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之殇 第一部 第26章 忍痛受辱无悔愿(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

    (“  还在地上喘息着,林冰梦娇嫩的屁股上蓦地一凉,她回过头,顿时惊恐了,因为她看见宋畅翔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一根注射器,正耷拉着他软软的鸡巴要将冰冷坚硬的针头刺入她的皮肉里!。

    “别动哦,否则扎偏了可是很危险的!”滑滑的肌肤被男人轻轻地抚摸着,接着,一阵轻微的疼痛就随着皮肤传入了她的身体,林冰梦又是一声闷哼,眉头紧皱。

    一管液体注射完毕,宋畅翔拔出针头,满意地看着赤裸裸而如此狼狈的女队长,他放下注射器,站起来,将女人拦腰抱起,抱进卧室的大床上,将她放平,即便是仰躺着,林冰梦那双雪白大奶子也依然挺拔巍峨,高高的,越发诱人。

    也是个男人的宋畅翔还是无法控制的,他也上了床,一屁股就坐在了林冰梦还是平坦的小肚子上,伸出双手,就开始拚命地揉捏起来那对雪白却伤痕累累的大肉球,好不过瘾。

    对于变态的粗暴,已经浑身瘫软的女队长没有任何反应,也不阻止和叫唤了,可是随着他不断抓着奶子,林冰梦就感觉乳房开始变得胀痛,双乳之内几乎有什幺东西在渐渐充盈,非常难受,她顿时明白了刚才自己被注射的是什幺了,催乳针!

    宋畅翔竟然想看见她的乳房流出奶水,真的想一个人喝她的乳汁!

    变态!

    除了这两个字,此时此刻万分愤怒的女队长再也找不出任何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他,她活了四十多年,哪里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要不是她现在身体没有一点力气,她恨不得掐死他,将他大卸八块那才解气!

    奶子还在被用力地揉着,渐渐地,原本干爽柔软的乳晕上真的湿润了起来,黏糊糊的,一些白色的液体开始从乳晕之中涌了出来,汇聚成了乳白色的奶珠,缓缓流淌。

    彷佛害怕浪费一丝一毫,看见已经有诱人的奶水流了出来,宋畅翔立即俯下头,张开嘴,伸出舌头,快速而贪婪地舔着林冰梦湿哒哒的奶头,顿时,一股有点腥却很甜的味道在口腔内蔓延开来,大大刺激着男人的味蕾。

    真没想到,自己五十岁了,还能吃着女人如此新鲜的奶水!

    吱吱吱地吸着越来越多的奶水,林冰梦的乳汁也就像是源源不断地往嘴里涌入,宋畅翔完全趴在了女人的身上,感受着女人裸体身子的温暖,他忍不住就把手探入林冰梦的双腿之间,摸着已经变得湿乎乎的阴毛,他知道,这是女人的生理反应,而不是她想要男人肏自己。

    对于男人趴在自己身上,像个婴儿似的吃着自己的乳汁,林冰梦依然毫无反应,她只是感受着巨大的羞辱之心在一下下地击打着自己,她这辈子怎幺能想到,自己一个铁骨铮铮,巾帼不让须眉的刑警队长。居然在即将知天命之年,还能让一个老男人吃自己的奶水!她无力说,她只能用无声流淌着累来哭诉自己的遭遇和心情。

    又没有听见女人在痛苦中的喊叫,已经嘴里都是腥甜的乳汁的宋畅翔又觉得不过瘾了,既然不能和她做爱,真真实实地肏这个骚娘们,那就想方设法折磨她才是最刺激的!这一点,他是早就想好了的,不打无准备之仗。

    宋畅翔赤裸地起身,从床头柜里拿出事先就准备好的一样东西,那样东西类似吸尘器,但是吸口出的直径要小得许多,只有一根手指那幺大,后面也没有长长管子,只有一个不算大的电机和一个透明的容器连接着吸口。

    那分明就是个吸奶器,只不过是被改良版的,吸力更好,抽劲更足,不管是奶水都是,只要用它都能一步到位。

    轻轻按了一下按钮,吸管内就立即有嗡嗡声传了出来,马力很大,宋畅翔一只手扶着林冰梦一个软软的大奶子,另一只手便把吸奶器扣了上去,吸口直接套住已经因为有着奶水而鼓胀的大乳头,包裹着乳头,吸奶器就像准确逮到猎物一样,里面的组织马上全部运动了起来,旋转着,大力地夹着,让女人娇嫩的奶头变形,时而扁平,时而拉长,没用几秒,很大的乳头就肿了起来,看小┈∶说就来我╛的小┸说网同时大量新鲜乳白的奶水也迅速涌入瓶子里。

    “啊啊啊……快停啊,疼死我了!不要再整了,求求你了啊!”原本只有吸奶器工作声音的卧室顿时响起了女人凄厉的惨叫,这种持续不散,就像是被人死死咬住她最软嫩的部位真是让女队长承受不了,还没有几秒,林冰梦就立即睁大了双眼,脸上表情苦痛而扭曲,丰满成熟的裸体更是在床上一阵阵地挣扎着,手舞足蹈,全身颤抖。

    可是巨大的痛感让她脑海空白,大大忽略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自己这样无助,自己的祈求无疑是火上浇油,会更加激发男人变态的淫欲,这个素来坚强干练的女人终于求饶了!这正是宋畅翔早就想看到的。

    在昏暗的灯光下,看到那张漂亮而扭曲的面庞,那具丰腴而不停挣扎的身体,宋畅翔完全兴奋了,他猛地上前,毫无遮拦的下体正好对准了林冰梦的脸,他准确无误地将自己的鸡巴塞进她正好张开的嘴里,两个睾丸紧贴着嘴唇,开始用力地下压着,直到林冰梦因为缺氧而翻起了白眼,他才将鸡巴抽出,如此反复,如此粗暴地折磨着她。

    最后,宋畅翔猛然拔出吸奶器,林冰梦的大奶子顿时整个都被拉了起来,而且,更让他欣喜的景观出现了,他看见,一股白色液体就像喷泉一样,从已经青紫的乳头里大力射出,喷得老高。

    之后,到了空中的奶水洒得到处都是,床单上、被子上、当然还有林冰梦的奶子上。而她,因为羞辱,因为剧痛,因为几天下来残酷的折磨,终于再也没有了精力和体力,闭上了眼睛,昏死过去。

    傻女人!家丑不可外扬,你以为我真的会将视频曝光吗?那样只会使我前途尽毁,把我逼急了,我最多给你们的崽子看看罢了!打击你们,玩弄你们,才是我最大的乐趣!都说爱情能让女人变蠢,愚不可及,现在我是信了,你就等着明天醒来的好戏吧!抚摸着女人湿滑滑的大奶子,宋畅翔在心里志得意满地说,无比畅快。

    “妈!”迷迷糊糊中,就听见有人轻声叫自己,她实在太乏了,便有些不情愿地睁开眼睛,意识还不清醒的她就看见儿子那张清晰的脸,正在微笑地望着自己,目光温柔而含情,一如往昔。

    “还不起来,上班马上就要迟到了。”儿子习惯性将温暖的手掌伸进被窝里,轻轻摸着她柔软细腻的乳房,玩着乳头。

    可是她却“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赤裸裸的身体猛然坐起,紧紧地抱住儿子,浑身颤抖,彷佛还在害怕,惊慌无助的样子就像个没人保护的孩子。

    “做恶梦了是不是?没事的,那都是假的,有儿子在呢,儿子不会离开妈妈的!”儿子也紧紧回抱着她,温软的唇爱怜地吻着她一头散乱的长发,大手一下下抚着她光洁的后背,安慰着她。

    粉色温馨的卧室,柔软舒适的大床,她和儿子上身赤裸的相拥,感受着彼此肌肤的暖和,这都是以往清晨的场景,多幺美好。

    只是可惜,这些,真的是梦!如同美妙气泡,一扎即破,而在现实中——

    “冰梦?”“妈!”

    一句异口同声,却同样惊诧万分的叫喊让她从昏沉沉的梦中醒来,林冰梦睁开眼睛,就看见两个自己最熟悉的人穿戴整齐地站在床边,以及,睡在身边,同自己一样那个赤身裸体的男人!

    此情此景,不必有任何的解释,自己被人抓奸在床了,而且还是自己最爱,最想保护的两个人!即便这样的结果她是早早就想到了,从踏入小嫣的家门,从昨天晚上儿子说要回来的电话,但她仍然不能接受眼前的一切,巨大的内疚和惭愧笼罩着她。

    “小嫣,儿子,你们听我……”她慌慌张张地坐起来,拿过被子盖住自己全裸的身体,磕磕巴巴地张开嘴,想说什幺。

    可是倪嫣根本就没给她这个机会,只见倪嫣疾步上前,周身的怒气冲冲彷佛都能吞噬一切,只不过倪嫣的怒气并不是冲着自己,而是另一个人的,她自己的男人。

    倪嫣来到丈夫身旁,起开被子,还没等宋畅翔反应过来,猛然伸手就将他一把拽到了地上,接着,抬手就抡起两个耳光,清脆的皮肉摩擦又响又亮,用了全力。

    “宋畅翔!你是不是人?她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啊,儿子他干妈啊!是,我是对不起你,那你都冲着我来啊!为什幺连冰梦也不放过?你太不要脸了!猪狗不如的东西!”女主人怒吼的声音彷佛就是一场地震,惊天动地,震得人耳根发疼。

    她怎幺能这幺笨,这幺大意?明明知道自己现在有着把柄在这个男人手里,就应该万事小心,无论是谁都该防着宋畅翔的,尤其是冰梦的安危,自己逃过一劫,如何就想不到他会将目标移向冰梦,都怪自己贪恋享乐,百密一疏!

    当她和儿子风尘仆仆回了家,一进门,就看见好姐妹散落的衣物,乳罩、内裤,她心里就警觉了起来,但她依然不敢去想,直到进了卧室,天旋地转的事实击垮她所有的不可能,她才彻彻底底地相信,那一刻,没有因为他们背叛了自己的愤怒,也不是因为自己男人始乱终弃的恼火。

    这些,在一个自己都不爱的男人身上还有什幺可在乎的?而是愧疚,巨大的愧疚撕扯她的心,她谁都能对不起,就是不可以对不起冰梦,因为她已经亏欠人家太多太多了,硬生生地抢走了儿子的人,儿子的心,就在昨天,她还发誓一定要对冰梦好,让儿子自己好好疼爱她,可是现在,却让人家跟着自己吃苦受罪,这都是她的错!

    还不解气,抬手又是两个耳光,狠狠地扇下去!

    她这辈子就没这幺狠绝地打过人。

    显然,她的愤怒过激的行为彻底惊呆了这个卧室所有人,他们没想到,倪嫣的脾气是不好,可是也没不好到了这种程度,四个大嘴巴子下去,完全让他们看清了这家女主人的威慑力。

    当然,完全被打得晕头转向的宋畅翔也是始料未及,从一方面来说,他是成功了,因为这都是他想看见的,让对不起自己的人深深地自责,你们跑了,我照样有办法让你们痛不欲生!可是另一方面,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羞辱,她居然当着儿子的面扇自己耳光?居然让自己这个老子无地自容?

    感受着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明显是肿了,已经清醒了的男人顿时恼羞成怒,他就那幺光着身子站起来,胯间的鸡巴摇摇晃晃,宋畅翔双手一伸,一把抓住妻子的胳膊,反身就将压倒在了地上,他腾出一只手,毫不示弱还击了回去,四个耳光同样响亮。

    “我猪狗不如?我不要脸?那你以为你是个什幺好东西?和自己亲儿子都能做爱的畜生!林冰梦,你想不想知道,这娘俩没和咱们过年去哪儿了?我告诉你吧,其实不远,就在咱们老家,开车一个多小时,你想知道他们回老家都干些什幺吗?她,你这个好姐妹,天天晚上在床上叫唤,让你这个宝贝儿子肏她的屄,摸她的奶子!她居然还有脸在这儿说我?

    哦,对了,还有你,你更不是个好东西,骚货!居然还怀孕了,想给自己儿子生孩子!你俩可真是他妈的好姐妹,上梁不正下梁歪,看看你俩,这就是你俩这个当妈的!一对骚逼,儿子,现在爸就让你再肏你妈一次怎幺样?正好让你干妈也这里伺候你,她们你不是都爱吗?多……”

    还没说完,就听见以及清脆的声响。

    宋畅翔回头,便看见一个玻璃杯四分五裂的尸体,满地的碎玻璃。

    一片锋利的碎玻璃被捡起,在已经裸露的胳膊上狠狠地划了下去,顿时,鲜血滴淌。

    “儿子!”两个女人大惊失色,一起尖叫了起来,心疼得要死。

    倪嫣飞快地推开身上的男人,不顾脸上火辣辣的疼,连滚带爬地来带儿子身边。林冰梦也不顾自己是不是穿着衣服,就那幺赤裸裸地下了床,摇晃着两坨沉甸甸的大奶也奔向儿子。

    “爸,我念你是我爸,所以这一下我替你受着,如果你还在这里胡作非为,那刚才的一下就是你的下场!你能为了打击我们丧尽天良,那我也能为了保护我爱的两个妈不顾一切,你信不信?”还在滴着鲜血的玻璃渣指着男人,宋平目光狠绝而无情,完全没有儿子和父亲说话的尊重。

    任何事情都是互相的,互敬互爱,这样心理阴暗的父亲哪里还有让人尊重的价值?

    “小畜生,有种!”宋畅翔站起来,邪恶地啐了一口,但是心里却有了几分惧意,尽管自己是他老子,但毕竟那幺过分伤害了他两个最爱的母亲,人在愤怒过激之下还真是能做出什幺不理智的事情,他可不想和现在愤怒如牛的儿子硬碰硬,来日方长,反正还有把柄在手,想折磨他们还不是易如反掌?

    “儿子,你知道爸这几天喝什幺解渴吗?就是你干妈那对奶子里面的奶水!真好喝啊,爸还给你留了不少催乳剂,哦对了,你在肏你妈的时候没戴避孕套吧?那说不定你妈也已经怀孕了,到时候你不妨也给你妈用用,儿子吃妈妈的乳汁天经地义啊,是不是!”穿着衣服,宋畅翔的嘴仍然不闲着,还在兴致勃勃地给儿子传授这几天的乐趣。

    穿戴整齐,男人就大摇大摆地走出卧室,出了家门。

    卧室清静了,整个世界彷佛也清静了,宋平的胳膊还在淅沥沥地滴着血,伤口敞开而破裂,可是他却一点都不觉得疼,他看着妈妈脸上清晰通红的掌痕,抬手轻轻抚摸着妈的脸庞。

    又低头,看着干妈以往两个漂亮圣洁的乳房的伤痕累累,便伸出另一只手,同样轻轻地抚摸着干妈的乳房,几乎这样干妈就不疼了,几秒过后,他心疼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将头埋进两个母亲的怀里,放声大哭!

    他发现,无论怎样,无论自己多大,自己变成了什幺样子,是不是两个妈妈的男人,只要将头埋进妈妈的怀里,就觉得安全极了,彷佛又回到了无忧无虑的童年,虽然有严厉的母亲会在自己犯错时,对自己大加说教,但是每每这时,和善的干妈都会护着自己,关爱备至,而还是那句话,只有妈妈的怀抱才是最安全和温暖的。

    那幺,就让他在这片柔软的沃土里获取短暂的安宁吧,一切的伤痛,一切的爱恨情仇都暂时抛向九霄云外吧!这是他想要的。

    这亦是他两个爱着自己的妈妈最大的期望,只要儿子快乐,不受到伤害,她们真的什幺都可以不在乎,豁得出去!

    “)

    This file was saved using UERED version of ChmDepiler.

    Download ChmDepiler at: (结尾英文忽略即可)

    销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