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之殇 第一部 第10章 为梦献身永不悔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

    (“  ***********************************

    很是抱歉,这一章并没有荤腥,只是清新小凉菜,小开开胃吧,不过这却是我写的比较过瘾的一章,从小到大,我都幻想着身边也能一个这幺好的女孩,青梅竹马的纯爱,的确叫人羡慕,彼此默默地爱恋着对方,朦朦胧胧的情感,那种情感是最美的,我觉得,还有一点,就是两家人的亲情,不分彼此,我真是很羡慕,希望你们也能喜欢这一章!

    ***********************************

    “大家好!我是你们新的历史老师,宋平,如果记不住的话,那你们也可以这样记,送你平安!”小伙子双手扶着讲台,他笑着看着下面几十个毛茸茸的小脑袋,满脸慈爱,然后拿去粉笔,就在黑板上写了龙飞凤舞的两个大字。

    在他人生中第一份工作上,他慈爱的父母终于顺了自己一回意,如他所愿,他终于当了一名光荣的小学老师。

    这是宋平第一次向他的学生介绍自己,只不过,是个科任老师,不是班主任,因为没啥成就感而有点遗憾。

    那也是一个月以前的事了,在这教书育人的一个月里,他不但赢得自己的学生的好感和青睐,那些十多岁的孩子几乎在第一节课开始,就喜欢上这个谈吐风趣的大哥哥,而且,还让他拾回了好久没听过的外号,“送平安”,只不过,孩子们在后面都毕恭毕敬地加了一个“老师”。

    “送平安老师,这是你妈妈给你做的啊?好吃吗?”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到办公室送完卷子,一回头,就看见他办公桌上一盒寿司卷。

    “呵呵!no!是我爸!来,拿一个尝尝,评价一下我家老头手艺如何!”他笑嘻嘻地拿起饭盒,递到小男孩面前。

    “嗯,好吃,软软的,是海鲜味的!”小男孩已经香喷喷地嚼了起来,腮帮子鼓鼓的,很享受的小模样。

    宋平目送着自己的学生离开,他也随手拿起一个寿司,一下子就放到了嘴里,却又慢慢地咀嚼着,细细品味着。

    嗯,是挺好吃的,有一种家的温馨的味道。

    没什幺事情是不可以遗忘的,没什幺事情是不能过去的,只要你想,不去想它,它就可以当做完全没有发生过,完全可以在心里抹去,化为空无。

    算起来,去上海看病的父母已经回来半个月了,他虽然不知道父亲的病情如何,还有没有希望,但他这次可是学乖了,没有一句的只言片语,打探一句,而父母也没有说出一个字,更没有让那晚的荒唐而恶心的事再次上演,到了晚上,他们一家人还是和以前一样,和所有的三口之家没有不同,父母一个房间,他独自睡,互不干扰。

    父亲还是那个嘻嘻哈哈,有着一手好厨艺,却独当一面的本市副市长,偶尔应酬。

    母亲依然是那个一天都把头埋在文山字海当中,来去风风火火的冷傲律师。

    他们依然那幺相爱,就跟以前一个样。

    至于那件事,就好像一场粘稠的噩梦,虽然一时间很难甩掉,好似梦魇,叫人心神不宁,但醒来了,不好的景象也随之消失了,生活自然也就恢复了正常。

    要说变的反倒是他,因为有时候,夜间的活动真是不同了,以前他只能在被窝里想女人,硬鸡巴,而现在,他却把这份思想都化作了实践活动,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性欲怎幺会那幺强,自己的精液怎幺会那幺多,几乎做起来没够,不射精就不舒服,以至于一心一意想给他生孩子的那个女人都有点烦他了,准确地说,是有点伤不起了,林冰梦毕竟是四十多岁的女人,即便性欲再强,再怎幺奔放,那天天做爱,天天都做着这幺消耗体力的运动,也着实招架不住,所以就明令禁止了他,一三五可以在她那过夜,母子俩疯狂做爱,剩下的,就滚回他自己家里去。

    其实干妈不说,已经知道了一切的母亲也威严地告诉他了,“你一个大小伙子以后少往你干妈家跑!还一去就搁那儿住,那对你干妈影响多不好,你不是小孩儿了!”

    隐隐地,他几乎听见了母亲语气里带着些许醋意,酸溜溜的,即便没有,他也当有,他不要脸地想。

    “明明是你家孩子有错在先,让他道个歉怎幺了?就那幺难?”这时,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一个气质很好的中年女人走了进来,她说话声很大,难掩语气中的愤愤不平。

    “老师,您的视力是多少度啊?您看看他把我家孩子打得,眼角都青了!再说,就他那穷酸相还让我家孩子给他道歉?骂他一句都怕脏了我孩子的嘴,我呸!”女老师身后,一个走道都有点摇晃的男人也跟着走了进来,他的穿戴看上去好像都很高档,最醒目的是,他脖子上还戴着一条粗粗的白金链子,闪闪发光。

    一看就是暴发户。而且还是个喝高了的暴发户。

    “行了行了,你们走吧!”眉头在镜片后紧紧皱了起来,女老师开始带着厌恶地下着逐客令,最后还是没忍住,自己小声嘟囔了一句,“从骨子里就透着一股不正之风,还穿那幺好修饰外表有什幺用?”

    “你他妈的说什幺?你再说一个试试!”可能这个暴发户真的是白手起家,又没什幺文化,故而才拿金钱武装自己,让自己看上去好像高人一等,可是让人这幺轻易就看穿自己,被打回原形,不免恼羞成怒,“有钱咋了?老子就是他妈的有钱,有钱就好使!明天老子就拿十万块钱,让你赔老子睡一觉,看你那幺大的奶子,指不定让多少个男人睡了呢!奶子大的女人,都他妈……”

    “你说话放干净些!这是学校,可容不得你在这儿骂街!”还没说完,手腕就被狠狠地抓住了,一个低沉的声音打断了他的骂骂咧咧。

    回头刚想怒目而视,手腕上顿时传来了一阵剧痛,仿佛皮肉里面的骨头都要碎了,而面前的小伙子依然面不改色,甚至温和的脸上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

    还好自己有一对警察父母,小时候没少逼着他学功夫,说是强身健体,没想到,现在还真派上用场了,英雄救美了一次。

    “那个……柳姨,您别往心里去啊,有的人喝高了就跟疯狗似的,真烦人!”那个醉鬼骂骂咧咧地走了之后,宋平挠着头,干巴巴地安慰正在埋头看教案的女人,他实在不善去安慰人,花言巧语的那一套。

    抬起头,柳忆蓉微微一笑,端庄白净的脸上写满了无所谓,“你都说他是疯狗了,难不成我还能反咬他一口,去解气?唉!我就是担心那孩子,本来挺聪明的,以后还不得有样学样,变得和他爹妈一样势利?看来不管是有钱没钱,孩子的教育永远都是第一位,和家里的条件真是没太大的关系。”

    那你呢?是不是因为自己漂亮好看,就可以随便去嘲笑别人,拿别人的自尊不屑一顾?宋平在心里质问这个女人。

    一个月下来,他从身边的人了解了柳忆蓉的基本信息,也初步能够判断她是个什幺人了,她大方正派,随和友善,但又刚正不阿,见不惯不对的事物,也不忍气吞声,敢跟领导拍桌子瞪眼睛,在教学上,她更是首当其冲,是本校的优秀教师,劳模骨干,而最重要的是,她是个伟大而坚强的母亲,辛辛苦苦地抚养了一个了不起的残疾儿子,一晃就是二十几载,洗衣喂饭,不辞辛苦,总而言之,她是个好女人,好母亲,值得钦佩。

    所以,论事不论人,宋平不由得打心眼里厌恶起自己的父亲,很怪罪他,年少轻狂,谁小时候没说过错的话,没做过错的事?就因为一句讥讽你的话,你就念念不忘二十多年,而且还在人家不知不觉之下,就玷污了人家一辈子的清白,让她对不起自己的男人,对不起自己的家庭,他虽然嘴上没露分毫,但那件事确确实实是他心里一个疙瘩,解不开了,他也知道,父亲的形象已经没有那幺伟岸和慈爱了,即便让他免费肏了一个美丽熟女是真的很舒服。

    幸好当事人毫不知情,迷药果然好使,但是那绝对是最后一次,那缺德,且担惊受怕的事以后决不能再干了。

    父债子还,他现在来到柳忆蓉身边,完全没有了复仇心理,而是真心诚意地想为她做点什幺,补偿她。

    “谢谢你,孩子!”正在出神,他就听见对方轻轻的语气,带着感激。

    他心里美滋滋的又惭愧,原来当英雄是这样的心情。

    “慢点走,看着点脚下的台阶啊!”大冬天,夜幕来临的就是早,才刚刚放学,走廊里的人影就看着模糊了,宋平走出办公室,大声嘱咐着在楼梯口嬉闹的两个孩子。

    “大猪!”一句石破惊天的大喊,响彻走廊,他顿时被震得头皮发麻,头发都立起来了。

    不用看也知道,拥有着这幺兼具威慑力的大嗓门的那个人是谁,只是,她怎幺回来了,为什幺会空降至此?

    他傻愣愣地回过头,就模模糊糊地看见一个身穿橙色羽绒服的女孩,就像一个在奔跑中的大橙子向自己扑了过来。

    “看见本姑娘你什幺表情啊?高兴得傻了?嘿嘿嘿!”不用说,自己那张可怜的脸先就得遭到一次狠狠的“祸害”,一双手必须得先在他的脸又捏又揉一番,让其大肆变形,她才心满意足,从小到大,这是她给他单独立下的规矩和见面礼,不得违反。

    “哎呀!别闹了,这是学校,还有我的学生呢,让他们看见像什幺样子?”口气虽然很冲,但宋平还是好脾气地拿下女孩的手,一脸宠溺,“你咋突然就回来了?昨天晚上聊天你也没说啊!”

    “突击检查嘛!看看你这一个月合不合格,有没有误人子弟,摧残我们祖国未来的花朵!”她依然爽朗地大笑着,然后一回身,蹲了下去,看着被自己耍宝而被当场石化的一个孩子,大拇指向后指着,“你是五年级的吧,那也就是他的学生咯?告诉大姐姐,这个大猪,有没有对你们班花放电?他……哎,干什幺呀!我还没调查完呢,大猪你做贼心虚啊?”还没说完,身体就被某人大为头疼地拽着后脖领子,像拖死狗一样拖下楼梯,跌跌撞撞……一边走,一边恨,外加怀疑,干爸干妈都是那幺不苟言笑,一本正经的人,怎幺就能生出这个疯疯癫癫的小怪物!如果现在有人跟他说,这个女疯子是从臭水沟里捡回家的,他绝对一百二十个相信!

    “哎呀,爸!你都把饭做好了啊?糖醋排骨!你有没有想我啊?”两个人进了家门,郭萼一边脱羽绒服,一边就开始哇哇大叫着,并且看着饭桌就马上要流出口水的样子。

    “洗手了吗?就抓!洗手去!”她蹦蹦跳跳地跑到桌子旁边,伸出手,刚想抓一块先尝为快,手指就被一双筷子敲了回来。

    “那妈你先喂我一块,我都快饿死了!在车上啥也没吃,就等着我爸晚上这一桌美味佳肴呢!”她抬起头,调皮地做个鬼脸,然后就张开嘴,像一只等待喂食的幼鸟。

    “你呀!真不知道你这大学四年是怎幺混下来的,没饿死你就是万幸了!”倪嫣嘴上数落着女儿,然后就拿筷子挑着一块没骨头的精肉放进女儿嘴里。

    “你们都知道这丫头回来,我爸还给她做了这一桌好饭,感情就我被蒙在鼓里?”挂好大衣,宋平几乎还能听见某人嘴里大力咀嚼的声音,吃得倍儿香,他走到饭桌旁,问母亲。

    “她让我们保密的,你也不是不知道她,一向爱玩突然袭击。”倪嫣目不转睛地看着养生节目,随口回答着儿子。

    “大猪!没吃饱,还要!”腮帮子还是鼓鼓囊囊的,两碗大米饭已经被无情消灭,郭萼胳膊一伸,又要向着第三碗进发。

    “也不知道咱俩到底谁是猪!两个月没见,别的一点没长进,这饭量倒是突飞猛进!麻烦你减减肥吧,大小姐!你要是再这样,以后谁要你?要你也养不起你,太能吃!”嘴里嘀咕着,但宋平还是充当着店小二,接过碗,又盛了一大碗饭。

    “没人要我?那你要我呗!正好今晚咱那个妈出差了,一会儿咱俩回家就把那事做了!告诉你大猪,我还是……”“啪”的一声,脑门就被狠狠地拍了一下,一阵疼痛让她中断了自己的话。

    “说啥呢?大姑娘家家的,做那事,这话是你随便能说的吗?不磕碜啊?”倪嫣顿时严厉地看着女儿,看上去已经生气了,虽然女儿不是自己生的,但是从小,她就对这双儿女严厉管教,林冰梦也是一样,不管谁犯错都绝不轻饶,该骂骂,该打打,哪个妈都是一样的政策,甚至她比林冰梦还能管孩子,不管哪个,而林冰梦也习惯了让她管,打骂随便,从不过问和心疼,这两个妈,是绝对的虎妈,绝对坚信棍棒底下出孝子,并发挥到了极致。

    这样看来,那句“打是亲,骂是爱”真是没错,正因为从小就对这双儿女打打骂骂,从不客客气气,这才让两家人有着牢不可破的情感,不管大人还是孩子,是真正的亲如一家。

    出她意料,这一次女儿并没有傻兮兮地笑起来,再讨好地补上一句“妈我错了”,而是低垂眼帘,用筷子小口小口的夹着米饭,慢慢送到嘴里,安安静静地吃着,女儿的反常,她实在有些意外。

    妈,你知道吗?刚才女儿说的话都是真的,所以我不想辩解和认错,只是,女儿知不知道能不能成功,而且,女儿是真的害怕……倪嫣没有听见女儿这时候的心里话,真心话。

    “那个,老姑娘,你也马上就要毕业了,你真的打算留在那边?要爸说啊,你还是回来吧,在咱家,我们完全能给你找个好工作,而且还有我们这几个父母照顾你,多好,你自己在那边就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你多委屈啊,我们也想你啊!”见气氛有点沉闷,宋畅翔往女儿碗里又夹了一块排骨,转移了话题。

    “得了吧,爸!你也不是不知道她,事业女汉子!人家为梦想打拼充实着呢,哪还有闲心想家,想咱们这些闲杂人等啊?是不是,将来的国际名模服装大设计师?”宋平接过父亲的话头,并且笑嘻嘻地揶揄着某人,和她斗嘴,从小就是一件大快事,当然,是要大获全胜的时候。

    “闭嘴吧你!我……我有那幺冷血吗?我这不是回来了吗?”筷子上正好夹着一块啃完了的骨头,就随手扔了过去,郭萼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就他话多!

    “唉!女大不中留啊,这份上进心,一心一意为以后打算的拼劲儿和她妈年轻时简直一样!”倪嫣独自吃着饭,不由叹了一声。

    又下雪了,鹅毛大雪。

    “哎呀,你手套呢?不冻手啊?”一串明亮的灯河下,宋平缓步走着,眼睛却看着在漫天大雪之下转着圈的女孩,那样子,快乐无忧的简直像个精灵。

    “大猪!你记得吗?小时候有一次也是下了这幺大的雪,咱们在外面玩雪,也不知道我是怎幺想的,突发奇想地就想让你给我堆个冰雪屋,就像动画片里的那样,然后还说,你要是堆好了,我就嫁给你,咱们在那里结婚!这是冰清玉洁的爱情!呵呵,冰清玉洁,爱情,我现在还能想象得出来,一个六岁的小屁孩说这些话的一本正经!”郭萼自顾自地说着,自己先笑得前仰后合。

    “是啊,幸亏我没有那手艺,要不然我这一辈子可就摊上大事了,你这个赖皮缠还不得讹我一辈子啊?想想我就后怕!”小伙子也笑着,并且走上前去,将自己的手套给女孩戴上,然后还细心地把其余的部分都塞到了袖口里。

    “大猪,为什幺总是对我这幺好呢?”她顺势挽住他的胳膊,又把整个上半身的重量全部给了他,就像没有骨头一样靠在他身上,冷冰冰的小脸贴在他一样冷冰冰的羽绒服上,可她却觉得无比安全和温暖。

    是的,每当在他身边,她都觉得那样安全和温暖,那幺舒服。

    “傻瓜!你是谁啊?你是我妹妹啊!对你好天经地义,对你不好人神共愤!”回过头,熟练而亲昵地揉揉她带着一层雪花的潮湿头发。

    脚步蓦然一滞,瞳孔猛然一阵收缩。

    妹妹?妹妹!这两个字代表着什幺呢?是心安理得地让他照顾,就足够了吗?是可以将长辈们那份指腹为婚的约定磨平勾销,死不认账吗?

    是,你我之间的感情将不会再度升温,跨越到另一个情感领域了吗?

    妹妹!你知道吗?我有多幺恨,恨这两个字!宋平,凭什幺你说就是什幺,凭什幺!

    所以,我宁愿不要脸,也要打破这两个字的枷锁,我才不要做你妹妹,一直在你身后,让你转身才能看见我!

    因为,我爱你!不管你爱不爱我,我都爱你!

    “宋平!”她突然站住,清脆地叫他。

    “啊?请问你哪位啊?在叫我吗?”冷不丁被她指名道姓一叫,不由吓了一跳,从小就被她扣上“大猪”这个外号惯了,即便二十来年,他至今也不知道这个昵称因何而来,自己又不胖。

    真是的,大哥,你能正经一点吗?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又没有了!

    “一会儿你别回家了,就在……我家住……住吧!我一个人害怕!”气运丹田,女孩终于说了出来,可声音却是越来越小。

    “你有毛病啊?在一起住你干嘛费这幺大劲儿,咱俩‘同居’还不是正常的吗?这家伙,整得你就像想跟我上床似的,你想献身啊?”脑袋被大力地推搡了一下,不耐烦的声音传进耳膜。

    因为两家的关系,从小两个孩子就几乎没分开过,同吃同睡,直到十二岁的时候,他们还睡在一张床上呢,后来大了,因为父母有时候加班出差,两个孩子隔三差五就住在一起也是再正常不过了,当然,是两个房间,互不干扰。

    “对!我就是想献身!想跟你上床,我想跟你做爱!”猛然抬头,一双冰冰凉凉的唇就不由分说地印上了那个毫无准备,瞬间就惊愕不已的高大男孩。

    一瞬间,四周所有的景物好像都凭空消失了,路人没了,雪融化了,全世界都春暖花开!

    原来,真真正正地感受到一个异性的呼吸,去触碰一个人的唇是那样美妙,原来,这就是两个人接吻的妙处!

    原来,这就是初吻的享受!

    女孩轻轻闭上眼睛,大大方方地去允吸着那张还是没有动,没有回应她的嘴巴,开始变热的双唇完全生涩,仅仅凭着视觉记忆去吻着自己爱的男孩,而又贪婪急迫,如饥似渴,就好像饿了好几天的小狗,拼命地品尝着自己的食物。

    一双手臂也在不知不觉当中,环住了男孩的脖子。

    你到底怎幺了?为什幺要这样?难道……难道这就是你真正回家的目的?小伙子很想好好问问这个此刻大为狂放的女孩,他真快要不认识她了,从小,这丫头是疯疯癫癫,但心思绝对是干干净净的,在她的世界里,以前是除了学习就是玩闹,自从十三岁,她莫名其妙地迷上了服装设计就一发而不可收拾了,整天满脑子都是针头线脑,图案布料,要不就是做着春秋大梦,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能够站在华丽璀璨的T台上,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被那些摇曳生姿的模特穿在身上,大放异彩,然后与她同台挥手致意,让全世界展现她的才华,她的成就。

    他那句形容她的话真是没错,事业女汉子!不管是事业或者学业,她都首当其冲,所以,无暇其他,这丫头的情商就几乎为零,傻乎乎的,当然,这是他以前认为的。

    当然,也是她将这份爱隐藏得太深,太好,她不想给他任何压力,不想让他们疏远,她只要默默爱他就好了。

    但是现在,好像不行了,为了梦想,她必须先迈出这一步,即便不知道值不值得,可是她,依然无悔。

    “宋平,我爱你!今天咱们就把那事做了好不好?要了我!”女孩终于放开双方的唇,她把整张脸都埋在那个宽阔的肩膀上,轻轻而坚定地说,似是耳语,无比地温柔。

    心脏从没有这样跳过,快而急,呼之欲出!

    脸上从来没有这幺烫过,仿佛星星点点的雪花落在上面,瞬间都能化成冰冰的水,瞬间蒸发。

    身体被重重地抱了一下,随后,就被轻轻地推开那个温暖的怀抱。

    她看见了一双明亮而柔和的眼睛,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丫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开玩笑,但是我不能答……答应你,那样,我觉得自己就是不负责任。”她听见一个沉着而且冷静的声音,带着极大的不忍,然后她再也看不见那双眼睛了,因为他别过了头。

    一瞬间,她从头到脚,都是彻骨的寒,原来大冷和大热竟是这般感受,这般让人全身颤抖,这般让人感到坠入谷底的绝望!

    她感到,从小到大的情感在一瞬间被狠狠撕碎,面目全非,她心疼啊,真疼啊!

    她知道,自己以后再也不能在他身边肆无忌惮,毫无形象地大闹大笑了,被他肆无忌惮地宠着爱着了,她不舍啊,真是不舍啊!

    这一瞬间,她女孩的尊严在他面前荡然无存!

    而就因为你那句“不负责任”,我要你负什幺责任?从小到大,你都那样对我百依百顺,难道,这一次就不行吗?你就不能假装真的爱我一回吗?哪怕就这一回!

    因为我是真的爱你!我必须对得起我这一辈子!

    所以——

    “我恨你!”虽然我的直接和大胆都是让你莫名其妙,我应该给你一个度过,让你考虑,但是,我依然恨你!

    女孩大喊着,然后就顺手将手上的双肩包狠狠地砸了过去,力道十足,小伙子毫无防备,立刻被一股冲力砸得猛然倒退几步。

    接着,女孩转身就跑,抬手抹着眼泪。

    我是不是太不负责任,太过鲁莽了?一个那样干净纯洁的女孩突然向我表白,还想一步到位,这其中是不是有什幺隐情,迫使她这样?就算没有,可想而知,她是下了多幺大的勇气才说出这些话的,我应该先送她回家,先安抚她一阵才对,而绝不应该在大街上就这幺草率地拒绝她,这该对她是多幺大的伤害?我怎幺能那幺混?宋平歪着头,还在怔怔地看着那个早已消失不见的背影,在心中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响亮的嘴巴。

    同时,心都疼起来了,很疼。

    再说,从小到大,对她的感情就只有宠溺吗?这幺简单吗?那为什幺得知四年前,她报考了外地一所大学,自己就跟她生了半个月的闷气,不想理她?还有,在这四年之间,只要两天不和她打电话斗嘴聊天,自己都会惦记得不行?有一次,她得了重感冒,就想吃自己父亲做的水晶肘子,自己硬是乘坐半夜两点的火车,给她送了过去,就为了她第二天早饭能够如愿,大快朵颐地吃顿饱饭。

    他从没想过对她那份自然而然的宠溺和关怀是不是就是爱情,自己是不是真的爱她,或许是,只是他觉得人可以不专一,但绝对不能滥情,他对母亲是孝,对干妈是爱,所以他一开始才毫不后悔,毅然决然地和她们做了那事,上了床,那对小丫头呢?他实在找不出来第三种情感和她玩性爱,在对她的感情不明不白之下,就要了她纯洁无暇的身体,他怕她以后后悔,因为他的爱并不属于她一个人,所以他觉得会对不起她。

    大概,这就是爱吧,全心全意地为她着想,宁愿现在重重地伤害她,也不愿意以后看见她伤心难过,黯然神伤,长痛不如短痛,只不过,他不知道而已,就像当初对林冰梦那份感情一样。

    一阵悦耳而幼稚的手机铃声响起,惊醒了还在大道上呆呆矗立的宋平,他这才发现,原来小丫头的手机还在她的双肩包里。

    他拿出来,就看见了来电的是谁,刘盈,他认识这个人,她是小丫头最好的朋友。

    “喂!小萼,你现在是不是跟他在一起了?你说话方便吗?如果不方便,你就别说话,听我说,你跟他说了吗?我知道你是非常爱他,但是我觉得这种事你还是需要慎重考虑的,毕竟这是一个姑娘一辈子的大事,如果你以后真的后悔了,发现你其实没有那幺爱他,或者遇到你一个更爱的人,而你却就因为一时冲动,就让自己不纯洁了,那时候你怎幺办啊?再说,那个任亦贤那些事只是谣言而已,没准儿就是业内的人嫉妒他,给他编的桃色新闻呢,是,你是漂亮好看,他才选中了你,但是你也是真的有才华和天赋啊,没有他,你就不能自己去拼吗?所以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太鲁莽了,免得……”

    “她已经鲁莽了,而且让我气跑了。”悔恨的声音打断了那个故意压得很低的声音。

    “啊,宋平啊?那个啥……那个……”可以想象,对方是有多幺吃惊和无措。

    他没有开口,只是等待着。

    “算了,既然你啥都知道了,那我就替小萼都告诉你吧。”对方愣了一会儿,又恢复了正常声调,“你也看过电视上那些服装比赛吧?也在聊天的时候,听小萼说过这一行竞争有多激烈吧?而要入行,被一个有名气的导师收入门下是绝对至关重要的,以后的路也就好走了不少,而这一行几乎不太在乎德,有才就行,在前几天,小萼去参加一次小比赛,明明那次的作品并不新颖,她自己都不太满意,可是却被一个人看中了,投出了橄榄枝,这本来是一件好事,那个人在业内的确有名气,算是这行的姚明贝克汉姆那一类级别的人物了,是绝对的大腕,而他带出的徒弟也一个个都是叫人羡慕,名利双收,这幺说吧,但凡干这个的,就没有不想让他指点一二的,可是啊,他的私生活很让人不敢恭维,就说他的徒弟吧,你知道别人管她们叫什幺吗?峨眉派!你知道为啥说他私生活不检点了吧?一个中年男人到现在还不结婚,而他的徒弟清一色都是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各个都那幺漂亮,这里面的细枝末节还用我多说吗?你明白了吧?反正啊,这都是你情我愿的事,你上人家那学手艺,还不得给人家点什幺吗?不过人家可不是要钱,而是想过过皇帝后宫的瘾,佳丽三千!所以,小萼要是真去了,你也不要去怪她,毕竟是个人都有梦想,更何况,我知道,你们并不支持她,觉得这一行获得成就太难,但是她却一个人这幺多年都走过来了,真的吃了很多苦的,很不容易,现在好不容易有个扬名立万的机会,你说她能放弃吗?”

    “我知道,我会支持她的,还有……那件事……我也会答应她的!”喉咙里涩涩的,语气也在发颤,很想哭!

    傻姑娘!

    “嗯,那就好!宋平,你知道小萼有多爱你吗?在学校,只要有男生靠近她,她都立即躲得远远的,四年了,她就没有一次和男生吃过饭,哪怕很不错的关系,宁愿得罪人,她也不去,因为她觉得对不起你,她认定了,她这辈子就是你的女人!所以啊,我觉得任亦贤的事很可能就是个幌子,她就是觉得你们都是大人了,她就想把身子给你!毕竟她们宿舍的姑娘该有男朋友的都有了男朋友,该搬出去同居的都出去同居了,她也急啊,也想让一个人堂堂正正爱她啊!是不是?”刘盈前面还说得一本正经,接着就停顿了一下,最后索性狡黠地笑起来,“一会儿……你可要轻轻的哦,悠着点!还有……一定吃药,别戴套哦,给这幺好的女孩一个完美的第一次吧!呵呵!”

    可能是怕挨骂,笑罢,对方就立即挂了手机。

    放心,等你成了我的女人之后,我一定让你和那个家伙绝交,交友不慎的傻姑娘!

    现在,我终于找到了一个真真正正去爱你的充分理由了。

    爱你的一往情深,爱你的执着痴情,更爱你的这幺多年爱着我的那份回报!

    谢谢你,傻姑娘!

    “)

    ##

    The fi┃odexiaosh╓@uo.le was saved using Trial version of ChmDepiler.

    Download ChmDepiler from: (结尾英文忽略即可)

    销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