,伸出手臂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杨皓承感到她的软弱和无助,她再也不是刚才那个傲慢冷血的云神之女,而是一个需要照顾体贴的柔弱女子。

    杨皓承看着凌秀妃苍白无血色的俏脸上流露出淡淡的恬静之色,心中一阵心慰,其实刚才飞身下来,杨皓承也是精神疲累,尽管逆水寒池这么一折腾,他自己也是奇经八脉尽伤,加上刚才所耗真气严重,杨皓承自己也是强弩之末了。

    杨皓承四下打量这潭水四周,发现不远处有个天然的大山洞,于是把凌秀妃扶进了山洞中。

    由于二人刚才水中出来,加上此时还是春季,空气和温度都异常的寒冷,又没有取暖的工具,杨皓承把湿透的衣服裹在凌秀妃身上,她不由打了个冷颤。

    杨皓承抱着她,借此来给她传输体温,凌秀妃颤声道:≈ap;ot;好冷!我是不是要死了。≈ap;ot;杨皓承微微的道:≈ap;ot;不会的,我们刚刚脱离危险。≈ap;ot;凌秀妃勉强一笑,道:≈ap;ot;可是我好冷!≈ap;ot;杨皓承将凌秀妃抱起,双手扣住她的蛮腰,让她双腿盘在自己的腰上,自己往下凑上她的樱唇,用口往她体内输入一股真气。

    度完真气,凌秀妃软软的倒在杨皓承的怀中,脸上恢复的红润字色。杨皓承却也累了半死,就躺在地上睡着了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ap;ot;冷!≈ap;ot;凌秀妃微微的说了一句。

    杨皓承梦中醒来,只见已是月朗星稀,在荒野之外,气温格外的低。凌秀妃被冻僵的身体显得有点发硬,脸色苍白和醉唇泛褐,显然是冷过了头。

    ≈ap;ot;我去找点柴火,有了柴火就不冷了!≈ap;ot;杨皓承淡淡的说道。

    不一会儿。

    杨皓承就找了柴枝,用石头撞击燎燃柴火,那熊熊的火热温暖了整个山洞,其实也是点燃了凌秀妃心中的星火

    1393891

    393931

    124439391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