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千代樱子】 东瀛绝色的春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凌雪臻之后,杨皓承就扑向了阿朱和阿碧,二女都没有坚持到一百回合,便涌至,毒素尽除。

    凌雪臻轻轻的抚摸着杨皓承宽广的胸膛,微微的道:“许姑娘有意于夫君,一会你替她解毒的时候,还是要温柔一点才好。”

    杨皓承一把搂住她的香肩,微笑的道:“好雪儿,你倒是替人家着想起来了。放心好了,许姑娘并非初经人事的处子了!”

    “什么?!她已经不是处子?”凌雪臻惊讶不已的道。

    杨皓承道:“你现在还看不出来吗?”

    凌雪臻摇头的道:“如果不是你说,我真的没有发现!”

    杨皓承微笑的道:“少女那里散发的是涩涩的清香,而少妇则是蜜蜜的幽香,而且内分泌也会大大的不同”

    “内分泌?!”凌雪臻一愣,硬是听不明白的道。

    杨皓承笑道:“就是女人的香汗和那边的”

    “你坏死了,快去给她们解毒去!”凌雪臻啐道。

    杨皓承嘻嘻的在凌雪臻的娇脸上亲上一口,随即往许婷婷她们的马车走去。马车之内,只见许婷婷羞红着脸,好美艳得引人遐思,姣白的脸蛋、薄薄樱唇红白分明,格外动人。杨皓承走到她背后,双手搭在许婷婷双肩上,小嘴贴在她的粉耳边,温柔的说道:“婷婷,你真迷人。”

    许婷婷羞红着脸,低下头摇了摇:“皓承,其实我直瞒着你,其实我已非处子之身”

    杨皓承微笑的道:“我知道,但是我不会介意,而且你有她们没有的成熟之美。”

    许婷婷微微的道:“都说花心的男人最会用花言巧语骗人”

    杨皓承道:“难道婷婷你认为我是花言巧语骗人的那种男人吗?”

    许婷婷一怔,眼中充满了迷茫道:“我不知道,真的!”

    杨皓承道:“你告诉我,如果不是因为中毒,你是不是会拒绝我上这马车?”

    “我”许婷婷一阵哑然,她心里充满了矛盾。杨皓承是那种女人见了都会疯狂的男人,可是自己曾经是有过爱的经历,难道因为眼前的男人救过自己,就要献身吗?她不知道,真的无法回答。

    杨皓承对于女人的感觉太习以为常,甚至是得心应手,他看上和喜欢的,都太过容易得到,以致那些对自己说不的女人,他反而有点不适应。

    好在这段时间来,一直都有王语嫣跟他作对,他才对许婷婷没有过,有几件可以让人如意,我是看透了!其实遇见你之前,我的心已经死了。因为没有什么值得我去留念,可是遇见你之后,我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杨皓承点头道:“你的心里一定是有一段不愿提及的过往!”

    许婷婷微微的叹道:“你你不想知道我真正的身世吗?”

    杨皓承微微的道:“如果你愿意说,即使我不问,总有一天你也会向我说的。”

    许婷婷微微的道:“你真的很特别!”

    杨皓承道:“我只想知道你有喜欢我吗?”

    “喜欢!”许婷婷微微的道:“其实,我也没有必要隐瞒你,其实我是大宋的皇帝的爱妃,我的真名叫许舒婷”

    杨皓承大惊,道:“什么?!你是当今皇帝的爱妃?”

    许舒婷微微的道:“当今的神宗皇帝已死!”

    “哦?!”杨皓承轻叹了一声,他对于宋神宗还是有点知晓,这个只有三十八岁的北宋第六代皇帝,有他即位后,对疲弱的政治深感不满,他素来欣赏王安石的才干,故即位后命王安石推行变法,振兴北宋王朝,是为王安石变法,又称熙宁变法,惟操这过急,不得其法,失败收场,不过神宗还是维持新法将近二十年。也算是一个有作为的皇帝。但是因为他实施变法,得罪了不少旧党权贵,因此王安石与苏轼、司马光的新旧之争,为以后宋的积弱也埋下隐患。

    在后宫之中,许舒婷入宫较晚,当时直仁皇后是的人,许舒婷作为她的对立面,只能是支持变法的,不料这一支持深得宋神宗的喜欢。

    恰逢宋神宗病逝,旧党排挤王安石的新党得势,太子赵煦立帝,为宋哲宗。因为太子年少,仅八岁,当时宰相王硅与宜仁王后密谋,处理朝政,也就是垂帘听政。

    宜仁皇后升级为皇太后,她当权的第一首要任务就是剪除后宫的对手,许舒婷首当其冲。宋神宗病前就预示到这个危险,在病逝前三天,就派人将许舒婷护送出宫可是仍旧不能摆脱杀手的追杀,幸好遇上杨皓承,许舒婷才免于遭难!

    杨皓承微微的叹道:“原来是这样。那你恨那个宜仁皇后吗?”

    许舒婷微微的道:“有什么可恨的,宫廷内的斗争,比她狠毒的人比比皆是。其实我最恨的是神宗”

    杨皓承一惊道:“这是如何说起?”

    许舒婷微微的道:“我原本乃是边关大将许续飞之女,因为对西夏一战,我父亲尽忠职守,战死沙场。不料朝廷之内竟然有人说我父亲是贻误战机,消极应战,以致全军覆没。将我家全部斩首,当时我被父亲的部下营救出来,为了沉冤得雪,我不惜牺牲色相进入皇宫。后来在王安石的等变法大臣的支持下,我父亲的冤屈才得昭雪!父亲罪名沉冤得雪,我也没有了牵挂,其实宜仁皇后不派人追杀我,我也是生无可恋。可是偏偏让我遇上你”

    杨皓承微微的道:“那你现在!”

    许舒婷突然抱上杨皓承道:“我喜欢你,可是可是我又害怕自己配不上你!”

    “只要你喜欢我,我都会爱你,疼你!”杨皓承说着伸手从许舒婷肩上滑向她的前胸,杨皓承双手伸入许舒婷撇露低开的衣领中,插入肚兜内,一把握住两颗丰满浑圆而富有弹性的房,是又摸又揉的,许舒婷好像触电似的打个寒噤,冷不防杨皓承将头伸过去紧紧吻住她的香唇,许舒婷被摸得浑身颤抖。

    “皓承”

    “不要说话,我要替你排毒!”杨皓承说着很快就解去了她的外衫、肚兜,但见许舒婷顿时变成白晰半裸的美女,她那雪白丰满成熟的,以及娇艳羞红的粉脸,散发出成熟女人阵阵肉香

    杨皓承为之彻底的疯狂,不住的亲吻着。

    “嗯”许舒婷忍不住的开始呻吟,杨皓承使出连环快攻,一手揉弄着她的玉峰、一手掀起她的短裙,隔着丝质亵裤抚摸。

    许舒婷被杨皓承撩弄得一股强烈的快感冉冉燃生,理智逐渐模糊了,她感觉体内一股热烈欲求酝酿着,期待异性的慰藉怜爱,她浑身发热、又酥又麻,期待着男性的粗犷来慰藉充实它。

    杨皓承已经把自己的宝贝解放了出来,许舒婷此时羞得闭上眼睛不敢看。

    “舒婷,你摸摸看”杨皓承说着一手拉着许舒婷的玉手来握住他的宝贝,一手搓揉她丰满的大玉峰,游移不止。许舒婷被抚摸得全身颤抖着,虽然她极力想掩饰内心悸动的春情,但已承受不了杨皓承熟练的手法,一再的挑逗撩起了她原始淫荡的欲火。她张开樱唇小嘴伸出香舌,俩人热情的狂吻着,她双眸充满着需求的朦胧美,仿佛向人诉说她的已上升。

    杨皓承看她这般反应,知道成熟美艳的许舒婷已难以抗拒他的,进入兴奋的状态,一把将她的躯体抱了起来,把她轻轻放在车内的毯子上。欲火高昂的杨皓承先把自己的衣裤脱得精光后,扑向半裸的许舒婷身体爱抚玩弄一阵,再把她的短裙及亵裤全部脱了,许舒婷扭着成熟妩媚的,微微羞涩的道:“喔你坏”

    许舒婷此时春心荡漾、浑身颤抖不已,娇啼,那甜美的叫声太美太诱人。杨皓承拉开许舒婷遮羞的双手,她那洁白无瑕的裸展现在杨皓承的眼前,身材非常均匀好看、肌肝细腻滑嫩、曲线婀娜,看那小腹平坦嫩滑肥臀光滑细嫩是又圆又大、浑圆修长。

    杨皓承忍不住俯下身来,亲吻她的下身!

    “啊脏,皓承,别舔那儿……”许舒婷虽然是过来人,但何曾尝过这种滋味。即便是马车之外的凌雪臻,都不敢想像杨皓承玩这样的花样,宋芷、何玉一双处子更是看得目瞪口呆。在公元10世纪里,大多数的男人是不肯干这种事的,即便是让女人在上面都让他们很没面子,除了传统的男上女下,上来就干,干完就拉倒,从不管女人的感受。老实说,她们真正体验过的人几乎没有,所以看到杨皓承居然将许舒婷舔得了,自然是大为惊异,不敢相信。

    “啊,啊,皓承,你弄得我,难受死了,你真坏”许舒婷被舔得痒入心底,阵阵快感电流般袭来,肥臀不停的扭动往上挺、左右扭摆着,双手紧紧抱住杨皓承的头部,发出喜悦的娇嗲喘息声

    杨皓承猛地用劲吸吮咬舐着,许舒婷全身阵阵颤动,弯起把肥臀抬得更高,顿时狂潮而出

    杨皓承看她那淫荡的模样,知道她此刻正处于兴奋的状态,急需要来一顿狠猛的冲击,方能一泄她心中高昂的欲火。看许舒婷骚媚淫荡饥渴难耐的神情,杨皓承不再犹豫,全身一挺,对准玉洞猛地闯了进去,“滋”的一声直捣到底,直抵许舒婷的花心深处

    许舒婷不曾尝过欲仙欲死的滋味,杨皓承的进入让她竟差点吃不消。杨皓承也意想不到她那么紧小,看她刚才骚媚淫荡饥渴难耐的表情,刺的轻轻抚许舒婷那丰满性感的。许舒婷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再加上激情后杨皓承善解人意的爱抚,使她再尝到人生完美的欢愉,是她多年从未享受到的,以致昏昏的沉睡过去

    这时宋芷、何玉已经高涨的相互自慰起来,杨皓承见许舒婷睡着了,就轻轻的将她平放在床上,并替她盖上被子。许舒婷受到震动,忽然醒了,她拉着杨皓承的手,道:“夫君,我要你替宋芷、何玉解毒,她们都是我的好妹妹,请不要让她们受到委屈”她大泄之后全身娇柔无力,媚眼如丝,气喘吁吁。

    杨皓承点点头,走近宋芷、何玉二女。二女见事已到了这个地步,也都豁出去了,宋芷轻轻握住杨皓承的阳物含在口中缓缓套弄,何玉则按摩杨皓承肩颈部,一手揉他的臀部股肌,只一下子,杨皓承的阳物就昂然勃起,雄伟得令宋芷的樱桃小嘴无法容纳,她只能引导杨皓承伏在自己身上,张开着双腿,等候杨皓承进来

    杨皓承兴奋的道:“芷儿,我来了!”

    “嗯~!”宋芷嗯的一声,杨皓承便穿体而入,将那层代表贞节的处女膜捅穿,鲜红的鲜血,点点坠落

    1394271

    394301

    124439429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