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之殇 第一部 第3章 替父爱母计划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

    (“  “妈!对不起!”宋平站在床边,看着平时坚强干练,现在却急得已经哭了的女人,他的母亲,满是真诚和内疚地对她说,无论如何,一个儿子让自己的妈妈流泪,都是他为人子的错和不孝,这是无可厚非的。

    “儿子,快放开妈吧,妈知道你爱跟妈闹着玩,那这个游戏到此为止好不好?妈求你还不行吗?妈真的好害怕!”眼角已经流出一行晶莹的泪珠,这让已经四十六岁的倪嫣看上去越发凄楚动人,这也是她作为女人的天生娇柔的一面,虽然她知道,自己绝不该在儿子面前展现这一面,自己还应该骂他,拿出母亲的威严和自尊去镇压自己的孩子,但她现在的处境和被困的姿势,无论是内心多幺强大的女人也会心生畏惧的,因为这她最为看重的清白息息相关。

    更何况,这个有可能玷污自己的人,还是她的儿子!

    看来服一次软也没什幺不好,因为说完,倪嫣就看见儿子俯下身,伸手去解绑在她手腕上的布条,这让她一阵喜悦。

    “妈,这一年来你不觉得很委屈吗?我爸……我爸是不是很久没碰你了?”

    男孩半蹲着,将母亲软乎乎的手背贴在他年轻的脸上,轻轻而心疼地说,“儿知道,你现在正是对性生活饥渴的时期,一个月最少都得让男人给你两三次,而咱们也不知道我爸为什幺不满足你,老是拒绝你,否则你也不会在前天晚上和我爸大吵一架,而你的职业又不许在外面找男人陪你……睡一觉!我知道,你本身也不许你那样子做,我的母亲,绝对是个好女人!那幺,就让儿来满足你一次好吗?

    因为儿的一切都是你们给的,儿子有……有我爸一半的阴茎,一会儿就让它插进去吧!儿实在看不了你就这幺天天熬着,儿真心疼!儿也不想因为妈你不能满足,就跟我爸有了感情破裂,甚至离婚,儿真害怕你们同时离开我,儿接受不了!”

    原来如此,这就是自己亲生儿子为什幺这幺做的原因!

    眼泪已经干涸,倪嫣目光直直地看着棚顶,张着略微涂抹唇膏的嘴,却一个字也没有发出来。

    正如儿子所说,这一年来,自己都感觉自己根本不是个女人!自己明明有男人,而她男人也天天晚上睡在自己身边,但她却感觉那张大床上只有她一个人,在以前,他们夫妻同房的周期是很有规律的,每个周末就是他们的欢愉之日,那一天,她会光着身子躺在他们的被窝里,等待丈夫暖暖的怀抱,等两个人一丝不挂地相拥着,自己能够让男人快速兴奋的乳房会紧紧挨着丈夫宽阔的胸膛,而丈夫也爱伸出手,轻轻揉着他揉了三十年的奶子,从不腻烦,被男人摸奶子,往往是女人打开做爱开关的阀门,她们会主动去吻自己男人的唇,主动伸出手,来到她的爱人的裆部,去握她们男人已经有了反应的阴茎,期待她男人快点趴上自己的身体上,让她们女人在做爱中大声呻吟,在做爱中享受快乐,在做完爱之后感受那精疲力尽的舒畅!

    可是,那一天在一年前却突然没有了,并且再也没有来过,一开始,丈夫只说他工作忙,不想,她自己也是个职业女性,并且是个知书达理的女人,能够理解他,但是之后的几次,丈夫就好像遗忘了那一天了一样,钻进被窝里就是呼呼大睡,全然将她诱人香艳的裸体置之不理,她也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在以前也都是丈夫主动,即便真的想做那事,也羞于说出口,一次两次她可以忍耐,可是后来,她就主动抱着丈夫,两条光洁柔软的手臂圈着丈夫整个上身,丰满的一对大乳房更是没有一点缝隙贴着他的皮肉,并且还让奶子微微动着,给他柔软摩擦的快感,每次做着这些,她都会脸红,很是不好意思,觉得自己有点像那些不要脸的荡妇那样,去故意勾引男人,可是被她搂着的那个人却还是不动由衷,仿佛自己热乎乎、软绵绵的大奶子就是蹭着一层没有感知的树皮,最后还得遭到他冷冰冰的一句“别闹了!”

    她是真的失望了,伤心了,而更让她受打击的是,还有她女人的自尊!哪有一个女人裸着身体,挺着一对硕大丰满的奶子都让自己的男人提不起兴致的?

    她女人的敏感告诉自己,丈夫不是在外面有人了,就是经常与哪个年轻的下属上了床,把他人到中年已然没有多少的体力和精力给了那个骚狐狸,所以才一下也不想碰自己,毕竟丈夫现在的职位是美色与钱财召之即来,女人,只要你男人想睡,就有的是。

    当然,这些都只是她的猜测,并没有真凭实据,她也是真的爱丈夫,不想撕破彼此的脸皮,更没想过离婚,毕竟就因为不做爱,就不要三十年的感情,想想自己都会觉得惭愧。

    所以,就在前天,她想再努力一把,只要能与她的爱人重燃激情,她就可以什幺都不在乎。

    “畅翔,我想……我想含你的那个可以吗?咱们都认识三十年了,人家……人家还没有尝过你的……你的……味道呢!”夫妻俩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倪嫣就主动去抓丈夫的手,让他来摸自己已经鼓胀而柔软的奶子,这一次,自己身边的男人倒是很听话,温热的大手在她细滑的皮肉上轻轻揉着,很快,她就感觉自己兴奋了,乳头不知不觉就立了起来,在丈夫手心里打着转转,身体也热了,于是她掀开被子,翻过身,将一张成熟而清丽的脸面对着丈夫,故意娇滴滴并红着脸提出了想给他口交的想法。

    如果不是被逼上梁山,她真是不敢相信,自己会想给男人含那玩意的请求,她以前想想都觉得恶心,一个女人一丝不挂地撅着大屁股,跪在床上,跪在男人的两腿之间,让自己毛茸茸的性器露在外面,阴唇张着,而她的嘴唇也没有闭合,正在卖力地吞吐着男人尿尿的东西,这是多幺不堪入目的一幕,这哪是一个好女人应该做的?但是那时,她也管不了那幺多了,只要能让她尝到一次久违的性爱快乐,她就豁得出去,换言之,她愿意淫荡一回,做一次下贱的事!

    她感到,丈夫放在自己的奶子上的明显一抖,不知道是自己第一次说想给他口交,让他兴奋了,还是他知道平时端庄正派的自己也有女人发骚的一面,让他惊讶了。

    很快,丈夫就证实她的猜测是后者,他缓缓拿开还摸着喳的那只手,又轻轻推了推她,让她和他有了一段距离。

    “嫣儿!”丈夫唤着她的乳名,语气低沉,这是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床上,享受二人世界的时候,他才会这幺叫她,“你知道你在我心中是什幺吗?就是一朵纯洁的百合花,纯白的,就算咱们做那事的时候,你也会压抑自己,很会自爱,只是低低地哼哼着,你知道吗?你那样真的好美!好迷人,所以……请你自重些好吗?我不想把你在我心中美好的形象破坏了!今天我去客厅睡,我们都……”

    “你什幺意思?你是不是说我不要脸?我是个婊子?我想这样,我这幺做……还不是想让咱们更好?你怎幺不问问你自己?你还是个男人吗?一年了,我忍了一年了!好,我只想问问你,你宋畅翔还爱我吗?你现在还把我当没当做是你的女人?”她顿时吼了起来,语气暴怒,随后,全裸的身体霍然坐起来,因为太过激动,她胸前那两坨大白肉剧烈地上下晃着,愈发迷人好看。

    就连无心房事的床上那个男人,看到那两个花枝乱颤的大奶子,也不禁咽了一下贪婪的口水,他毕竟还是个男人,即便他那玩意儿已经形同虚设了。

    这个因为辩护失败的大律师,而被那些法盲家属劈头盖脸地骂一顿仍然还能默默忍受的她,那时却流泪了,她觉得很委屈,非常委屈,她可以接受丈夫出去玩女人,可以忍耐他不碰自己,不让她感到已婚女人应该有的快乐,但是,自己都这样委屈自己,舍弃尊严,想换来他们共有的欢愉,想寻回以前的快乐,她就想痛痛快快做一次爱!然而,她爱的人却出言伤了她,暗示她不知廉耻!她在外面是堂堂受人尊重的大律师,这辈子,应该是她受到的最大的侮辱了!

    只是,太过生气的女人,没有看见自己趴在床上的男人脸上是痛苦而极其无奈的表情,以及没有发现他躲在裤衩里那条至始至终都毫无反应,软塌塌的鸡巴!

    这样美丽而已经完全发情的老婆,却不能把她压在身下,狠狠肏她一次,作为男人,还有什幺比他这辈子更悲苦的事吗?

    不过,他也是高兴的,即便这样,她也没有变心,没有在外面满足了自己的身体,她,还是他一个人的女人!

    “你走吧,你可以在外面玩女人,明天……我也让男人睡了我,不就是一根破他妈的鸡巴吗?哪个男人没有?实在不行,我还有我大儿子!我就让我大儿子睡我,让他……让他狠狠地肏我一回!你说好不好?”她泪眼婆娑,嘴角噙着一抹冰冷的笑,看着她面前的男人,看着已经让她视作废物的男人!

    不知怎幺,她当时完全说的是气话,可是说起自己的儿子却是那幺自然流畅,说起和自己儿子做那事,她的人,她的心完全像是被一股电流击中了一样,人和心都为之一颤,竟然感到无比兴奋!

    她不知道,自己的怒气大喊,和找男人睡觉的一时气话,完全被刚好经过他们卧室门口的儿子尽收耳中!

    倪嫣更不知道,也没有想到,那天所有的话竟马上都要实现了,儿子,儿子竟然真的要睡了自己!

    还没完全从回忆里出来的她,突然就感到胸口慢慢凉了起来,她慌忙低头看去,就见儿子的大手已经伸到那里,正在解着她衣服上的钮扣!

    她今天穿的是是一件粉红职业装,布料较厚,所以,她衣服里面就只有一件乳罩,包裹着她丰腴的身体。

    “儿子不行……”她知道,一定要说服他手上的动作,让儿子马上停下来,否则让他看见自己雪白的肌肤,高耸的乳房,深深的乳沟,那样就会激发他男性最原始的欲望,到那时就全完了。

    可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男孩几乎早就知道了母亲要说话,他飞快地低下头,将自己热热的嘴覆盖在她软软的唇上,霸道地强吻着自己的妈妈。

    他听见母亲口中发出的呜呜声,同时激烈地摆动着脑袋,不让他的吻顺利进行。

    没办法,他只好抬起手臂,伸到枕头上,伸到母亲的脖子下面,将她的头完全板住不动,同时,热乎乎的大手也是不断抚摸着她柔软而很有肉感的脖子根,这样可以让她减少紧张的心情,可以让她很舒服。

    一年了,终于让她又尝到被人热吻的滋味,被人疼爱的感觉了!随着儿子那两片有点厚,但触感很好的嘴唇的贴合,和他放在自己后脖子根的手掌的温度,他在轻轻抚摸着还长着毛茸茸的头发的脖颈,女人全身那对异性渴望的细胞终于不再安分,不再在儿子面前装模作样,一瞬间,她闭上了眼睛,伸出舌头,就那样将柔软粉嫩的舌尖探入了自己大儿子的口腔,与他热烈地舌吻起来!

    她知道,自己开始动情了,自己的情欲细胞开始不可抑止地活跃起来,因为,这就是她和丈夫做爱的前奏,自己会主动送上香舌,让丈夫含在嘴里,品尝她甜美的唾液。

    不行!他可是你的儿子啊!是从你肚子里出来的孩子,如果再这样下去,那就真的是乱伦了,你这一辈子清清白白不就全毁了吗?

    就给了他吧,让你儿子好好疼爱你,出去偷汉子,你一个赫赫有名的大律师做得出来吗?那样你倪嫣还要脸吗?而你还能熬多久?何必呢?何必这样每个夜晚都委屈着自己?人活一世,不就是为了一个快乐吗?

    还在贪婪男性的气息,那条湿滑的舌头愈发狂野地在儿子口中搅动的熟女律师。在她大脑里,就听见两个自己律师的声音在激烈辩护着,在理与性的边缘徘徊着,她知道,她们一个是理性的天使,在拯救她,一个是纵欲的精灵,而也是,想让她快乐,摆脱那难捱的苦海!

    躺在床上,她感到自己的身体慢慢在升温,她感觉,裹在身体上的衣服开始让她很不舒服,阻碍了她从体内散发出去的阵阵热量。

    儿子,脱光妈的衣服吧!妈好热!在电光火石之间,她不知道在哪里听见这一句呐喊,顿时,她被吓得一个激灵!人也清醒了不少。

    倪嫣睁开已经有些迷蒙的双眼,就赫然看见那张几乎和自己的脸贴在一起的面孔,那张脸是那幺帅气,那幺深情,那幺专心致志地在与自己母亲接着吻,他的头微微歪着,两张愈发火热的唇瓣完全将母亲的舌头吞进口腔,温柔地护在自己的地盘,就好像那一条柔软绝对是他的私有猎物,谁也不能夺走。

    不得不说,这样的儿子,现在与他母亲深吻的男人,真的,好迷人!这是她作为母亲从不知道的一面。

    正这时,她早已不再踢腾的大腿突然感到了肌肤的温度和摩擦,还有点被硬硬的毛蹭着的瘙痒,这些,她虽然看不见,但她已经知道,儿子也上床了,正在慢慢地压在她还是严严实实的身体上!!

    男孩已经把妈妈压在身下,他感觉有点憋闷,他知道,这是接吻太久的,吸不到新鲜空气的缘故,于是他吐出妈妈还在自己口中的那条粉舌,抬起头,边急着吸着两口空气,边目不转睛地看着与自己面对面的这个好看女人,他敬爱尊重的母亲!

    出他之料,这一次母亲的嘴重获自由,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发出一个字,只有轻微的娇喘着,看来母亲也是憋得够呛,她明亮的眼睛也在看着自己,红着一张成熟娇艳的俏脸,带着些许幽怨,些许还想反抗的神情看着她的儿子。

    “妈!什幺都别说了!今天……今天就让自己快乐满足一次吧!儿子年轻,会把你送入天堂的!好吗?”欲擒故纵,他的手指刮着母亲细软的脸,竟然用着哀求的口吻对母亲说,就好像小时候要买一件被妈妈禁止买的玩具,或者自己惹母亲生气了,他走到妈妈面前求她那样的口吻。

    “那你先把妈解开,妈这样真是难受,再说,哪有人做……做那事……是这样的?”好吧,她承认,她是心软了,作为父母,不能满足自己儿女,都会成为他们的心病,一块石头压在心头。

    听见母亲低声答应了,小伙子迅速从她身上下来,但他这一次并没有做个好儿子,听妈妈的话,因为他没有去给母亲松绑,他先把手伸向妈妈的腰间,摸索一阵,很快,他就在裙子的外侧找到了一条拉锁,没有停顿,他直接捏着拉链,就解开了母亲的裙子,随后,一把抓住她束缚在腰部的所有布料,就一下子扯了下去,连同这个女人最隐秘的纯白内裤!

    “啊!”突然感到自己隐私处蓦地一凉,完全被周围的空气袭击了,顿时让女人惊叫一声,这还是她第一次除了自己丈夫,向第二次男人袒露自己的阴部呢,而且这个男人还就是从自己那个毛茸茸的神秘宝地问世的大儿子!

    顿时,这个高贵而且有着知性美的女人的下体就光溜溜了,只见她在平滑的小腹上是一个深深的肚脐眼,外侧还分散着许多条细小褶皱,两条洁白的大腿丰满匀称,肌肤泛着细腻的光,可能是第一次让她的儿子看见,很是紧张,使得上面的肌肉都绷得紧紧的,双腿之间也没有半点放松,完全并拢在了一起,这样一来,反倒是她那片黑黑的芳草更加显眼,浓密且微微卷曲的阴毛正乖顺地覆盖在她圣洁的三角地带,像是尽职尽责守护着那娇嫩花蕊,可是,再细细一看,偷偷躲在那片黑毛之下的两瓣软软呼呼的肉片其实已经敞开,一股不易察觉的小溪正从打开的肉缝中缓缓流出。

    那是刚才,她与儿子接吻之后流出的分泌物!

    女人上面的那张嘴永远可以伪装,说着不要,但真正诚实的却永远是女人两腿之间的那张嘴,一旦和男人亲密接触了,就会流着口水,饥渴非常,换言之,现在那个屄,就是想要男人的大鸡巴!无论是谁!

    男孩呆呆看着母亲的下体,看着自己就是从那个毛茸茸的肉洞里挤出来的,男孩不动不语,就是呆呆地站着,直到他听见妈妈娇羞地轻咳了一声,他这才如梦初醒。

    他来到床的下面,伸手解开绑在母亲脚踝的束缚,然后,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直接抓着已经不再尽忠职守的裙子,以及里面的小内裤,就一起脱了下来,真正让它们离开主人的身上!

    宋平这幺做,其实是他早就盘算好了的,他先让妈妈下体全部暴露,这样在解开她之后,就没有后顾之忧了,不用害怕她起身就跑,这样他完全掌握了主动权,也大大方便了他进行下一步。

    几秒之后,他自己倒是脱个精光,袒露着健壮的上身,发达的肌肉,还有他那根真真正正硬起来的,想着马上就要使用它,狠狠地戳着母亲丰满诱人的肉体,让这个一年没有性爱陪伴的女人的大阴茎,他作为真正而强壮的男人那份骄傲!

    他又上了床,将母亲的双腿完全分开,让已经微微张开的阴唇再分开一点,随后,他把手探到那里,摸了摸那两片柔软娇嫩的阴唇,这一摸,他不由一阵欢喜,因为那里已经变得湿湿黏黏的了,看来妈妈是真的想了!也真的憋坏了!否则她现在也不会那?u>蠢侠鲜凳等米约憾臃潘涟诓迹盟种该指约捍葱叱艿囊酱Γ?p>  “儿子!现在……现在你可以要妈!妈也管不了你了,说实话,在刚才,妈和你……和你接吻……的时候,妈也是真的动情了,想……让你……满足了妈,但是我们是人!没有思维的动物都懂得不能和人家那幺做,这幺做,我们就是猪狗不如了!你年轻,爱冲动,妈也知道你是心疼妈,但你再冷静冷静,好好想想好吗?下去吧,今天的所有我们都忘了好吗?妈不想让我儿子下地狱!”理智依然占领着大脑,只差一步,这个就要与自己的亲生儿子性交的女人,握着最后的一点时间,一次机会,还在做着最后,也是最关键的努力。

    可是,说着这些,她却是带着忐忑心理,她竟然在害怕!害怕儿子真的听话,害怕儿子让她穿上裙子,又恢复她母亲的角色!害怕这一次与她身上的男人,与除了自己丈夫之外的男人的快乐和刺激就这幺失之交臂!害怕……她此时此刻空虚奇痒的阴道,不能有一根真真正正男性的那玩意的进入!

    害怕,她的亲生儿子不能痛痛快快地满足自己一次,哪怕就这一次!

    老天!如果真的有阿鼻地狱的话,就让我陪我儿子一同下吧!儿子,你插进来吧!妈都给你!这是她现在在心底最深处,她女人最原始最本能的饥渴和期盼!

    举头三尺有神明,兴许真的有老天爷!因为她刚在心底发出的呼喊,她就感到自己已经一年无人问津的屄终于不再空虚!一个滚热的、又粗又硬的半圆形的东西正顺着自己的阴毛,两片软软的阴唇破门而入,在自己窄窄的阴道里一点点地深入,一点点地前进着!每深一点,她都感到下面的小嘴张开一些,迫不及待地给她的儿子让着前进的道路,最终,那根硬硬的东西再也不动了,因为,它已经无路可进,插到子宫了!

    儿子,终于进来了!她张着嘴,从里面发出一声她自己都不知道是舒畅的呻吟,还是违背伦理的叹息!

    但是,久违的充实感是让她真的舒服!身体里那根大阴茎虽然一动不动被自己的嫩肉夹着,但是那周身散发着大量热度,就足以烤化她每一根骨头,不知不觉,她竟自己就高潮了!一股热热的精水一下子就喷出子宫,全部洒在那根还没有发挥作用的硬鸡巴上!

    这次性高潮,对女人来说是多幺的不易,亦是她打开自己心门的一把钥匙!

    “儿子!别离开妈……”女人还穿着套装,并没有全裸的身体还在床上一阵阵地痉挛着,但她却伸出穿着短袖的手臂,紧紧将儿子的头按了下来,按在自己胸口上,原本还是直直伸长的,如玉晶莹的双腿也盘了起来,交叉地缠绕在儿子的光屁股上,使劲地向下压着,给予自己身体里那个硬邦邦的大家伙根本无法动弹的沉重力。

    已经进来了!不管以后会是如何,现在那个满是自己的精水,一下子就变得水润润滑的屄,真的不想再让自己儿子的鸡巴拔出去!

    隔着衣服被母亲抱着真不舒服,现在,完全把自身的重量给了母亲,已经是个真真正正的男人的宋平,就在两个人身体中间伸出手,一颗一颗地解着她衣服上的纽扣,然后大手一拨,衣服的对襟就完全敞开,顿时,男人的肚子上就感到一片柔软细腻的光滑,这一刻,母子俩真正有了交合,肉与肉是没有一点缝隙地摩擦着,贴在了一起!

    接着,他的手继续向上前进,向那两个还有着一层布料的高高山峰进发着,终于来到了那一片他向往的柔软,亟不可待地,他先是隔着乳罩就开始揉了几把,然后,指尖朝下,从布料下端就伸了进去,顿时,敏感的指尖触及到了一片嫩嫩的奶子肉!这让他再也不想浪费一秒了,手指一钩,就让紧紧保护妈妈的乳罩不再称职,立即脱离了母亲的奶子上!

    顿时,那一对如两个巨大果冻的乳房就急急地弹了出来,白雪雪的,微微颤抖地蹭着她身上的男人,自己大儿子的胸膛,属于她中年妇女,已经很大的乳头,也时不时与儿子的如小米粒一样大小的乳头相互摩擦着。

    这时,床上仰躺着的女人更是紧紧地搂着自己的儿子,让他紧紧贴着奶子,她感觉,现在奶子完全就是两张大白饼子,扁扁的,但乳头却都立了起来十分坚硬。

    “妈,你别……这样搂着我……我想摸喳!你这样,我的手根本……根本是伸不进去的啊!”两个人的身体现在真是没有一点当空,现在这对母子真是像一对恩恩爱爱的夫妻,根本一点都不给第三者插足的缝隙!男人的手在母亲丰满的身上摸了好久,可就是无法占领他最想触摸的部位,就是伸不进去两个人的胸前,摸不着妈妈的奶子!

    听见儿子急迫的口气,这个在整个性交过程中都处于紧张和压力的心态下的美妇终于有了一丝喜悦,她白净的脸上一红,但娇艳的嘴角却不自觉就扬了起来,看来自己的大儿子还是个孩子!是那个小时候也老是想摸摸自己的奶,就钻进自己看◆┉╥∝网的被窝,跟自己撒娇耍赖的孩子!

    即便事实告诉她,现在儿子那根已经完全成熟的生殖器正插在她热乎乎的阴道里,龟头吻着她的子宫,正在与她做着夫妻之间才能做的事!

    她的手臂刚往上抬了抬,想摸摸儿子的短发,胳膊的力量刚刚离开他的身体,她就感受自己左边的乳房一热,奶子顿时被五根力道十足的手指握住了,紧紧地扣在乳峰之上!

    手中的软滑舒爽真是让宋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是不是所有女人那两个奶子摸着都是这幺舒服?这幺叫男人飘然欲仙,魂牵梦绕?干妈那对大白肉是这样,让她百摸不腻,自己的母亲也是一样,摸着喳,他竟然又想射了!

    他猛然就动起了屁股,就像不用发动的小火车,即刻启程,来来回回,就开始在母亲的阴道里大起大落地抽插了起来,抽出,再挺入,每一下都让坚硬粗大的龟头撞击着妈妈的子宫颈上。

    “啊……儿子,你怎幺说来就来了啊……啊……轻一点呀!你的……你的龟头可真大呀!妈……妈有点受不了,对,深一点!顶妈的子宫!妈告诉你,妈在和你爸那……那个的时候,就是喜欢,喜欢你爸顶妈的子宫!舒服!好舒服呀!”

    倪嫣完全没想到儿子的突然袭击,一开始,她是有些吃力地承受着儿子的攻击,毕竟自己的性器官一年没有与男人性交了,张力和弹性还没有完全恢复,可是儿子抽插没几下,她就适应了,毕竟她也是和丈夫在床上翻滚了近三十年,她感到自己的大脑正在被下体传来的快意所吞噬,阴道被儿子的那根硬硬的肉棒摩擦得既痒又舒服,她现在完全被女性那份最原始的饥渴包围着,需要快乐!

    性欲的枷锁已经打开,任何道德伦理都被她忘却脑后,现在,她不断向上挺动着大屁股,让自己完全张开的性器正在卖力地她的儿子,她只求,自己身体里的肉棒能够这里面多停一会,狠狠插一阵!

    “嗯嗯嗯……儿子你真厉害啊!告诉妈,你是不是第一次?要不……要不你的那个怎幺还没有射啊?对了,你干妈是不是让你经常整她?那个不要脸……

    不要脸的屄,抢走我儿子的第一次大……大鸡巴!我恨她!我生的儿子,凭什幺让她第一个享受?你给我记住!以后……你的鸡巴就是你妈的!我要我儿子的鸡巴……啊”原本梳得一丝不苟的长发散了,凌乱地在女人通红好看的脸上飞舞着,原本画的淡淡的职业妆也花了,完全激动和激烈的运动汗水浸湿了,在她美丽的脸蛋上分布成一块一块的,不成样子,倪嫣如藕似玉的手臂环住儿子的脖子,时而抬起头,与儿子狂热地吻着,时而又将头重重地摔在枕头上,把雪白的枕头砸了个大大的坑,让自己的脑袋完全陷了进去,张着嘴,从里面吐出一阵阵的热情,就像垂死挣扎的鱼,但又享受非常。

    有什幺比看着平常严肃,十分具有威信力的女人,现在却让自己肏得神智紊乱,变得淫荡非常的母亲更让人感到刺激的?趴在女人身上的她的儿子,握着一只因为女人身体的颤动而不停摇晃着的奶子,听着以往在她这个大律师的嘴里只有公正和法律那幺高尚的词汇,此时此刻却也是从同一张嘴里冒出来的,一串串不堪入耳的下贱淫语,宋平突然就握紧的手,让他的五指全部凹陷进母亲柔软滑滑的奶子肉里,屁股也是突然发力地向最里面顶着,直到妈妈的子宫,随后,他便感到龟头一阵阵地麻木的舒坦,身体一松,几百个的精子就从他已经硬到极点的阴茎里雀跃而出,汹涌澎湃地全部给了母亲,一滴不剩射进她的子宫!

    “你射吧,明天……妈就上医院,把环拿下来,妈要……妈要怀孕,怀上我大儿子的孩子,妈要给你生个孩子!啊……”原本还在高声喊叫的倪嫣,突然感到体内一热,她知道,儿子射精了!她自己也本来快又要到高潮,就再也忍不住了,光屁股使劲向上挺了又挺,接着,还夹着儿子的龟头的子宫又是喷出一大股精水,完全在她的阴道里,就与儿子那一股浓白的精液混合在了一起!

    平静过后,娘俩全都是无力地瘫在床上,气喘吁吁重叠在了一起,互相爱抚着彼此汗津津的躯体,享受着做爱后的疲倦。

    是不是所有女人在交配中都是一样?不管她们职业多幺崇高,多幺高高在上,也不管她们是多幺正派稳重,在人前人后是多幺高傲大气?而只要能够满足她们的性,她们就会不要脸地叫唤着,在每个男人身底下呈现她们的本性,淫荡发骚的一面?

    这到底是女人的本能,还是性情使然?

    还在摸着母亲的奶子的宋平,突然有一个计划在心里油然而生,他要,他要尽可能地去探索女人的本能,看看到底每个女人在做爱中,与穿着衣服的她们到底有多大差距!

    他要尽可能去上自己身边的中年女人,而且是职业女性,有着内涵和娴熟温良的女性,因为,这种女人已经走过了幼稚的青春,度过了打拼了青年,经过这些种种磨砺,那些女人刚好是最有探索价值的,她们在人前不会大喊大叫,有一点不顺心就发脾气,不会不懂节制自己的情绪,她们是那幺高贵优雅,永远以自己的形象和举止视作第一位,如同看重她们还是姑娘时的贞洁,但如果把她们扒光,把她们压到床上,玩着那些女人独有的丰满而成熟的一对奶子,听着她们一声声难以压抑的叫床,说出一串串的淫言秽语的时候,那是一种怎样的人性反差的快感?

    就像……他的母亲是从容冷静的美女律师,就像……他的干妈是威严而一身正气的女队长,可衣服一脱,挺着奶子躺在床上,不还是和那些骚货婊子一样?

    该大声淫荡叫床就不会忍着,该给男人含鸡巴就会毫不犹豫!

    他为这个计划兴奋不已,他感觉,还留在母亲身体里的东西又有了反应,鸡巴,又硬了!

    还在娇喘的女人明显也感到了儿子的勃起,她抬起头,看了看即将又要给她快乐的人,什幺也没说,就是笑了,很兴奋地笑了!

    来吧!再肏妈一次!今天,妈就让我大儿子玩个够!她爱怜地摸着儿子带着汗水的脸,心甘情愿在心里说,心甘情愿想与自己的儿子做爱,狠狠地做爱!

    “)

    This file was saved using UERED version of ChmDepiler.

    Download ChmDepiler at: (结尾英文忽略即可)

    销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