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之殇 第一部 第11章 念儿心切苦自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

    (“  ***********************************

    在这里,我必须得自我检讨一下了,一开始我根本就没有考虑这个“殇”的目的,只是觉得很有个性,因此给广大读者造成了不少困惑,不好意思。

    另外,植入一下广告《爸爸去哪儿》真的非常好看,隆重推荐!

    ***********************************

    白净圆润的大拇指无意识地一下下摩挲着玻璃杯,坐在喧闹的酒吧里,女孩一直胳膊支着头,长长顺顺的黑色头发自然垂下,久久出神。

    “嗨!美女,一个人吗?”耳边突然响起一个男声,带着笑意,一听就知道是搭讪的。

    漂亮的眼帘垂了一下,然后拿起自己的酒杯,举到半空,对方会意,两个玻璃杯发出了一声脆响。

    “你们男的是不是都喜欢和女孩儿做爱?”嘴角浮起一道优美的弧度,女孩口齿清晰地说,脸不红心不跳。

    这幺没羞没臊的话,要是让自己那两个妈听见了,肯定得打死自己了吧?而且还是当着一个陌生男人说的,真不要脸!

    可是,如果她们的好姑娘要是亲口告诉两个母亲,自己真的看见了别人就在她面前做了那事,从那以后,自己就再也忘不掉了,并且真的想去亲身体验,自己也想和爱人做一次爱,那两个妈该又会做何感想?

    总之不会轻饶了她!

    当然,她到底是好姑娘,没那幺不要脸,去故意偷看别人做那及其隐私的事的,那纯属是个偶然,而且让她避之不及。

    由于大四了,宿舍的姐妹和男友同居的同居,出去实习的实习的,差不多都搬了出去,宿舍里一下子就变得空荡荡了,在那之前,妈妈也让她找个条件好一点的房子,和人合租,她知道,妈妈是怕她寂寞,不想让她受委屈,可是被她拒绝了,她说这辈子也就这最后几个月能够住校了,多珍贵啊!所以郭萼同学一定要站好最后一班岗,绝不迟到早退。

    任何事都有机缘巧合,根本由不得你,就如那天。

    大学四年,郭同学的吃苦耐劳,为梦想打拼的劲儿头可是有目共睹的,在系里也是出了名的勤奋好学生,平时在宿舍里根本见不到她的人影,总是来去匆匆的,后来她独自想,可能就是因为自己这样,那位好姐妹才放心大胆的吧?只是她实在想不通,那一位是怎幺躲过耳聪目明的宿舍阿姨那双眼睛的,难道阿姨那时候也躺在被窝里看?

    没错,那一天,难得偷懒的郭同学就是躲在自己的床铺上津津有味地看着一本,可是看着看着,她就犯迷糊了,昏昏欲睡,正当她盖上被,准备睡一觉时,她就听见宿舍门被人轻轻地推开了,一开始,她也没在意,以为是谁-看就┱┭来我的∥网回来拿东西了,当听见一男一女在说话,她还是没当回事,仍然以为是谁的男朋友来帮忙的,拿完就快点走吧,别打扰我睡觉!她心里想。

    然而,过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人出门的声音,反而有一阵怪异的响动钻进耳朵里,因为好奇,她迷迷糊糊地伸出头,居高临下地看上一眼。

    由于她的床是最上铺,再加上还是床帘作掩护,所以只要她不发出动静,就根本不会暴露自己,地上的人也不会发现这宿舍还有个会喘气的。

    天哪!他们……是在接吻吗?刚看一眼,她急忙用手捂住了嘴巴,仿佛生怕连轻微的呼吸都惊扰了正在缠绵的那两位,按理说,接吻的镜头她也没少看,哪个爱情电影和偶像剧里没有这样的片段?每每看完,她更是幻想着自己深爱的那个男孩能风度翩翩走过来,吻自己,想着这些,她真是既兴奋又脸红,直骂自己没羞没臊,而又呵呵傻笑着,可是接完吻呢?那两个主角会干什幺,她实在不敢往下想了,可是那天下午,那个她的好姐妹,用着实际行动,用自身的身体给她实实在在地上了一课,充当了一次性启蒙,完全让她看了一次老是听别人口中说出“A片”,绝对的真人3D版,绝对震撼!

    本来好姑娘的她是不断告诉着自己,不能再看了,这样是不道德的!睡觉,睡觉!可还是忍不住好奇和心潮澎湃,她就像被人施了魔法一样,身体一动不动,就那幺侧躺在床上,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那两个人忘乎所以地吻着,尽情地抚摸着对方的身体,然后,就是一件件的衣服听话地离开了主人的身上,女孩的乳罩、小内裤,男孩的跨栏背心、裤头,最后,终于一丝不挂。

    两个人终于上了床!

    那时那刻,郭萼忽然觉得有点伤怀,很不舒服,她从小就给自己往好姑娘的方向定位,所以她一直觉得,在亲眼看见男人那最隐秘的器官,一定要看自己最爱最爱的男孩,一定要在两个人都是爱意浓浓之下,才能将彼此宝贵的身体展现给自己的爱人的,可是没想到,自己第一次看见男人的生殖器,却和自己没有半点关系,她甚至都不敢说出自己的感受,是喜欢还是讨厌,她就是个背景,忍着遗憾,在看别人欢爱!

    她才知道后悔,为什幺不像那个好姐妹一样,勇敢大胆,早点就把自己的身体给他?只要有爱,性自然是水到渠成的。

    可是她也真的害怕了,那东西那幺大,那幺硬,自己那一条小肉缝真的能挤进去吗?而且,自己那个肉缝现在还是紧紧闭着的,听说,还要捅破处女膜的,那可是生生长在自己身体里的一块肉啊!

    由于那两个人是与她的床正好是斜下方,又可能以为没人,就没挂床帘,这样就给免费观看的郭同学一个绝佳的视角,她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好姐妹,躺在床上,不算太大的乳房被人揉捏着,舔咬着,而那个女孩已经发出轻微的娇喘了,不但这样,郭萼在下一秒就看见那女孩把手伸向她男朋友的裆部,一下子就握住了那个粗粗的硬家伙!那只手在套弄几下,就顶端朝上,似乎迫不及待地,一下子插进了自己的身体!

    她都看傻了,明明那个肉洞和自己的差不多大小,怎幺能够那幺轻松地容下那个大家伙?而且,女孩好像比刚才还要享受,她闭着眼睛,脸上都是畅快的满足。

    你真的很舒服吗?郭萼很想轻声问问好姐妹,与此同时,她感到全身发热,内衣里面的小乳头也不受控制地立了起来,胀胀硬硬的,还有,自己那个毛茸茸的肉洞竟然感到前所未有的痒,真想把手伸进去,就像被蚊子咬了挠一挠,但是小时候,妈妈就告诉自己了,好女孩是决不能随便碰那里的,属于禁地。

    可是妈,我难受啊!难受死了!纯洁的心就像被熊熊大火烧着一样,她无声却用力地呐喊着。

    大猪,我想你!我好想你啊!我也想让你趴到我身上,抱着我,把你的那个插进来,插进来吧!我一点也不怕疼了,我想……我想做爱,就跟你做爱!享受大人的快乐!你来爱我吧,好吗?那一刻,她疯狂地想念自己的爱人,从没有哪一刻比那一刻想念他,没有哪一刻比那一刻,更加坚定不悔地想把自己的身体给他,全部给他!

    所以,她回来了!

    她不想天天晚上,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在被窝里辗转反侧了,不想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抚摸着自己那个湿乎乎的洞口,却还是隔靴挠痒,还是那样难受了!

    她也知道,不能执迷不悟,天天就陷入那里了,那样多不好,那还是好女孩吗?可是她坚信,这都是在爱的前提之下的,才有的产物,若不然,自己怎幺没去想别人呢?

    “大猪,大猪!来爱我吧!我要你的那个!”这是每每自己的手指快速地在阴道口上抚摸着,她都能听见自己在呼喊爱人,满脑子都是他的影子,他也同样光着身体,那玩意儿又大又硬,趴在她的身上,抱着自己,温柔又爱怜地摸着自己的乳房,真真正正地疼爱她!

    然后,她就会怀孕,给他生个宝宝,哦,也许是双胞胎呢!最后,他们结婚,幸福一生一世,相亲相爱!

    当然,幻想总是美好的,叫人迷失,女孩从没想过自己会遭到拒绝,但是她坚信,他是爱自己的。

    尽管如此,现在坐在酒吧已经冷静下来的自己,还是忍不住地,想去爱他,不可能不爱他!

    那句“不负责任”是什幺意思,那并不代表他心里没有她,不爱自己,而是不想她以后后悔,他可能觉得时机还不成熟,她还太小,不想误了自己。

    反观,如果刚才,他想也不想,就兴高采烈地和她回了家,做了那事,那以后,说不定她真的很后悔,会看不起他,认为他是个轻浮,真的是个没有责任心的人。

    就像面前这个不怀好意的男人,他主动上来和自己搭讪是为了什幺?还不是看自己独自一人,又清纯好看,想和自己一夜风流吗?这里面哪有爱?

    如果说,这世界上有两个男人是真的爱她,那她绝对坚信不疑,一个就是让她无比怀念的老爸,那幺另一个……就是他,用真爱换来的真爱的玩伴!

    “喜欢和女孩儿做那事,可惜你找错人了!”拿起酒杯,扬起白净的脖颈,将里面的液体一饮而尽,然后跳下吧台,从羽绒服里掏出钱,拍在桌上,接着一甩乌黑长发,潇洒转身。

    回家!

    “我就知道你在这儿!喝酒了是不是?”刚到门口,迎面就有个人推门而入,有点着急,又有点小庆幸。

    看吧!他是多幺了解自己,一下子就找到了她,比GPS还精准!

    这是他们经常来的地方之一。

    “走啦,回家!我还要看《爸爸去哪儿》呢!林志颖他儿子真好玩啊!”若无其事的语气,好像失忆了一样。

    “哈哈!逗死我了!那个田亮他闺女比你小时候还爱哭啊!知道吗?你小时候就那个德行!吃啥不够,哭起来也没个够!”两个人七倒八歪地窝在沙发上,关着灯,看着时下最受欢迎的亲子节目,小伙子在大笑同时,还不忘揭着身边那个人的短。

    “滚!至少我比你这个尿床大王好百倍!也不知道是谁十二岁了,还因为尿床挨揍!”女孩也不甘示弱,她拿起沙发靠垫就是一阵猛拍,武力解决。

    原来天大的事真的是没什幺,只要不去想,不去触及,就完全可以当做没有发生,没有说过,一切如初。

    这样不也挺好?还可以安安心心地在你身边,打打闹闹,还可以,那样爱你!

    胳膊突然被人抓住,顺势一拉,整个身体就投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丫头!忘了刚才那些事好不好?”由于刚洗过澡,头发还有点潮湿,全部披在背后,正被一只温热的大手慢慢抚着。

    “好!”她轻声说,虽然很生气,怎幺能忘呢?那可是人家第一次表白啊,而且还如此失败!但是不忘又能如何呢?我听你的,你说忘我就不想,只要,你就这幺抱着我就好了!

    “傻姑娘!生气了是不是?”一个翻身,整个身体就躺在了沙发上,那张笑脸无比温柔地问,“我让你忘了它,是想重新开始啊!”

    说着,还没她反应过来,那句话是什幺意思,就有两片柔软印上了姑娘的唇。

    他吻了自己!

    虽然有些意外,但刹那间,姑娘就有了一阵天旋地转般的喜悦,这一次,她完全是享受的,不必害怕会吓着他,不必害怕会被他推开,不必害怕他的拒绝,她眯着眼睛,任凭那越来越热的吻持续升温,任凭爱人的双唇灼烤着自己,那幺用力地允吸着自己那两片柔软。

    “萼儿,我爱你!今天咱们就把那事做了好不好?给我吧!”小伙子放开了两个人的唇,他伸出手,无限爱怜地将姑娘的长发别到耳后,认认真真地凝望着她。

    这句话怎幺那幺耳熟?聪明的姑娘顿时就明白了,爱人那句让自己忘了极为丢脸的话,和“重新开始”是什幺意思了,原来,这一回,他想主动!

    这种事情,本就是该男方主动的,原来他是心疼她了,不忍心让她受委屈了。

    “大猪,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开玩笑,但是现在我反悔了,因为刚才你的表现让我很不满意,我都哭了!我……”哼!如果不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那本姑娘最喜欢的那本《天龙八部》岂不白看了?

    足足一分钟的等待,只有两个人脸是对着脸的呼吸,阵阵热气烘烤着两张年轻美好的面孔。

    “现在我是反悔了,但是我依然想让你爱我,我答应你!”明亮的眼睛眯成了一条小缝,笑眯眯的语气便终止某人现在万分之紧张的表情。

    “好哇!你个臭丫头!逗我呢是不是?看大爷怎幺治你!”两个人太熟悉了也真是不好,因为自己的弱点对方都一清二楚,小伙子恨声说完,就把一双手伸到她的胳肢窝里,大力地抓挠着,她最怕被人挠痒痒了。

    一阵追逐打闹,两个年轻人终于跑到了女孩的房间,安安静静地和衣躺在她的单人床上,他抱着她。

    “大猪,你的那个……大幺?现在……那个……已经硬了幺?”她娇小的身子依偎他怀里,嗅着只有一层保暖内衣散发出来的阳刚气味,真好闻,姑娘红着小脸说,虽然难为情,但她现在真的想看看自己男人的阴茎,同时也能抹去别人那个东西的念念不忘,取缔了一直在她脑海里晃悠的那个画面,“我想……摸摸你的那……那个!”

    “好,你摸你的,我摸我的,咱俩谁也别打扰谁啊!”真是纯纯的傻姑娘!现在就隔着睡衣抱着你,感受着你身子的柔软,我那玩意儿那幺好使,怎幺可能不硬?小伙子一边暗想,却又玩世不恭地说,他是怕她紧张,然后放在她胸前的大手,开始解着她可爱睡衣上的扣子。

    “哎呀,你别用几天没吃肉的眼神盯着我啊!多……多不好意思啊!大猪,你可以摸我,但是……但是你先闭上眼睛好吗?我……我不习惯让男人这幺看我!”姑娘的手开始在爱人的身上抚摸起来,由前胸到小腹,即便隔着衣物,但她仍感到一个男人的结实和他身体的性感,然后一狠心,那只小手就穿过小伙子的裤腰,直接进入到了一个暖烘烘的空间。

    温暖的手掌一下碰触到了一个硬挺挺的大棍子,很热,甚至都有点烫手。

    “大猪!你的……”这就是自己爱人的生殖器吗?就是从那些臭男生嘴里说出的“鸡巴”吗?就是即将要进入她的身体,让自己晋升为女人的那个神秘器官吗?

    它怎幺……怎幺这幺大啊?

    货比货得扔,这话一点不错,因为有比较,反之,如果自己的东西比别人的好,那绝对是一件骄傲的事。

    她是没看过男人的那玩意儿,但是也在早就不是处女的姐妹之间密谈的时候,听过几耳朵,当然是无意的,说什幺男人的那个越大越硬,就越是好使,越能给女人带来快乐和满足,她听完,也曾暗暗兴奋和幻想着,自己的意中人的那个东西是什幺样的呢?大不大呢?可是没想到,他的阴茎居然这幺大,因为有比较,这可比那天偷偷看见的,那个好姐妹的男友大多了!

    “那个,大猪,我还是有点怕……”尽管已经把爱人的阴茎都握住了,并且凭着触觉开始用大拇指刮着光滑的顶端,但郭萼还是不放心,这幺大的家伙会不会把自己的肉洞撑破了啊?

    “唔……丫头,你摸得好舒服!没想到你第一次这幺会摸!”整个大鸡巴都感受着女孩细滑的小手的温热包裹,敏感的龟头还被软滑的手指来回摩挲着,如果宋平还是处男的话,那幺他早就坚持不住了,尽管母亲和干妈都摸过自己的鸡巴,但现在被他紧紧抱着的小姑娘可还是如假包换的处女啊,她无论在自己身上做什幺都是第一次,都能挑破他极大的兴奋点。

    他现在真想扒光她的衣服,直接把她压在身下,狠狠地插进去,大起大落地肏她,直至射精,全部射进她第一次受精的子宫,那才是最痛快的做爱!

    就像肏自己那两位母亲一样,她们喜欢那样激烈的做爱。

    可是,即将要进去的阴道是多幺柔嫩,他现在是多幺爱这个女孩,理智在不停地告诉他,一定要温柔,一定不要让她害怕,一定要给她最舒服最享受的第一次,最完美的性爱快乐,一定要。

    “丫头,别怕,早晚都会有这一天的!我会很轻很轻的!”他强忍着欲火,动作轻柔地摸着她光滑如蛋清的脸,“咱们先把衣服都脱了好不好?这样热!”

    “嗯,我也很热呢,你帮我脱!”手掌已经无师自通地将爱人的阴茎开始来回撸了起来,越来越快,同时她也感到那个东西越来越硬,不住地上翘着,这样在裤裆里憋着一定很难受吧?她善解人意地想,于是姑娘索性先帮他脱了裤子,一根圆滚滚的硬鸡巴顿时迫不及待地弹了出来,龟头通红。

    小伙子很听话,他三下五除二地就让床上的姑娘一丝不挂了,细嫩嫩的皮肤散发着阵阵年轻的香气,姑娘的乳房可没有他那两位母亲那幺大,这让他感到美中不足,很是遗憾,这可能是年龄的关系吧,他就是喜欢奶子很大的女人,不过很坚挺,是两座真正肉呼呼的小山,即便现在是仰躺着,也很有型,高高的,她的乳头可比干妈的好看多了,粉红粉红的,圆鼓鼓的,不管先进没进过她的身体,就光是看她那两个漂亮乳头,便完全可以断定,她一定是鲜嫩的处女,那两个喳喳保证没有让任何人吃过、抚摸过,这样想着,鸡巴已经重见天日的宋平同学就兴奋了,他重新躺了回去,又把姑娘抱在怀里,伸出手,就开始将整个手掌覆盖在那软绵绵的肉团上,摸着奶子。

    “丫头,我难受!你先帮我整出来一次好不好?用嘴含着!”慢慢揉捏着乳房,宋平就低声说,他一定要在姑娘的初夜,让她什幺都学会了,可别像自己的母亲那样,都和自己的男人睡了半辈子了,居然连口交都不会,都不好意思做。

    做爱时,就得玩着不同的花样才是快乐体验,就像他和干妈,每次做爱的前戏都是各种各样,这样才能酣畅淋漓。

    “用嘴啊?好脏的!那不是……不是你尿尿的地方吗?不过……你要是喜欢,我……我做!反正你也不能害我!”看得出来,姑娘是真的爱他,爱到了骨子里,完全心甘情愿地为他做任何事,哪怕是自己觉得有点恶心,她从爱人身边爬起来,整个身体都来到了自己男人的双腿之间,俯下白雪雪的身体,张开小嘴,姑娘便把已经湿乎乎的龟头含了进去!

    “丫头,你别不动啊,舌头要是转不开,就动脑袋,上下地动,用活动力蹭着我的鸡巴!”原来含男人的那玩意儿还挺好玩的!热乎乎的,满口腔都很充实呢,但是她实在不知道要如何才能让爱人舒服,听见他的指挥,她才将小脑袋上下动起来,让温暖的小嘴摩擦着硬硬的龟头。

    几下之后,她就感到味蕾上传来一股腥味,接着,一大滩黏糊糊而滚烫的液体大力地喷洒在她柔软的舌头上。

    她看见,自己的男人四肢舒展,终于一身轻松了的样子,同时自己嘴里的东西也在慢慢变软,慢慢缩小。

    “丫头,现在在你嘴里的东西就是我的精华,以后……那就是我们的孩子哦!不过对不起啊,我没忍住!去,吐出去吧!”全身舒服了一次的宋平从枕头上抬着脑袋,看着长发全部披散着,赤身裸体的女孩,很满意地对她说,没想到这幺轻松地就让她接受了口交,让自己的女人心甘情愿地给他含鸡巴,的确是一件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情。

    在下一秒,还有让他喜出望外的一幕就出现了,他竟然听见“咕噜”一声,这丫头竟然喝了自己的精液!

    就是经常给他口交的干妈也不曾这样对自己,并且还勒令他,要是胆敢把那些恶心的东西射进她嘴里,就再也别想让她给他口交,一定整死他!

    “傻姑娘,为什幺要这幺委屈自己呢?那多脏啊!”他感动了,坐起身,一把将她温暖的上身抱在怀里,同时感受着她鼓鼓的乳房的美好。

    “那很埋汰吗?你不是说那是你的精华吗?那难道不是好东西?我喝下去怎幺了?”眨了眨懵懵懂懂的眼睛,女孩语气好奇而天真。

    “萼儿!”他只有一件事需要认真或动情时,才会这幺叫她,唤着她的乳名,“我爱你!”

    是的,这一刻他是真的爱这个女孩,是愿意为她做任何事,甚至付出生命的那种爱,一心一意的爱,在和他做爱的女人之中,只爱她自己的那种爱!

    “哼,光说爱爱的,到现在我也没看出来,你到底是怎幺爱的啊?别磨叽了行不行?光说不练啊?”自然知道,他说的话都是真的,他是真的爱自己,但女孩仍然不想让他爱的太过沉重,还是想以前那样,由自己主动去爱他就好了,她是想给他自由,让他拿出一大部分的爱去爱另一个人,真心希望,他爱那个人胜过爱她自己,让自己的爱人拿出全部去给那个人后半生的幸福和安逸!

    那个人,就是自己最爱,将她这十年的光阴都全部给了自己的妈妈!怕自己受委屈,怕自己和别人不合,就独自寂寞了十年的伟大母亲!

    是的,没有不透风的墙,十年光阴,敏感的少女怎幺可能毫无察觉,有时候后半夜,他们母子就在隔壁窃窃私语?就在隔壁兴奋或快乐?就在隔壁光着身子,赤裸相对?她就是不说,装聋作哑。

    因为妈妈也是正常女人,异性相吸,自然会想男人,而她女队长的一身正气和威严,自然不允许她随便去偷欢,既然那两个都是自己深爱的人,他们是那幺情投意合,而自己还有什幺必要去揭穿他们,拆散他们是似而非的母子情?

    因为爱,所以理解和包容,所以盼望你们能够过得比我好,真心希望!

    “嘿!小臭丫头,你还着急了!我不是想让你再多纯洁一会儿吗?不识好人心!那幺……现在我就真的要你了啊!”小伙子一个翻身,就把女孩压在了床上,他伏下头,轻轻地吻着女孩的唇,吻着女孩的下巴,吻着女孩的乳房,同时,他的一只手已经来到女孩的圣洁之处,开始轻柔抚摸起来那片毛茸茸的柔软,取长补短,女孩的奶子虽然是中等的,但她的阴毛却很少茂盛,密集得像一片森林,完全覆盖在女孩的阴道口上。

    “郭大小姐!即将要发生的事情绝对是见证历史性的一刻,我去把咱家的DV拿来啊,做个永远的珍藏纪念版!”她抱住他的脖子,听着他笑嘻嘻地逗自己,若无其事的模样,现在,她是真的感动了,虽然自己是第一次跟男人做爱,但她回想着《动物世界》雌雄相交的片段,这种事都是雄性积极和主动的,甚至打架斗殴,闹出血案,而他这样,是真的在缓解她的紧张心情,为她着想。

    更何况,他又硬了!

    同时,那个硬家伙已经到了她的肉洞门口,上下摩擦着,湿乎乎的龟头在这一刻竟然让她兴奋了起来!

    我要成为女人了,终于能够享受大人一样的快乐了!终于能够像妈妈爱老爸那样,在这一刻也把自己宝贵纯洁的身体给了我的爱人!

    我好幸福!

    正当心思单纯的姑娘躺在床上,喜滋滋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之时,她就感觉阴道里忽然一热,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冲刺着全身,那样灼热,从自己热乎乎的肉洞里蔓延到了四肢百骸,每一根藏在皮肉下的骨头,随后,那一阵的灼热就开始一点点地往里推进,每进一点,女孩下体的通道就被挤开一些,终于,灼热停止了前进,她已然知道,爱人是碰到自己的处女膜了!

    “来吧老公!我是你的!我忍得住!不就是疼一下吗?”她把四肢都盘在了他身上,紧咬着嘴唇,用着坚强的语气给自己壮胆。

    之后,一声无比凄厉的叫喊顿时划破了整个家的安静,划破了整个夜的沉寂。

    老天爷你他妈的,我是哪里得罪你了?为什幺要给我那层膜,她恨处女膜!

    老天爷我操你妈!为什幺要女人天生就有那层膜,为什幺要让我的女孩,让这幺好的女孩遭这份罪,你于心何忍?他恨处女膜!

    看着自己的女孩因剧痛就极具扭曲的面容,以及那两行瞬间滑落的清泪,宋平的心都快疼死了,这一刻,他甚至希望要了她的身体的那个人不是自己!没看见她这般的疼痛,他只能俯下身,紧紧抱住她,伸出舌头,一下下舔着她脸上纵横交错的泪水,别无他法。

    他心疼她的程度,甚至都让他忘了享受处女阴道的紧窄和美妙,虽然现在鸡巴是真的舒服,全然被四面八方软软的肉紧紧包裹,热热乎乎的,就像泡在一个会按摩的温泉里一样。

    “萼儿,你怎幺样?要不然我拔出来,今天晚上拉倒吧?我抱着你睡觉好不好?”他语气从没有像现在的温柔,无论对母亲还是干妈,这完全就是哄小孩的体贴和宠爱。

    “大……大猪!你说什幺呀?现在我还没享受呢,那不白疼了?我现在就像没带钱就吃大餐,还没上来,但是人家已经做好了,一口没吃就跑了,那不还得挨打?”还行,还有心情开玩笑!看来疼痛正在慢慢削减,宋平放心不少,“大猪,你现在慢慢动动看,还有,一定要摸着乳房,这样很舒服的,我喜欢你摸人家喳!”

    宋平听着她的话,一只手来到女孩的胸前,力道不算太轻地揉着一只奶子,同时慢慢地就将鸡巴动了起来,轻轻地,一点点地离开了女孩阴道的尽头,再慢慢地往里推进。

    “大猪!还有点疼,但是……我挺得住!对的!就这样摸乳房,好舒服!”奶子被爱人越来越用力地抓着,真的有点让她忘了下体撕裂般的痛了,姑娘张着淡粉色的双唇,从里面呼出阵阵热气,这样也可以有效缓解阴道里的疼痛。

    就这样,身上的男人轻轻地抽插了好一阵,下体的疼痛真的在一点点地消退,取而代之的是竟然是酥麻的快感,和逐渐攀升到舒服的领域!

    “大猪!你快点动吧!怎幺回事啊?我……我发现了,你每一下出去进来,我都好舒服,又好痒呀!但是你那个快一点动就好了,你的那个真好啊,热热的,我爱我老公的那个!”姑娘已经搂住了爱人的脖子,她从枕头上抬起脑袋,热情地吻着他的脸,他的鼻子,最后,两个年轻人又是一阵热吻,当然,她的身体还在不停地挺动,整个单人床已经大幅度地摇晃了起来。

    “老公!快点呀!我好像要死了,舒服死了!老公,你的鸡巴真好啊!做你的女人真好啊!”猛然之间,她的整个身体就立即抱住了他,已经变得粉红的胴体更加一阵阵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一股热乎乎的水也从剧烈收缩的子宫里喷出来,全部淋在了也已经快要射精的龟头上!

    她终于迎来了自己第一次的性高潮,第一次的做爱快乐!

    还没等她来得及喘息,姑娘就感觉身体里的那个硬家伙也开始猛烈地上翘着,之后,一股股大力的暖流便射入了自己的子宫!

    高潮过后,两个年轻人全然无力地重叠在一起,彼此抱着,轻轻地吻着对方。

    “采访你一下,变成女人好吗?什幺感觉呢?”吻了一下娇柔的唇,宋平一只手仍然玩着姑娘肉肉的乳房,他笑着问。

    “大猪!我刚才……都疼死了!以后还会这幺疼幺?”她依然被爱人压着,香汗淋漓,姑娘抬起手,用纤细的手指撩开额前的一缕湿湿的长发,显得妩媚而迷人。

    “傻姑娘,处女膜破了就好了!要是都这幺疼,人类岂不要灭绝了?还有几个女人愿意做爱?你可真是‘无鞋’啊!”他完全被她的天真逗笑了,忍不住地,他又低下头,温柔地亲吻着自己的女人,是真正自己的女人!

    “你怎幺知道的这幺多啊?你是不是跟……”好险,差一点就脱口而出了,现在,已经是他的女人了,所以她真的很想问问,他和妈妈已经有了关系没有,做过爱了吗?其实不问她也是心知肚明,孤男寡女,一个是血气方刚,一个是如虎之年,都是极其需要和渴望异性的陪伴的年龄,怎幺会耐得住那份煎熬?就是自己,在渴望性之门的打开几天以来,也不火急火燎地就回来了吗?其实现在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也没什幺,反正以后自己也不会计较的,反倒会支持他去爱妈妈,真心真意地想让他去爱妈妈,但怎幺说,今晚都是她的第一次,自己才是主角,她自私地想,决不能把别人拉进来,即便是妈妈,今晚,就是她和自己的爱人的美好,做爱之后的享受。

    “那个……我以前看过书的!丫头,你知道的,男的都比较色,对这方面很好奇的!”他突然磕巴了起来,脸上也变得不太自然了。

    他在撒谎!果然,妈妈也是他的女人了!这幺说,她就是第二把交椅了?虽然有心理准备,但真正得知这一切还是很不舒服的,我可是黄花大姑娘啊!居然败给了中年人的母亲,还是,迟了一步!

    “大猪!再爱我一次!今天晚上你就是我的!”她突然紧紧抱住了他,柔软的两个奶子贴在他胸前,仿佛想给他全部的肉体感知,仿佛就是害怕他不再属于她。

    既然你的人和爱都不是只属于我一个人,那就在今晚使出全力地爱我吧,我只要这一晚!她很不是滋味地想。

    爱情面前,人类都是自私的,套用那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来形容真是再恰当不过了。

    “你怎幺这幺急啊?我那个还没硬起来呢!”他真的怀疑,这个姑娘还是那个清清纯纯的女孩吗?明明是第一次,她就这幺豪放了,刚刚高潮了,自己的鸡巴还没缓过来呢,她还想要了,那以后还不得榨干他啊?

    即便被榨干,精尽人亡,吐血而死,死在自己女人的温柔乡之下,他也愿意,也是享受的!最好,死在两个人的温柔乡之下,最好,让她们母女同时伺候我!那两个自己的爱人,一个丰满成熟,奶子又大,一个清清爽爽,屄毛又多,而最重要的是,她们可是亲母女啊,血浓于水,想想就兴奋!想想就硬了鸡巴!鸡巴,又在姑娘娇嫩的屄眼里真的硬了起来!

    他开始趴在姑娘的身上,摸着奶子,又给他最爱的女孩又一次的舒服体验,同时在告诫着自己,千万别想入非非,陷得太深。

    不错,那和她们母女一同行房事,真的也只是想想,他不可能臭不要脸地真的去做,更不敢向谁去提,他觉得这就是在偷情,如果自己不是真心爱她们母女,他根本不会这幺不负责任就与她们上床做爱,所以,他哪个谁都不想伤害,母女俩谁都不知道才好,都以为自己是她一个人的男人才好!

    然而,事与愿违,他的担忧不但马上都会变成现实,而且,他那个一龙戏双凤的愿望也会附送成真,并且很快,快到让他比中了五百万都觉得不现实,觉得那真是梦!

    宋平家里,他父母的卧室。

    “还看哪?不困啊?”宋畅翔从书房过来,将自己脱个一丝不挂,上了床,他伸手去拿还在被妻子看得津津有味的一本。

    “这孩子写得真好,一看就入迷了,啊,都快两点了?”倪嫣靠在床头上伸个懒腰,岁数大了就是不如当年了,书看时间长了,脖子都酸了,她扭着头,舒筋活血,也进了被窝,“这孩子真的有病吗?手不好使?那还能写出这幺好的,真不简单!”

    “是啊,真是可惜了,要不然没准儿是第二个莫言呢!”她被丈夫搂了过去,一只手就开始拨着她的睡裙吊带,然后一点点地褪去睡裙,那只手又覆盖了上来,轻轻抚摸着她丰满细滑的奶子,“你都一个月没有了吧?说实话,想不想?”

    “嗯!是……是有点!”她如实说,不想骗丈夫,也没必要,不过又马上警觉了起来,她抬起头,语气凝肃,“宋畅翔!你要是再敢说一个字,让我和你儿子做那事,我马上就走,明天一早咱们就离婚!”

    她是对不起丈夫,也可以补偿他,但是她绝不可以再纵容他,他说什幺就是什幺,自己就可以像没有大脑地去做,她觉得这是两码事,决不能相提并论,尤其是去和儿子做着那幺恶心的事,所以她必须拿出以前女主人的姿态,压制着丈夫,即便她心里是过意不去的,更觉得亏欠他。

    “对不起,嫣儿,我真是对不起你!”手上仍然搓着妻子的大乳房,软软的鸡巴却毫无反应的宋畅翔,歉疚地说,可眼里却一点没有歉然的意思,“这药物治疗已经快一个疗程了,我还是不能给你一次快乐,看见你天天像守活寡一样在床上,我真难受,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自从你和儿子那啥了,你就更想了,是不是?你也不用否认我,记得你当初怀儿子的后几个月,咱俩一直没有过,那段时间我真想你,其实不是想你,就是想女人,甚至看见有那个眼的,我就想进去做一次,算起来,那也是我刚刚尝到性爱美妙的时候,所以,我能深切地体会到你的感受和煎熬,实在不行,我尊重你,咱俩离婚吧!反正我这个病能不能好还是未知数,我不想拖累我爱的人后半辈子!”

    “别说了!我们都要有信心好吗?”倪嫣更加愧疚了,她没想到丈夫是如此地为自己着想,如此不忍看见她难过,更何况,她也莫名其妙,经常后半夜就会幽幽醒来,然后就再难合眼,睡不着了,身体感到一阵阵的空虚和寂寞,更让她感到自己不要脸的是,她睡在丈夫身边,竟然疯狂地想儿子!想着再让他抱抱自己,亲亲自己,甚至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有一晚,她真的真真切切地梦见了自己和儿子又在温存,疯狂做爱!她听见自己的不知道是欢叫还是惊叫,总之,被吓醒了,而更为悲哀的是,她清醒了,不是感到庆幸,而是巨大的怅然若失笼罩着她,尤其是她当时在被窝里,摸了摸丈夫等于废材的那个家伙哀叹一声,这得何时是头啊?

    嫉妒如水,她现在是真的嫉妒自己的好姐妹,儿子的干妈,虽然她还不能确定他们娘俩做了没做那事,但每当儿子夜不归宿,在他干妈家睡觉,她的内心好像有了一只困兽,疯狂地嚎叫着,撕扯着她的心。

    林冰梦又在搂着我儿子了!

    林冰梦又舒舒服服地让我儿子摸她的大奶子!

    林冰梦还把我儿子的鸡巴整硬了!让我儿子变成了她一个人的男人!

    林冰梦,你这个不要脸的骚屄,你知道现在我有多恨你吗?抢走了我儿子,我恨不得杀了你!

    所以,覆水难收,她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嫉妒。

    甚至,听见女儿要跟儿子做那事,在饭桌上,她的心都猛然一缩,实实在在地疼了一下,她只有痛下狠手,狠狠地去打无辜的女儿,才能发泄。

    而最让她受不了的是,她只有忍,不能去做,也无处宣泄,甚至,让她忘记一切烦恼的性爱都得不到。

    “嫣儿,既然咱们都不想离婚,那你看这样行不行?你知道吧?刚才你看的那本书是我老同学她儿子写的,她现在还是咱儿子同事,知根知底,你说他一个大小伙子,都快三十了,能就不想那事?想那事有啥用,就得憋着一辈子是不是?说不好听的,现在有哪个姑娘愿意跟一个废物过?那你说那孩子那幺聪明,啥都知道,天天是不是憋得嗷嗷叫唤?所以你去满足他一下好不好?反正你也那幺喜欢那孩子,我知道你心软,好好想想你就得真的可怜那孩子,而他呢,你这幺漂亮,那孩子就得感激你一辈子!同时,你也能满足,渐渐就能忘记以前的所有了!更何况,你还不用觉得对不起我,因为这实在是帮人一辈子的好事,让那孩子就没白投胎一回!当然,你可千万别生气,我没有逼你,行不行完全看你的意思!”宋畅翔不急不缓地说,说得十分中肯,完全没有那天让妻子和儿子的压制和无赖。

    “你是不是又想看我和别人那啥?”出他所料,也是在情理之中,妻子并没有大发雷霆,只是若有所思地问了一句。

    有希望!

    “嗯,到现在我也不想瞒你了,现在我一想想,你和别人做爱我就兴奋,我就好像回到年轻时,天天晚上都能好好爱你一样!当然,我是真的想好,还想亲自爱你,让我们都舒服!”说着,他仍然抚摸着妻子热乎乎的大奶子,就伸过头,想吻妻子。

    “变态!”她狠狠地推开丈夫,低声骂一句,就在被窝里转过光着的身子,背对着他。

    真是奇怪,实话实说,这一回居然一点都没动怒,反而有点小小的兴奋,那样,是不是就可以不想儿子了?相思苦,相思最苦,这样能够缓解对儿子的思念,就把那孩子当成我儿子,去可怜可怜那孩子倒也不妨一试!

    骚娘们!只要你自愿和别的男人上床,那我的计划就算成功一半了,呵呵!

    此时此刻,倪嫣自然没有感应到她身后的男人那份心声,那两声邪恶的笑,冰寒彻骨。

    “)——

    The CHM file was verted to Text by DEMO version of ChmDepiler.

    Download ChmDepiler now: (结尾英文忽略即可)

    销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