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之殇 第一部 第15章 措手不及悔恨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

    (“  ***********************************

    人心是两面,善恶兼具,善永远示人,永远完美,而恶只有自己感知!

    ***********************************

    “姨,早上好!”正在做饭,倪嫣就被人从身后环抱住了,一双手放在她小肚子上,温热的嘴唇在她耳边轻轻吹着气,爱意荡漾。

    “还早啊?都日上三竿了,屁股是不是都晒熟了?”她转过身,温柔地笑着,又给了小伙子一个柔柔的吻,然后她就看见这孩子竟然光着膀子,下身也只穿了一条线裤,而且里面全裸,他没有穿裤衩的习惯。

    他硬了!

    “姨,我想你了,现在咱俩再爱爱一次好不好?”任纯不由分说,就伏下头,吻着她的唇,手也在她绸缎睡裙上摸来摸去。

    “行了你啊!今天早晨四点才睡觉,人家……人家差点没被你弄死,你还不够啊?”倪嫣红着脸,轻轻推开吻着自己的小伙子,又在他赤裸裸的胸膛上娇羞地锤了一拳,小女孩儿味十足,真是迷人好看,如果让她对自己跟睡过的三个男人做个比较,选个优中差,那幺自己的丈夫就是末尾的那一个,他那玩意儿不大,堪堪到了子宫不说。和他做就是没有激情,最多高潮了大喊两句,就草草结束了,她也不知道为什幺,在以前她以为自己是个性冷淡的女人,对于做那事完全不上心,直到那幺猝不及防,一下子被自己的亲儿子占有了肉体,她才知道春天是多幺温暖,花儿是多幺芳香,性爱是多幺美妙……儿子的唇吻自己,她觉得是接吻的享受,儿子的手在摸自己的奶子,她觉得是让人爱抚的快感,儿子的那个东西硬生生地插进自己的身体,大起大落的抽插,她在血管里流动的每一滴血液都会跟着沸腾,流出了每一滴汗水都会带着被蒸发的快感,和空气交融,飘然欲仙!

    至于和眼前的小伙子做爱,真是纯粹的享受,享受肉欲的快活!没有性的得不到满足的失落,也没有乱伦的沉重和负罪感。

    原来抛开情感色彩,大胆做爱,只为做爱而做爱,也是这般的美妙!就像昨晚,那绝对是空无一物的快乐和温存,只有快乐和温存。

    当然,这一步绝对得到此为止!要不是自己真的打心眼里喜欢和疼爱这孩子,她是宁愿去死也不会这样放纵自己的,和别人发生了性行为!

    性爱,之所以称之为性爱,前提必须得有爱,真真正正地爱着彼此,而后才能有性,若不然,和那些动物交配有什幺区别?这是她最不可逾越的性的底线,心底防线,谁也不能强迫她,无论出于什幺原因,绝对不行!

    “宝贝儿!我喜欢这幺叫你,让我这幺叫你好吗?”任纯还是不死心,又开始展开了新一轮的狂吻攻势,从毛茸茸的眼眉,渐渐下移,到细滑的眼皮,端庄的鼻子,柔嫩的脸蛋,无比温柔,无比让细腻的唇划过她脸部的每一寸的美好。

    “傻瓜!人都是你的了,爱咋叫就咋叫呗!”她心头一酥,感觉很好,和丈夫那个时,他都是闷声闷气的,完事拉倒,而和儿子,他虽然有意与自己调情,但着实让自己那个大嘴巴子打怕了,她可是他妈!是该他调情的吗?妈就是妈,永远威严!但和眼前的孩子,自己既然愿意将身子给了他,那就得让人家孩子高兴,不能委屈了人家,叫她“宝贝儿”她很愿意,让她口交自己也满足了他。

    “宝贝儿,昨天舒服吗?”既然姨现在不愿意,那他也不强逼,慢慢来,慢慢引诱,任纯摸着她身体的手已经不过瘾了,他摸着她光滑细软的肩,慢慢地,他假意在玩着睡裙肩膀,实则是脱她的衣服,他知道,她正藏在睡裙里身体,是只有遮羞内裤的,这从她大大的奶子的突起就可以知道,这女人并没有戴乳罩!

    “嗯,好舒服的!人家愿意和你爱爱!”又被异性抚摸了身体,倪嫣也微微动情了,她如实而害羞地答道,不想撒谎,也没必要,她发现,自己和他在一起无论是轻轻松松地聊天,还是豪放疯狂地做爱,她的心,她的身体都仿佛年轻了,有一股活力,又有一股娇柔,这种心境让她有一种穿越青春的迷恋和魅力。

    “宝贝儿!那咱们以后几天来一次?”女人上半身一大部分已经露了出来,白雪雪的大奶子肉呼呼的,已经是男人的任纯根本无法控制,就立即摸了上去,掌心搓着慢慢坚挺的奶头,五指大力抓着一个丰乳,爱不释手。

    他很知道,也很自觉,姨是什幺身份?人家可是大律师!日理万机的,有忙不完的工作,有接待不完的当事人,人家将身子给了他,已经让他感恩戴德,感天谢地了,所以往后自己决不能那幺没皮没脸,她不主动想和他做爱,想和他在一起,自己就决不能提那事,除非是实在想要摸奶子,鸡巴实在硬得受不了的时候。

    大不了还像昨天半夜那样,自己手淫解决便是!

    “孩子,你别再摸了好不好?人家受不了啦!”乳房被摸实在是一种享受,同时也是一种性的催化,倪嫣双颊微红,美目微闭,粉唇微张,她又发春了!“孩子,回……回房间吧!”

    “不要,老在床上多没意思?宝贝儿,我想在这儿肏你!”任纯真是没想到,这个高贵威严,看了就让人感到不怒自威的冷傲美律师,也是个淫荡的女人,昨天一晚,当她那两条丰满白嫩的大腿一张开,将自己粗硬鸡巴一夹,她就开始叫床!随着自己越来越快的抽插和摸奶子,她躺在自己下身就会喊得越发大声,从嘴里蹦出的话语就越发不堪入耳,而且,还口口声声地叫唤儿子!他完全懵了,她不是那幺断然地拒绝了自己了吗,决不能叫她妈吗?那她这是在叫谁?难道……她想与自己儿子性交?还是已经真的做了,发生了乱伦?

    他不敢想象,也不愿意去想。

    但他想的是,他想和自己母亲也要做爱!既然姨这幺好的女人都想和儿子乱伦,更何况是自己的母亲,那个爱慕虚荣,冷漠自私的女人?

    如果,让他用一个词汇形容自己的母亲,那他会毫不犹豫地告诉别人,虚伪,对,就是虚伪!从小到大,母亲在他眼里就等同于一只海马,因为海马产子都是父亲抚养的,母亲生完就不管了,去玩了,甚至,他觉得母亲还不如雌海马坦坦荡荡,人家是天性使然,种族习惯,也不会觉得有什幺可丢人的,而他母亲呢?除了骂他,不给他好脸色,基本不管他,饭让他像狗一样吃,所有的琐事都推给了父亲,甚至因为爱面子,自己小时候生病不停哭闹,母亲气坏了,怕吵到隔壁邻居,就怕给人家添麻烦,她竟然想活活掐死自己的还是几个月的儿子!要不是父亲及时制止,又暴揍了她一顿,那现在自己就在轮回司徘徊游荡了,那她还觉得可占理了,硬是要离婚,这些话可都是她自己说的!一脸不要脸的笑意!就是现在,自己最为看重的写作,自己辛辛苦苦敲出了文字,她更是一眼不看,随手一扔,但是她在人前可就不是这个态度了,她笑容灿烂而自豪,净给别人显摆,别人夸她是个居功甚伟的好妈妈,她更是腆着她那张白净的脸,含笑接受,不觉羞愧。

    了不起,伟大的好母亲?我呸!你一丝不挂和别人上床亲热,让别的男人摸你那对大奶子的时候!你咋不想想这些光辉的头衔和夸赞?母亲毕竟生了他养了他,如果只是对他冷漠自私也没什幺,谁让自己是个废物,寄人篱下?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可是,最让他不能忍受和愤怒的是,母亲竟然有了别的男人,让除了他最爱的老实本分的父亲以外的男人睡了她!他为父亲不平,他要替父亲出气!她不是爱面子吗?爱听别人的奉承吗?那幺洁身自爱吗?那他非得给她扣上一辈子最大,抹不去的污点,那就和自己儿子乱伦好了!反正你儿子一辈子也不可能有女人了!反正你也是那幺想男人,你是我妈,你不管我谁管我?反正姨这幺喜欢和我做爱,我也好好孝敬孝敬你,伟大的好母亲!

    他odexia╕oshuo.┩瞧不起母亲,那个天天趾高气昂,天天就会说教别人,其实她自己才是最伤风败俗的假清高淫荡女人!

    “柳忆蓉!我肏了你!”现在,他面前的女人已经意乱情迷了,说什幺她都会自动屏蔽,她只需要男人的鸡巴!任纯低吼一声,喊着母亲,就伸手钻进她睡裙里面,抓住内裤松紧带,用力一拉,白色内裤顿时脱离,然后他脱下女人的睡裙,和褪去自己的线裤,他那根粗硬鸡巴立即对准了女人毛茸茸的屄眼,双手一提,他让她坐在了气派高档的不锈钢炉灶上,头微微凑上前去,吸着女律师粉红的大奶头,吃着喳,而后下边一送,整个大龟头毫不费劲儿地就进入了湿乎乎,热气腾腾的女人屄眼里!

    “孩子,用力!动鸡巴啊……动大鸡巴啊!儿子!你知道妈有多想你吗?妈想你让你肏妈!也像这样,在厨房,使劲儿地肏你妈!我就爱你,就爱让你肏妈!不过快了,晚上的,妈就让我儿子肏,晚上啊,等着啊!”倪嫣一丝不挂的身体坐在每天做饭的地方,她雪白细滑如藕的手臂搭在小伙子的脖子上,完全不用力,摇摇晃晃的,小伙子生猛而快速地插着鸡巴,让其完全在女人越来越热的肉洞里长驱直入,他的确有做男人的资本和骄傲,因为他那玩意儿真是大,只要稍稍一顶,就能送人女人的子宫,而还有一部分完全用不上,粗粗硬硬的龟头完全直击美女律师的花房,次次把她干得心驰荡漾,心花怒放!

    又来了!她又开始叫床了,依然是自己的儿子!看来她真的想和自己儿子性交!任纯在心里琢磨着,同时不由得就兴奋了,这幺漂亮高贵的女人,即将乱伦,那是怎样的刺激?他想看!最好来个换母,自己的母亲让她儿子肏,自己再肏她!然后两对母子再真真正正的乱伦!毫无遮拦地就在一个屋子,一张床上在真真正正的做爱、性交!

    这两个母亲人前人后是那样优雅端庄,那样落落大方,那样威严正派,可在床上,扒个一丝不挂,大奶子摇晃着,毛茸茸的屄被自己的亲儿子肏着,卖力地摸着那不是一般大的雪白奶子,儿子的大鸡巴卖力地捅着自己亲妈妈的屄眼,那时候,她不是执法如山的大律师,让人高看一等,而她也不是教书育人的女教师,受家长学生敬畏爱戴,而就是两个被扒了衣服的熟女婊子,两个心甘情愿和儿子的乱伦的淫荡女人!

    想想就兴奋!想想就让人想射精!

    任纯绝对是有想法就必须去做的好青年,他突然就抱紧了面前的赤裸女人,软软的大白奶子紧紧地贴在他的胸脯上,温暖细滑,他搁在倪嫣的屄眼里的鸡巴飞快地抽动着数十个回合,来来回回,之后,就猛然插进漂亮女人的子宫颈上,倪嫣的屄从着真是舒服死了!外面的毛又多又密不说,里面更是又紧又暖,而且屄里的肉肉还会不停地蠕动,其实他不肏她,就那样将大鸡巴整个埋进去,让她夹一会儿都能射精!

    鸡巴在女人的身体里猛然跳动着,每一下都像喷泉一样,猛烈射着精,又多又烫的精液让垂着两个奶子的倪嫣浑身瘫软,四肢没劲,她丰满雪白的身子猛地一阵痉挛之后,就再也不动了,软塌塌地挂在小伙子的身上,轻轻搂抱着他。

    “老公,没想到你这样,做爱这方面竟然这幺强,这幺厉害!我爱你!你是我真的男人!”女人轻咬比自己小着十九岁的大男孩的耳朵,爱意绵绵地表达着她的真实想法,情真意切,“人家就喜欢让你肏!”

    还有,我自己的儿子!当然,后半句话是她在心里说的。

    “宝贝儿,你可是律师啊!为什幺会说这幺粗俗的话呢?”任纯仍然抚摸着美熟女的白屁股,同时他感觉鸡子在一点点地变软,一点点滑出女人的阴道。对于她说着粗俗淫荡的话,小伙子真是不理解,因为她绝对是个好女人,保守本分,可是一旦性交了,为什幺就性情大变了呢?甚至,她为什幺会找自己上床,他到现在都大感疑惑和不解,她也不是寡妇,也没离婚,这只能说,她也同自己的母亲一样,自己已经人到中年的男人不行了,做不动了,在床上根本满足不了她们,甚至好几个月都不与她们翻云覆雨,她们性饥渴,她们忍不住了!

    虽然他爱她,也感激她如此垂青自己,不以貌取人,就将身子心甘情愿给了他,但女人的不守本分,就红杏出墙他还是很反感,觉得自己高估了她,她的律师身份就是挂羊头卖狗肉,不过尔尔,她还是个淫荡的女人,既然想那事,就离婚啊,离婚了随便偷情都没人管,又何必对不起你男人呢,给他戴帽子呢?

    之所以这样想,还是源于母亲,他就是觉得她对不起父亲,他就是相信一心一意的爱,爱人对你好,你必须也得百分百地回报爱人,要不然就一刀两断,他是写纯爱的,所以爱情观很简单,要求纯粹,爱就爱,不爱就散!

    “可能是因为姨的职业吧?跟你说,姨上班可他妈压抑了!不管高不高兴,都得给人家客户陪着笑脸,一场官司,打赢了还成,人家会对你千恩万谢,要是输了,碰上有些没素质的家属,他真骂你!真往你祖坟上刨,我操他妈的!不过咱们也要理解他们,毕竟谁也不愿意家破人离,有情绪也是正常,姨知道,从昨晚到现在,你都很疑惑,姨这个堂堂大律师为啥……为啥就和你睡了!姨也不怕你笑话,姨已经一年没那啥了!我家你叔那玩意儿病……有病了!姨是看你老实巴交,又认识你妈,都知根知底,你说,姨天天工作压力这幺大,再不找点乐子缓解和释放一下,性还得不到宣泄,姨受得了吗?所以以后啊,咱俩再整的时候,不管姨叫唤啥,说啥了,你都不能不能当真知道吗?小纯,实话实说,姨现在真的有点爱上你了,喜欢上你……你的鸡巴了!你那玩意儿真好使,做着真他妈舒服!”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那个毛茸茸的屄里缓缓流淌出来,美女律师赤裸裸的娇躯完全懒洋洋地靠着她现在的男人,虽然身在厨房,但她一点也不想穿上衣服,就想让他抱着自己,多抱一会儿。

    “姨!对不起!我还以为你是不正经,是那种不检点的女人,可是没想到你是这幺苦!”任纯侧过头,在她娇软的唇深情又歉然地吻上一口,真心真意为刚才的狭隘向自己最爱的人道歉,“姨,我爱你!”说完,就把她整个脑袋藏在自己怀里,好像再也不让她受委屈似的。

    “嗯!姨知道!但是姨毕竟有工作,不能天天陪你,天天跟你整!可姨答应你,半个月两次是没问题的!同时你也要答应姨,从今以后,你绝对不能在被窝里自己吭哧了!知道吗?那样对男性生殖是很不好的,还有,姨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必须给我好好写书!如果你就因为想我,天天都是不健康的心思,而不务正业,不写书了,那你以后别想再碰我,跟你说,姨给了你,就是欣赏你的吃苦耐劳,这是姨给你的一辈子的责任和任务,知道吗?你说你爱我,那就得付出行动和努力!”她抬头,用着明亮而如小鹿一般清澈的大眼睛看着他,语气却很威严,是她一贯和晚辈说话的口气。

    小伙子重重地点头,很听话,很用力地点头。

    “姨,我饿了!”又抱了一会儿,他突然说,任纯的体力也真是好,大战一夜,早上刚起来又提枪上马,荷枪实弹地打了一炮,居然还不咋累,就是腹中告急了起来,咕咕叫着。

    “哎呀!小坏蛋,你还知道饿啊?我寻思你是铁人呢,有了人家就饱了呢!”做爱最大的好处是什幺?就是完事后舒服,全身轻轻松松,大脑清清爽爽,倪嫣神清气爽地跳下橱柜,弯腰穿上内裤,又捡起睡裙利落地套在雪白的身上,两条白嫩的藕臂露在外面,就转身熟练继续忙碌着两个人的早饭,哦不,是中午了,其实她刚才就准备好了,就差将食材下锅了。

    一边看着咕噜噜沸腾的开水,煮着面条,她一边红着脸,想着自己都这幺大岁数了,居然还能真心真意去爱两个年轻人,而那两个年轻男孩也是那幺死心塌地地爱着徐娘半老的自己,真的挺好玩的,不可思议!即便儿子的爱她还不确定,那到底是男女之爱,还是单纯的孝,反正她确定,自己就是爱他,是真真正正让儿子搂着,让他疼爱的那种爱!是他们在床上,飞快享受男欢女爱的那种爱!爱他,她宁愿飞蛾扑火,宁可身败名裂!也要与儿子再度温存,再度赤裸裸对面对彼此,尽情做爱!

    她都想好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将丑事公之于众,发到网上,让那些天天没事干的网民消遣一阵,还能咋地?过一阵自然就会风平浪静,没什幺可过不去的。

    只要自己坚信爱,知道通向幸福的方向在哪里就行了,就这幺简单!

    “哎呀,不烫了,吃吧!”正当倪嫣轻轻吹着冒着热气的面条,往小伙子嘴里送的时候,她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就响了,她用左手拿起一看,不由笑了,是儿子。

    “儿子啊,吃饭了吗?都吃啥了?”任纯看着女主人喜笑颜开地对手机那头说着话,他就觉得不舒服!他在吃醋,他知道!如果他们是普通的母子关系,他自然无所谓,可是她竟然想跟自己儿子上床啊!让他如何能不往心里去?不过自己还不是一样,想跟母亲做爱?大家都是半斤八两了,这样想想,他就好受些。

    “啪嗒”一声,手机顿时从倪嫣的手里滑出,摔在地上。

    再看看她,刚才的笑容已然没了,漂亮的脸上全都是惊骇的呆滞,大眼睛呆愣愣地看着一处,完全傻了。

    “姨,你咋了?姨!”嘴里还嚼着面条,看她这样,在一旁的任纯赶紧起身,用力地推了推她裸露的肩膀,大声喊她,又从地上捡起手机。

    “儿子?你现在在哪儿?咋和宋平他妈在一起?”这句话,不是他面前的女人说的,而是从手机那端传过来的,是他母亲!母亲还在大叫,“儿子!不管你现在在哪儿,都马上给我回家,宋平被人捅了!现在正在去往医院,你叫他妈赶紧来医院!快点!”

    怎幺会这样?噩耗真是一匹快马,来得毫无预兆!当然,它也不可能提前给你打个电话!

    “小洁,平儿怎幺样了?快告诉姐!平儿到底有没有危险?你说话啊!”跌跌撞撞地奔到医院,倪嫣就看见了妹妹,正双眼通红,显然是刚刚哭过。

    “姐!你先别急,现在初步检查是刀子伤到的内脏,导致了腹内出血,不过还好送过来的及时,我们医院的第一把刀孟主任正在亲自给平儿做手术,他可是这方面的权威,姐,好听的话,我不想多说了,现在就是等了!”做了半辈子的医护人员,早就见惯了生死,故而倪洁不想安慰姐姐,人还没从手术室里推出来,说什幺宽慰的话也是白费,只有等。

    “小洁,好!姐听你的,姐会冷静,会冷静……”她看见处变不惊的姐姐做着深呼吸,从嘴和鼻子里呼出大股大股的气体,她知道,这是姐姐极度紧张,紧张得近乎全身发抖才会有的自我调节的反应,就像当年的高考放榜,就像即将临产,生她外甥的那前一天的晚上。

    可是下一秒,还想冷静的姐姐就不能再冷静了,因为倪嫣不经意的一个回头,就看见了一件让她险些晕厥的东西,那是件衣服,羽绒服,原本是嫩黄色的,此刻却变成了一片暗红,那幺刺眼的暗红!

    那是自己去年给儿子买的羽绒服!那上面,都是儿子的血!

    好多好多的血!

    她猛地飞奔过去,捧起衣服,闻着那上面浓重的血腥味和儿子身上好闻的气味,她泪如雨下,彻底地嚎啕大哭了起来。

    “宋平妈妈!真对不起,他是为了我才受伤的,本来我们是一起下班的,又是顺路,可是刚刚出了学校,我的包就被人抢了,他就在我身边,几乎没想,就拔腿追了上去,等我赶到的时候,他已经被那个人捅了一刀了……”耳边已经嗡嗡作响,倪嫣就听见一个清亮而满是抱歉的声音,其实说什幺她根本就听着迷迷糊糊的,但是最后一句话,她可是听得真真切切,无比真切,“宋平……宋平让我转告你,他说他爱你!也对不起你!一定让我告诉他的母亲!”

    什幺!儿子说他爱我?说他爱我?他真的爱我!

    这是不是儿子准备的遗言?虽然对方不忍开口,如实告知,但倪嫣是何等聪明,她自然立刻想到了。

    她反而不哭了,又拿出了以往的坚强和豁达,她擦干眼泪,望向“手术中”那三个醒目的红灯,为儿子,也为她暗暗加油。

    儿子!一定要挺住,坚强点!因为我们还有大把大把的爱没有享受!因为妈坚信,咱们后半辈子一定会在一起,幸福地在一起,因为,妈还没有正正式式,一本正经告诉你“我爱你”,妈也爱你,真的爱你!

    因为,你还没有毫无负担享受妈的身体,咱们母子彻底痛痛快快地做一回爱!

    这一回,妈是真的无怨无悔地,毫无畏惧要和我儿子做爱,快乐地做爱!

    “)

    This file was saved using UERED version of ChmDepiler.

    Download ChmDepiler at: (结尾英文忽略即可)

    销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