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孙燕婷篇】皓月无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公子你认识我?!”阿碧惊讶的道。

    杨皓承心想,这太湖燕子坞里慕容复的婢女,只要看过《天龙八部》的人,都会有印象。于是微笑的道:“江湖上都说慕容公子身边有两个才艺双绝的婢女,阿朱姑娘擅长易容,而阿碧姑娘琴棋书画是样样精通。”

    阿碧听着有好处的赞美,心里一甜,同时娇羞的道:“公子过誉了。”

    杨皓承微笑的轻叹道:“荷香十里泛轻舟,池映三围展媚喉。跳鲤何缘难见影,雨花为啥也含羞?”

    阿碧见他吟诗赞美自己,更加娇羞不已。一旁的凌秀妃忍不住地道:“夫君,你就别在赞美阿碧姑娘了,你非要把人家往天上捧吗?”

    阿碧一听凌秀妃的口气,惊讶的道:“这位娘子是……?”

    凌秀妃道:“我就是他的老婆,叫凌秀妃。”

    阿碧问道:“那公子你又怎么称呼?”

    杨皓承道:“无量山新主杨皓承!”

    “杨皓承?”阿碧摇摇头,显然并没有听说。其实也不能怪她,因为古代的交通和信息传播并没有那么发达,杨皓承虽然大理闹翻了天,可是远在千里之外的苏州,还没有多少人议论杨皓承的事。加上燕子坞本身就是一个封闭的世界,很少与外界联系,她又如何知晓。

    杨皓承算了一下,杨皓承被抓走不过十天不到的事情,他们又不像自己可以御剑飞行,所以一定是还没有赶到。

    阿碧听说杨皓承有了妻室,心里有点无名的失落。叹道:“原来是无量山的杨掌门和凌夫人,失礼失礼!”

    杨皓承微笑地道:“虚名而已,实在不足挂齿,不知慕容公子可在!”

    阿碧微微地道:“我家公子已经出行多日,至于你们所说的大理世子,我们实在没有见过。杨掌门和夫人如果不嫌弃,不如到燕子坞坐坐。”

    杨皓承微笑地道:“正求之不得。”

    阿碧道:“这里去燕子坞琴韵小筑,都是水路,杨掌门请上我的船来!如何?”软语商量,教人难以拒却。

    杨皓承道:“如此有劳阿碧姑娘了。”说完携着凌秀妃的玉手,轻轻跃上小舟。那小舟只略沉少许,却绝无半分摇晃。

    阿碧向杨皓承和凌秀妃微微一笑,说道:“想不到杨掌门武功如此了得!”

    杨皓承道:“比起北乔峰,南慕容,我这点功夫又算得了什么!”

    凌秀妃不知道杨皓承去燕子坞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但是看着沿途山水春光,显得十分的恰意,不由赞叹的道:“这里真美。”

    阿碧微笑道:“杨掌门和夫人此趟来苏洲,倘若无不啥要紧事情,介末请到敞处喝杯清茶,吃点点心。”又是一口流利的苏洲白话,只见她轻轻划动小舟。在浩的太湖上前行,显得异常的惬意优美。

    杨皓承看着船上有一算珠,当即微笑地道:“我听闻阿碧姑娘会用算珠弹,不如现场来演奏一曲,如何?”

    阿碧大惊,万万没有想到杨皓承知道的事情如此之多,听到他的邀请,心里也是一阵甜蜜。划舟来到太湖边一旁的柳树之下,伸出纤手收起了算盘,随手拨弄算珠,铮铮有声。

    杨皓承只听得几下,想起金庸《天龙八部》里说阿碧最喜欢弹奏采桑子,当即道:“你弹的是-采桑子-么?”

    阿碧这时候对杨皓承不仅仅是惊讶,而是无限的敬佩,就连一旁的凌秀妃都感觉到不可思议,天地间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隐瞒一样。原来阿碧随手拨动算珠,轻重疾徐,自成节奏,正是两句清脆灵动的“采桑子”。

    阿碧嫣然一笑,道:“公子,你精通音律,也来弹一曲么?”

    杨皓承见她天真烂漫,和蔼可亲,笑道:“我只会听,可不会弹算盘。”

    这时不知道阿碧从何处拿来一根软鞭,只见她把鞭梢提高,右手五指在鞭上一勒而下,手指甲触到软鞭一节节上凸起的棱角,登时发出叮、玲、东、拢几下清亮的不同声音。她五指这么一勒,就如是新试琵琶一般,一条软鞭兵刃到了她洁白柔嫩的手中,居然成了一件乐器,实在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杨皓承叫道:“妙极,妙极!姑娘,你就弹唱它一曲。”

    阿碧听到杨皓承的赞美,心里一喜,便细细弹奏起来,那音乐当真就是天籁之音,婉转动人,听者如入飞到云天之上。只听得她漫声唱道:“二社良辰,千家庭院,翩翩又睹双飞燕。凤凰巢稳许为邻,潇湘烟瞑来何晚?乱入红楼,低飞绿岸,画梁轻拂歌尘转。为谁归去为谁来?主人恩重珠帘卷。”

    杨皓承听她歌声唱到柔曼之处,不由觉得回肠荡气,心想:“慕容复有婢如此,当真是艳福不浅!”

    阿碧一曲既罢。

    凌秀妃边拍手边赞叹的道:“实在是太动听了!”

    阿碧看了杨皓承一眼,随即微微一笑,道:“唱得不好,杨掌门和夫人勿要笑。”木桨一扳,小舟便向西滑去。

    这边水面上全是菱叶和红菱,清波之中,红菱绿叶,鲜艳非凡。杨皓承见小舟穿行菱塘之间,暗暗称奇,原来这湖面上竟然摆着一个八卦阵,一眼望去,满湖荷叶、菱叶、芦苇、茭白,都是一模一样,兼之荷叶、菱叶在水面飘浮,随时一阵风来,便即变幻百端,就算入者一时把路径记得清清楚楚,霎时间局面便全然不同。

    但是反观这阿碧,轻松自如,似乎这许许多多纵横交错、棋盘一般的水道,便如她手掌中的掌纹一般明白,生而知之,不须辨认。

    如此曲曲折折的划了两个多时辰,眼看就要夕阳落山,在漫天金黄的阳光下,遥遥望见远处绿柳丛中,露出一角飞。阿碧道:“到了!”

    杨皓承惊叹地道:“实在想不到这里如此的幽美清静,如果不是有阿碧姑娘带路,只怕武功再高,也到不了这燕子坞来!所以今天之遇,只能说是缘份。”

    阿碧微笑地道:“其实我每天都在湖上迎接到燕子坞做客的贵宾,如果说缘分,那只能说是那个大理世子给了阿碧认识杨掌门和夫人的缘分。”

    杨皓承心想,说缘分是杨皓承给的,其实不然。如果不是为了琅环之玉,自己还不会到太湖来。

    阿碧把船划靠码头,回头笑道:“杨掌门,请上岸吧!”

    杨皓承带着凌秀妃跨上岸去,见疏疏落落四五座房舍,建造在一个不知是小岛还是半岛之上。房舍小巧玲拢,颇为精雅。小舍匾额上写着“琴韵”两字,笔致颇为潇洒。

    杨皓承感叹地道:“想不到江湖上鼎鼎大名的燕子坞,竟是如此简单,可见自古卧虎藏龙之地都不一定要华丽的外表,越是高人,越是返璞归真。”

    阿碧摇头道:“不。这是公子起给我住的,小小地方,实在不能接待贵客。你们既然是无量山的贵宾,当然要另外接待。只是我作不了主,只好请二位在这里等一等,我去问问阿朱姐姐。”

    杨皓承一听阿朱,心里就异常的兴奋,这等美人,是万万不能错过的。反正现在她还没有跟乔峰遇上,不算夺人之爱。再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她跟乔峰认识了,自己也是有机会的,男未娶,女未嫁嘛!于是微笑的道:“那就有劳了!”

    到了厅上,阿碧亲自奉上清茶糕点。杨皓承端起茶碗,扑鼻一阵清香,揭开盖碗,只见淡绿茶水中飘浮着一粒粒深碧的茶叶,便像一颗颗小珠,生满纤细绒毛。杨皓承喝了一口,只觉满嘴清香,舌底生津。

    凌秀妃从未品尝过如此美味清香的茶叶,不由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茶?好香啊!我们大理盛产名茶,却也从未有这样的品种。”

    阿碧微微地道:“吓煞人香。是我们苏洲的特产。”

    凌秀妃道:“这么好的茶,为何取这样一个难听的名字。夫君,你满腹经纶,不如给这茶改一个名字吧!”

    杨皓承微微地道:“吓煞人香茶,你看它碧绿澄清,形似螺旋,满披茸毛。不如就叫它碧螺春吧!”

    “碧螺春?!”凌秀妃微微的一愣,道:“阿碧的碧,茶叶形状象螺,绿色如春,这名字取得是恰到好处,恰如其分,的确是不错!”

    阿碧听凌秀妃一说,感觉这茶名就像特意为她而取的一般,当即羞涩的转身道:“我去见阿朱姐姐!”

    杨皓承看着阿碧娇羞离开的表情,心里一阵会心的微笑,品了一口碧螺春,微微的道:“我喜欢这碧螺春!”

    “我看夫君你是喜欢泡碧螺春的阿碧姑娘吧!”凌秀妃微笑地说着。看着杨皓承发自内心的话,自然也明白他话语之中的话。

    杨皓承只是微微一笑,道:“知我者,非娘子你莫属啊!”

    凌秀妃白了他一眼,无奈的摇摇头,心想,这个阿碧姑娘看来又要成为自己的姐妹了。

    1393941

    393981

    124439396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