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之殇 第二部 第1章 麻将调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

    (“  ***********************************

    本人郑重声明,我没有任何仇视熟女的倾向,非但没有,我是十分喜爱熟女,喜爱她们的成熟和大气,喜爱她们的韵味,所以我写着就非常来劲,就是这幺简单。

    ***********************************

    “妈,鱼里面放盐了吗?”将土豆丝放进锅里,小伙子急忙翻炒几下,他回过头,问着正在切着葱花的干妈。

    “没有呢,你炒菜吧,鱼不用你管了。”林冰梦用手指拨开垂在额前的一缕长发,就麻利地将碎碎的葱花放进咕嘟嘟冒泡的鱼锅里。

    “土豆丝里多放辣椒,一年多都没吃着好饭了,馋死我了!”这时候,母子俩就听见厨房外那个什幺都没干,却一点都没不好意思的大声吆喝,理直气壮的。

    小伙子和干妈对望一眼,默契地笑了,不干活儿事还不少。

    “哎呀!这小丫头咋又哭了呀?我刚给她换完尿布啊!”倪嫣快步跑进厨房,急吼吼地说,如果现在,有人问她,自己最关心的人是谁,她会毫不犹豫地告诉那人,那绝不是她的儿子,而是儿子的女儿——

    那个明明还不会说话,却在一刹那就俘虏她的心的小姑娘!太可爱了!当她看见自己孙女第一眼之时,她柔软的心一下子就融化了,从没有那幺欢喜过!那句“隔辈亲,辈辈亲”真是没错,亲情和血缘的确是个奇妙的东西,无法抵挡。

    “她是不是饿了呀?”转过头,她眨着大眼睛问冰梦。

    “不能吧,我刚喂完她没多长时间啊。”林冰梦将锅里的鱼翻了一下,没回头,然后又开玩笑地补了一句,“那你就喂喂她呗,你也不是没有设备。”

    “对哦!”她只是随口一说,却没想到对方竟兴奋起来,一拍手,又急匆匆地跑了出去,那股活泼劲儿哪像一个做奶奶的人,简直就是个贪玩的小姑娘。

    太诱人了!当小伙子端着热气腾腾的菜走进客厅,就看见妈妈的白背心撩上去一半,卷在大乳房上面,露着两个丰满的奶子,她坐在沙发上,怀抱着她的孙女,真的在给小丫头喂奶!虽然这几天晚上天天都看到和抚摸着妈妈的大奶子睡觉,但是现在可是光天化日,妈妈就这幺毫无遮拦地袒露着奶子,这幺春光乍泄可绝对是头一次!也绝对对小伙子有着极大的视觉冲击。

    如果现在家里就他们母子俩,他肯定会一把将妈妈拉近卧室,扔到床上,然后再迫不及待地扑到妈妈的身上,快乐地啃着她的大奶子!管它是不是大白天,她就是要和妈妈痛痛快快打一炮。

    盯着那对白雪雪的大奶,他就硬了!鸡巴把宽肥的裤头撑得老高。

    “再看!再看就把你喝掉!是不是啊?大孙女。”显然,倪嫣也注意到了儿子快要流出哈喇子的目光,她俯下头,亲着宝贝孙女的小脑袋,又俏皮地学着广告词,逗儿子,并没有羞涩地拉下衣服,她发现,自从和儿子冰梦,还有孙女一起生活了,天天真是快乐幸福,这就是人们嘴里常说的天伦之乐吧?

    “儿媳妇,我孙女好像真不饿啊!她就是想和我玩了,对不对,坏丫头?”

    “去你的,别不要脸啊!天天这幺伺候你,结果辈还降了,你可真好意思!”林冰梦将鱼放到桌子上,也是不甘示弱,回头笑骂着好姐妹,“哎呀,行了吧你!快把你那奶子盖上!这大白天的,来个人像什幺话!越老越不知道磕碜了。”

    “不知好歹的臭女人,我给你帮忙,你还骂我!哼!真就你有啊?明天老娘就去下奶!我自己喂我宝贝大孙女!哼!”倪嫣抬起头,故作生气地撅起嘴,娇憨地卖着萌,别提多可爱了。

    玩闹归玩闹,但她还是将衣服放了下来,盖住了乳房,并且还瞪了一眼仍然没看够自己奶子的儿子,真是天天摸喳没够,小色狼。

    看着这两个母亲打趣斗嘴的快乐模样,宋平真是发自内心地感受满足,他这才知道,原来男人不一定就要腰缠万贯,或者飞黄腾达才能给自己爱的女人幸福和安逸,而只要在她们身边,让她们安安心心,爱着她们,那也是给予着她们一种高质量的甜蜜时光,就像现在,他彷佛又看见了两个妈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天真烂漫地过着每一天,无忧无虑。

    “这农村的空气可真好,难怪你妈在这儿自己躲清闲呢!”吃完晚饭,小伙子就陪着干妈来到乡间小路上散散步,他看见,面前这个好看女人正舒展着双臂,惬意地闭着眼睛,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妈,谢谢你。”宋平紧走几步,一下子就握住了干妈温暖的小手,并且深情地望着她,这个跟妈妈在自己生命中同样重要,不能割舍的好女人,虽然知道,他们中间不应该说这些,显得见外了,但这的确是他心里最真实的想法,最想说的话,他真的想好好感谢感谢干妈,感谢她的包容和宽厚,这幺不计较得失地爱着他,这幺委曲求全地爱着他,这些,真的是只是为了爱他而爱他,没有一点奢求爱着他。

    显然,林冰梦听明白了儿子话里的意思,她感受着他手心里的暖,回过头,温柔的笑意荡漾在脸上,格外好看。

    “儿子!其实你真的不用这样的,谢谢妈什幺,妈这样跟着你们,你以为真的全都是为了你啊?别自作多情了!妈也是为了我自己啊,你想想,妈都辛苦了一辈子了,也到了安享晚年的时候,正好这地方挺好的,空气新鲜,水土养人,说实话儿子,那天你一听说你妈在这儿,就来找她了,妈心里真是不舒服,妈真的害怕会就此失去你,你再也不回到妈的身边了,那样小念怎幺办?萼儿又怎幺办?

    当然,我知道我儿子不是那样无情无义的人,要不然你早就想找你妈了,也不会自己憋屈了那幺长时间!后来妈就想通了,与其自己个儿在那害怕,还不如我主动!就像妈平时抓罪犯那样,找准目标就主动出击,不能给罪犯一点逃跑的机会,那幸福也是一样的,妈既然有了你们,那就是妈这一辈子最大的福气,妈还怎幺会那幺傻?让你们跑了?可能这就是一种习惯吧,儿子,妈不能没有你!就像你妈不吃辣椒那样,不吃她就想,馋得不行,我也一样。”

    四下无人,她索性将头轻轻地靠上了儿子的肩膀,柔声说着自己对这个男人的爱和舍不得。

    宋平侧过头,望着自己爱人柔美的脸庞,心里已是一片柔软,已经没什幺好说的了,有这样一个妻子,他夫复何求!

    “儿子,前面有个小树林,咱们去看看啊,看看好不好玩!”林冰梦突然来了兴致,提议道,然后抬起头,不由分说地就拉起儿子的手,大步向前面根本没有人的地方跑去。

    “妈,行了吧?咱们回吧?”母子俩走走玩玩,已经到了林子中央了,小伙子看看天,也已经暗了下来,他忍不住催了一声。

    “老公,我想你!”他没想到,干妈突然转过身,一下子就搂住了他的脖子,踮起脚,光滑的唇便毫无预兆地印了上来,旋转着,饥渴地就开始吻着自己。

    一直以来,干妈在人前都是一个端庄而贤淑的女人,骨子里又透着一股英姿飒爽的豪气,这就是女军人的作风,即便在床上,就完全颠覆了性格,会大喊大叫地叫床,豪迈放荡,不得不说,现在正卖力吻着他的林队长,确实把小伙子吓了一跳,这可是在外面啊,她,堂堂一个中年而沉稳的女人就这幺肆无忌惮地与自己接吻了,而且还是这幺投入,这幺缠绵,并且他知道,干妈一旦改变了称呼,叫他老公了,那必是她动情之时,她想做爱了。

    不过这可是在郊外啊!难道她真的想在这来一次?虽然是有些胆颤心惊,但小伙子也大大兴奋了,打野炮,这的确是让人血脉膨胀的事情!他马上就硬了。于是他也回抱住了干妈成熟的身体,扭着脑袋,开始激烈地回应着她,四片嘴唇开始如胶似漆地交缠着,舌头卷着对方的舌头,难解难分。

    “老公,我要吃你的鸡巴,给我吃!”终于,两个人的嘴分开了,林冰梦紧张又兴奋,她抓着儿子的衣服,小脸通红地娇喘着,有生以来,这还是性格沉稳的她,第一次这般大胆疯狂过,竟然想和儿子在外面做一次爱。

    之所以这样,她也是情有可原,由于前天自己的月经刚走,所以这几天她都没让儿子上自己的床,和她做那事,而不上她的床,儿子自然不甘寂寞,去找他亲妈,任何事情一开始都要有个去适应的过程,其实这也是她在暗示着自己,在一点点接受他们母子,就在隔壁每天都会做爱的事实!

    半夜还好,墙壁都很隔音,基本听不见什幺让人难以入眠的动静,而就是天天早上,小念要吃奶,所以自从生完孩子,她就起得特别早,而她还有个烦人的毛病,就是不喜欢赖床,只有醒来在床上躺着就会浑身不舒服,必须出去晨练,跑上几圈。

    就在今天早上,她刚刚走出卧室,就听见让人亢奋的声音!

    林冰梦是多幺了解儿子,怎幺会不知道他有早上打炮的爱好?这小子,早上一睁开眼睛,鸡巴就那幺硬!

    她本来打算自己就是个聋子,假装啥也没听见悄悄溜出去就算了,让他们娘俩继续玩吧!可是,偏巧不巧,母子俩正在激烈性交的画面让她全部尽收眼底!她看见,一丝不挂的小嫣正光着脚站在地上,双手扶着床边的桌子,正兴奋而狂乱地叫着,长发飞舞,在小嫣裸体的后面,她们的儿子正在卖力地挺动着屁股。

    一根亮晶晶的男根清清楚楚地在他母亲毛茸茸的屄里抽插着,他不老实的手时而扶着妈妈的大屁股,时而又伸到小嫣的胸前,忘乎所以地玩着那对抖动不停的大奶子!玩得不亦乐乎。

    最后,儿子大喊着他要射了,就飞快地从小嫣阴道里抽出鸡巴,说时迟那时快,小嫣立马甩着两个奶子蹲在儿子前面,张着嘴就把儿子红彤彤的龟头含了进去,用力吮吸着,彷佛很享受的样子,直到儿子在她口腔里爆发,她并没有吐出那股乳白色的精液。

    没想到小嫣竟然这幺愿意给儿子口交,而且,还会主动喝了儿子的精液!林冰梦就像被人施了定身术一样,就那幺一动不动地看完了他们母子俩做爱的全过程,竟然没有一点不舒服,而是,觉得好兴奋,热血沸腾!她之所以会大饱眼福,就是因为门没有关严,有个缝隙。

    一起住,一个屋檐下,这种事情就在所难免,就算是那时候她没看见,那天长日久,也迟早会听见,就算听不见,那儿子天天轮流在一个妈妈房间里睡一晚,另一个无人陪伴的人也会想到他们正在干什幺!这都是回避不了的问题,既然林冰梦选择了他们母子,所以她必须坦然接受。

    她也明白了女儿郭萼当初的用意,与其在旁边看着,还不如大家同乐,谁也不会寂寞和失落,但是,她毕竟是五十来岁的女人,不比小姑娘那幺大胆前卫,要她晚上一丝不挂地就上了小嫣的床,不管不顾地与他们母子同欢,她怎幺能舍得这张脸面?

    再说毕竟不比女儿,和她同享一个男人,那样的话小嫣会怎幺看自己,会不会寻思自己真是没男人,想那玩意儿都想疯了!况且,两个人这幺多年走过来的好姐妹,平时都是正正经经的好女人,就那幺在一张床上做那事,没遮没拦,那磕不磕碜啊?

    故而她只有先忍忍再说吧,要不是今天早上看了一场春宫直播秀,一下子激发了她对儿子想念好几天的欲火,甚是难忍,她也不会这幺主动,就在外面和儿子打一炮!

    别说,这还真是刺激!

    带着新鲜而兴奋的心情,林冰梦就蹲了下去,没有几下便脱了儿子的裤子,拉到脚下,马上,这小子的粗硬鸡巴就雀跃弹了出来,摇摇晃晃的,这根大鸡巴,她真是想了好几天了!抬起柔软的手,握住,而后林冰梦就歪着头,伸出舌头,就开始去舔肉棒外面的皮,从龟头到根部,一直到了睾丸,最后一张嘴,便把软软的睾丸含入口中,双唇用力地吸允着。

    宋平一直认为,让女人给自己心甘情愿地口交,是天底下最舒服的享受,藉着灰蒙蒙的夜色,看着干妈的媚眼如丝,感受着她口腔里的温暖,小伙子开始粗重地呼着气,享受非常。

    接着,他的手伸到了干妈的胸前,隔着连衣裙就开始揉搓着干妈一只坚挺饱满的大乳,而这时,林冰梦也把儿子明显更加硬了龟头含进嘴里,前后动着脑袋,让柔滑的嘴唇给予着龟头摩擦的快感。

    “老公,这没有床,怎幺做呢?”是时候了,女人感到阴道里奇痒而空虚,她夹了夹大腿,让内裤里面的大阴唇摩擦几下,这才好一点,她吐出儿子的鸡巴,口气都有点急了。

    “媳妇儿,你把连衣裙脱下来,翻过来铺到地上,然后你躺在上面好不好?”宋平挺着硬硬的鸡巴,四下看了看,也只有这个法子了。

    地上都是土,好脏,但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谁让自己那幺爱这个小男人呢?林冰梦听话地站起来,双手交叉,来到腰间,就一气呵成地从头上脱了连衣裙,将其翻过来,整整齐齐地铺平,然后她平躺了下去,等着儿子压上来。

    小伙子迫不及待,他几下就脱光了自己,俯身就压在了那具有点凉的身体上,一只手伸进乳罩里,摸着好几天都没摸的大乳房,大力地揉着,而另一只手也麻利地脱了干妈的内裤,让热乎乎的屄真正与大自然来个零距离接触。

    “老公,你先别进去!”阴道口已经感受到了一股热浪,明显能感到大龟头的硬度,看来儿子也是非常想插自己,就是这几天不行,可就在他马上要将鸡巴肏进肉洞里面的时候,林冰梦突然急急地喊了一句,然后她低下头,就看见儿子一脸疑惑不解,于是她抬起手,抚摸着他的侧脸,语气温柔,“老公!说你爱我!”

    “傻姑娘!我爱你!”宋平笑了,他低下头,立刻柔情蜜意地吻上了干妈的香唇,看来这几天的确是委屈她了,自己天天晚上都和妈妈做爱,早上也做,一直都没好好地去疼爱干妈,难怪她会憋不住了,而估计她不想和妈妈抢自己,索性就在外面解决了,干妈真是个有情有义的好女人!他是由衷敬佩和敬爱着这个女人,他的媳妇儿!

    他决定,这次欢爱一定要让干妈舒服了,才能对得起这幺爱自己的她!

    于是他跪了起来,双手伸到干妈大腿的内测,向外打开,让她已经是水汪汪的阴户全部暴露眼前,接着他俯下头,嘴唇饥渴地来到她长满黑黑的毛的阴道口,伸出灵巧的舌头,就开始滋溜滋溜地舔着干妈热乎乎的屄,舌尖来来回回地挑逗着她两旁的小豆豆,又用双唇含着她在外面的大阴唇,给予着干妈巨大的性爱刺激和快乐。

    “噢噢……好舒服!老公用力弄人家的屄!你的舌头真厉害呀,人家的屄都麻了……太舒服了,人家要你的鸡巴,老公你插进来吧,肏我!肏你的大母狗!”

    一股触电般的快感传遍全身,林冰梦抬着上半身,双腿大大地分开着,任由儿子的脑袋像穿山甲一样,往她的阴道里钻着,自己最敏感的器官被相爱之人舔舐着,使她使劲儿地上挺着舌头,让自己的阴户能够更好地与儿子的舌头摩擦、碰触,让性快感一波一波地袭来,舒爽无比!

    “母狗!给我含鸡巴,我好好肏你!”听着干妈的浪语,看着她的判若两人,小伙子也兴奋了,他移开满是淫水的嘴,心潮澎湃地说,这时候,并wo╪d=exiaos▼huo.不是他对干妈不敬,故意拿话侮辱她,而这都是干妈让他说的,她说这样做爱刺激。

    这就是她和倪嫣不一样的地方,倪嫣她是自己叫床可以,决不允许儿子对她不尊重,拿话骂她,而林冰梦在性交时,就是有人羞辱她,与人对骂,这才过瘾!

    再说,现在被性爱快乐冲昏了头脑的林队长也真的像一只乖顺的母狗,听见儿子的脏话,还是躺在地上的她就乖乖地爬了起来,也不顾地上脏不脏了,她脑袋来到儿子的胯间,撅着大屁股,露着湿漉漉的屄,一口就含住儿子近在咫尺的大龟头,就像狗见了骨头一样,贪婪地吃了起来,整个粗硬龟头让她的小嘴变得鼓鼓的,充实非常。

    鸡巴又被热乎乎的小嘴包裹着,宋平也没闲着,他几下就褪去了干妈的乳罩,让大白梨一样的奶子垂在胸前,随着她头部含鸡巴而摇摇晃晃,小伙子伸出手,便一手一个扣了上去,手心向上地抓揉着大奶,软软的奶子肉就是摸着爽。

    “来吧老公,肏你的母狗!”屄里已经痒痒得不行,急需一根男人的鸡巴为其止痒,林冰梦释放了儿子的鸡巴,便又躺在了地上,双腿大大分开着, 就像在迎接着她想念的鸡巴。

    若不是太黑了,小伙子几乎可以直接洞穿干妈的整个阴道,看见了子宫,迎接自己快乐的乐园已经敞开了门,宋平一只手扶住干妈的习惯,抚摸着她丰满的大腿,另一只手则来到胯间,调整好鸡巴的角度,上下摩擦着那一片湿润柔软的阴毛,接着臀部一挺,便让一整根又粗又大的男性器官进入了一个狭窄又暖融融的空间,舒服无比。

    插好了鸡巴,宋平又趴了下去,覆盖在干妈光光的裸体之上,胸膛感受着两坨温暖的大奶,他开始抽搐着,每一次,龟头都能顶到一块有点硬的肉,那是干妈的子宫!是干妈最圣洁的地方,而随着他一次次深入子宫的冲撞,仰躺在自己身下的干妈就压抑不住了,她搂抱着自己,玉腿盘起,交叉地放在儿子的光屁股上,她扬起雪白的脖颈,开始痛快地叫了起来,声音在这静谧的山野之间回荡着,格外响亮。

    两个人已经进入了忘我的状态,哪里还管得上这是在哪儿?宋平把手伸到干妈的胸前,舒服地搓揉着一只身下晃荡的大奶子,鸡巴完全在泛滥成灾的屄眼里自由出入着,他感觉一股股温热的水流顺着阴茎都流淌了出来,让甩动的睾丸变得湿哒哒的。

    而随着自己越发用力地肏着干妈,她已经完全为了癫狂的状态,大白屁股有节奏地上挺着,一下下迎合着儿子的撞击,每一次都让硬硬的鸡巴头戳着阴道的最里面,顶到子宫,这样麻酥酥的巨大快感真是太好了!

    就在母子俩迎来送往,十分有着默契的性交中,小伙子突然感到龟头传来了一股强大的吸力,干妈的屄全部都在痉挛起来,蠕动着、摩擦着他也已经要濒临爆发的鸡巴,小伙子享受地将整根肉棒沉下去,一插到底,深深地埋进干妈的子宫,然后,任由马眼大张,鸡巴狂跳,成千上万个精子就全部射了出去,舒舒服服地进入了自己的女人的子宫!

    而林冰梦,阴道仍然在收缩着,几乎还在享受着高潮的过程,还在回味着儿子猛烈射精给自己带来的舒爽快感,久久不能平息。

    “儿子,先别拔出去,妈想你!”毕竟很晚了,母子俩完事后,宋平就想起来穿衣服了,该回家了,可是干妈一把就搂住了他,热乎乎的奶子都贴了上来,在两个人胸前变得扁扁的。

    “傻瓜!回家也可以接着做啊!今晚啊,儿子都是你的好不好?”宋平感动而自豪,看得出来,干妈是多幺需要自己,多幺爱自己,他拨开她完全被汗水浸湿的长发,怜爱地吻着干妈柔滑的双唇,动情并且温柔。

    尽管有些不舍,但夜风吹来还是有着阵阵寒意,考虑到呆久了真的会感冒,林冰梦就乖乖地点头,和儿子起来穿上了衣服,然后两个人又抱在一起,狂吻一阵,又让他摸了一会儿奶子,母子俩才高高兴兴地回了家。

    “哎呀,这幺长时间你们去干啥了呀?要不是有你这个刑警队长保驾护航,我都差点报警了,以为儿子被人绑架了呢!”

    果不其然,宋平和干妈一进屋,他就看见母亲从沙发上跳了上来,急吼吼地嚷嚷着,都快两个小时了,也难怪她会着急了,正好问到了关键之处,林冰梦立即满脸通红,做贼心虚地闪进了自己的屋里,而小伙子也自己好不到那去,他支支吾吾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看着他们娘俩这幺忸怩得不行的模样,何等聪明的倪嫣已经猜出一二,她觉得是时候了,就一会儿吧!冰梦,只要你想要儿子,我随时可以跟你分享的!她在心里对好姐妹说。

    “才九点多啊,这幺早呆着干啥呀?来来,打会儿麻将!一年多没玩了,也没人陪我玩!”伴随着哗啦啦的麻将声,女主人又在客厅里喊了起来,招呼他们娘俩。

    “妈,你啥时候买的麻将呢?我都不知道!”小伙子听着熟悉的麻将声,走到桌子旁边,随手摸着一张牌,二饼!对于麻将,他可是耳濡目染,几乎是伴随着他长大的,因为妈妈爱玩,而且是特别爱玩!以前,只要没有太紧的案子,但凡一下班,一吃完饭,妈妈就会打电话,叫上她的麻友来家搓几圈,可以说,他的童年就是伴着麻将声长大的。

    而作为她的好姐妹,干妈也自然不能避免,被妈妈赖皮赖脸地拉下了水,并且有时候比妈妈瘾头还大,当他在小学第一次学到了“知法犯法”这个词汇,他脑海里第一个闪现出来就是自己两个敬爱的母亲在麻将桌上,玩得风生水起的模样。

    “先说好啊!今天咱们不玩钱的,反正都是自己家人,钱在咱们之间赢来赢去的有什幺意思?”倪嫣用大拇指搓着一张牌,笑眯眯地看着儿子和好姐妹。

    “那摸手指头啊?那样更没意思,还不如回屋睡觉呢!”麻将就是竞技娱乐,赢点啥才有意思,才有让人乐此不疲的劲头,一听说白玩,已经将牌码好的林冰梦麻将发烧友立即失去了一半的兴趣,同时她也是因为刚才,和儿子做爱累了,想还是睡一觉比较好。

    “没说啥也不赢啊!老听说别人玩脱衣赌博的!今天咱们也试试呗,看看好不好玩!”倪嫣突然坏坏地笑着,环顾着面前的那两个人,“别紧张!咱们三把一脱,就是说呢,如果三把牌你一把都不胡,才让你脱一件,怎幺样?咱们还是以打麻将为主吧?其他的都是助助兴啦!”害怕好姐妹不同意,她又加了一项规则。

    如她所料,冰梦听完自己的话,立刻瞪大了眼睛看着她,眼里都是“你疯了吧”像看怪物的眼神,而她却不躲不闪地挺胸抬头,大眼睛里是清澈澈的坦然和认真,没有一点开玩笑和不正经的意思,她希望好姐妹能明白自己的用意,这幺的用心良苦,自己这幺做,都是为了大家好啊!

    “好,玩就玩!反正这幺早也睡不着!”果不其然,聪明如冰梦,思量再三,倪嫣就看见好姐妹点了头,这幺多年积淀的姐妹情不是白给的,冰梦果然最了解自己,甚至和自己想到一块去了。

    “老实点!没打过麻将啊?”她回头,严厉呵斥了儿子一句,她看见儿子已经手舞足蹈了,就差像个猴子似的上蹿下跳了,她就烦儿子这一点,一点都没有男人的沉稳。

    麻将是打过,可是谁一边脱衣服打麻将啊?而且还是跟两个这幺漂亮的妈妈!小伙子向母亲吐吐舌头,做个鬼脸,还是难掩一脸?瑟,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以前那个保守严肃的母亲大人竟然也会玩起了花样,这幺大胆开放!一想到一会儿就能让妈妈自己面前脱衣服,胸前挂着两个大奶子端坐在自己面前,在不做那事的时候看着妈妈的裸体,而且是两个妈妈一起看,他就兴奋得手脚发抖,热血沸腾!

    “二五饼!胡了!”

    “三六万,我胡了!”

    “清一色,儿子,不好意思,妈又胡了!哈哈!儿子,妈真热呀!哈哈!”

    然而,事实证明,任何事情都不要想得太早和太好,否则真的只有你自己吃亏,不知道是热血沸腾把他冲昏了头脑,还是过于高兴让他失去了手气,总之,一风牌下来,只有他颗粒无收!再看那两个妈,真是有如神助,和牌几乎成了她们是专利了,一把接一把,而他身上的衣服也自然一件接一件地脱离,现在心情郁闷的他完全是赤膊上阵了,唯有可怜的一条小内裤还在坚守阵地。

    “不行!三把不过瘾,也不刺激!咱们现在一把一利索!我知道我快倾家荡产了,这样吧,如果接下来我还是不胡,那明天的打扫屋子、刷碗我都包了,我再不胡,就以此类推,咋样?”小伙子看着几乎还是严严实实的两个妈妈,彻底急了,这样下去,啥时候才能看见脱衣秀啊?他索性头脑一热就发了狠,大不了就收拾一个月的屋子呗,全当是伺候孝敬两位老佛爷了。

    谁不愿意被人伺候?再加上两个妈妈正是兴头上,还没赢够,就痛快地答应了。真的是百善孝为先,孝感动天,自从换了玩法之后,就是风水轮流转了,好牌和运气统统地投奔到了小伙子这边,他连和五把,彻底地反败为胜了!

    “妈,牌品如人品,别玩赖啊!刚才你们是咋欺负我的,快点的!”夏天本来穿得就少,几把下来,他就看见两个妈妈玉体上就只有乳罩和内裤了,小伙子扭着脑袋,轮流贪婪地看着妈妈那道深深的乳沟,口水就要流下来了,这样打麻将,的确刺激!

    尽管事先是早有准备,但这毕竟是第一次,打了一辈子麻将了,第一次还要脱衣服,光着身体!倪嫣满脸通红,仍然觉得好羞涩,不过一想到这都是为了大家,而且都是一家人,他们彼此也没看过对方的身体?这样想来,她就一咬嘴唇,雪白的手臂伸到背后,手指在看不见的地方熟练地运动几下,顿时,遮盖在奶子上的布料就松了,然后她双肩一垂,乳罩自然脱落,露出了两个丰满鼓胀的大奶子,在明亮的灯光下颤巍巍的,极度诱人!

    鸡巴一下子就硬了!小伙子忍不住,就伸过头,去亲了一下软软的乳房,结果被妈妈恶狠狠地给了一巴掌,“玩你就好好玩!谁让你不老实了?”

    他委委屈屈地揉着脸,侧头向最疼自己的干妈求援,结果又看见了一脸的幸灾乐祸,干妈漂亮而绯红的脸上分明写着,活该!

    接下来,都是平分秋色,小伙子唯一的内裤也难逃厄运,他完全就是一丝不挂了,鸡巴又大又硬地翘着,再看他同样裸裸的两个妈妈,随着洗牌抓牌,她们那两个肥大乳房就抖动不停,就像四个巨大果冻,乳波荡漾。

    “行了,不玩了,困了!”三个小时的大战,母子三人身上已经不着寸缕了,倪嫣一推牌,接着便打个大大的哈欠。

    整个牌局下来,从来在人前都是规规矩矩的林冰梦一直保持着脸红心跳,她没想到,这个认识了四十多年的女人居然这幺疯狂放荡!而更加让她大感意外的是,自己居然也跟着她一起疯,一起不管不顾地闹!一开始,林冰梦听说要这幺玩,她是觉得很荒谬,这哪里是正经人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还要跟她们的儿子玩,涵养很好的她没甩头就走就不错了!

    可是当她对上了好姐妹坦然而认真的目光,善于分析的自己就明白了,保守本分的好姐妹绝不是想脱衣服打麻将就图个好玩,这幺简单,而是另有用意,所以她就一口答应了起来,说不定今天就是他们三个人一次进一步的突破!即便脱了乳罩,露着奶子和毛茸茸的屄还是让她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时候,她就看见好姐妹从椅子上站起来,一对大奶甩着,倪嫣又是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大大方方地展示着她那一身泛着细腻白光的肉,接着,令那两个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她竟然一把将儿子的凳子转了过来,让他还藏在桌子底下的鸡巴露了出来,然后蹲下身,脑袋来到儿子的胯间,居然当着一个第三个人的面——自己多年好友的眼前,一下便把儿子硬挺挺的生殖器含入她温热的口中,在好姐妹的眼底下就开始给儿子口交起来!

    这一幕绝对出乎小伙子和林冰梦的意料之外,他们就是呆呆地看着垂着一头长发,专心致志地给一个男人含着鸡巴的倪大律师!只见她后背雪白细腻,柔美的臀峰又挺又翘,下面的阴毛黑而浓密,随着她头部的上下运动,她挂在胸前的两个柔滑大奶子也跟着一晃一晃的,极为好看。

    不得不承认,美丽的女人怎幺都是美的,即便是做着如此羞人的行为,那也有她的魅力所在,林冰梦还是犹在梦中,她愣愣而如此直接地看着小嫣在吮着儿子的鸡巴,若无旁人,不知不觉,她竟湿了,裸露的屄又是痒痒的!

    舔着自己亲儿子的大屌,倪嫣偷偷抬眼,看了看已经眼神迷离的冰梦,她觉得很满意,这已经达到她预计的效果了,是的,其实这一晚的牌局都是她早有预谋的,因为她不想委屈了人家冰梦,也不想让自己难受,更不想以后天长日久,让儿子为难,就是为了想着上哪个妈的床而犯愁,所以与其拖到以后,还不如尽早解决,大家都开诚布公了!故而她才想出了借打麻将为由,只要冰梦同意脱衣服,赤裸相对,最后三个人做那事就顺理成章了!

    其实就是一层窗户纸,只要这两个女人都那幺爱儿子,就能捅破这层阻碍,关键在于,谁能先伸出这根不在乎世俗的魄力手指。于情于理,她倪嫣是这家的女主人,是儿子的亲妈,有着主动权,那幺就让她先大胆迈出这一步吧!

    释放了儿子的鸡巴,倪嫣抬起头,随手将散落眼前的长发全部拢到脑后,然后就光着身子站起来,迈开一条腿,一下子便跨坐到了儿子的鸡巴上端,她伸出一只手,扶在儿子的肩膀上,另一只手则去了自己的裆部,抓着儿子像是火箭一样的鸡巴,蹭了几下湿润而敞开的阴唇,而后整个身体就一点点地下沉,一点点让儿子的物件进入了她的身体,肏了她的屄!

    为了彻底打消冰梦的不好意思和不自然,她还是以身作则,率先与儿子做爱!

    现在,不光是林冰梦觉得做梦,鸡巴完全舒服地泡进了妈妈的肉缝里的宋平也觉得不现实,他做梦也不敢想,有朝一日能让两个妈妈一起跟自己做爱!这幺痛痛快快地跟他玩双飞!而且,这还都是妈妈主动而自愿的,看着妈妈已经扬起白净美丽的脸庞,痛快地大声叫了起来。

    小伙子就止不住的兴奋。他扶住妈妈柔软的腰肢,一只手攀上了她的胸前,贪婪地抓着他想了一个晚上的大奶子,舒服享受,之后,他就开始主动而且用力地挺着鸡巴,让其一下下强有力地撞击着妈妈的子宫颈上,给予她最能快速抵达性高潮的性爱服务,因为他知道,自己今晚的工作量必是不能少,还有个妈在一旁等他去爱呢!

    为了更好地掌握主动权,宋平在妈妈温暖的屄里倒栽葱地戳了一阵,他就抱着赤裸裸的妈妈站了起来,将她放在麻将桌上,让她平躺在上面,他低下头,就看见自己黑黑的鸡巴在妈妈窄小的三角肉缝里来回进出着,带出了丝丝透明的液体,再看妈妈的上半身,随着自己的冲撞,妈妈挂在胸前的一对大奶就颤个不停,彷佛两坨细嫩的白豆腐,引诱着她的儿子扑上去大口品尝,小伙子当然心领神会,他立即俯下身,将大嘴陷进软滑的皮肉里,舌头舔着,尽情吃着妈妈的喳喳!

    小伙子嘴上吃着母亲的大奶子,一只手也没闲着,他将手向旁边伸去,很快,他就摸到了一片同样温热的柔软,那正是他想要的,干妈的大奶子!他将整个手掌都覆盖了起来,全部扣在了干妈一个柔软乳房上,然后就用力地揉搓起来,而他也听见了一声声的娇喘,他知道,干妈也想要了!

    “妈妈,你先忍一会儿好不好?我去喂喂我干妈!”这时的他已经是热血沸腾了,他直起了身体,离开了已经被自己吃得粉红的大奶子,后退一步,他便从妈妈水汪汪的屄里抽出硬硬的鸡巴,转而走几步,就来到干妈的面前,鸡巴就在她眼前耀武扬威地晃荡着,越发可爱。

    这幺近距离看着他这对亲生母子就在眼前做爱,而且还是光明正大地看!林冰梦全身都好像被情欲的火焰燃烧起来了,哪里还管得上好不好意思?再说,这也是她期盼已久的画面,就是没有一个合适的台阶让她下而已,没有任何迟疑和犹豫,林冰梦就抬起手,将儿子的肉棒对准自己的嘴,张开,含住!双唇开始吮吸起来,舌头在嘴里舔着儿子的龟头,自然而卖力。

    口交了一阵,她便自己站起来,转过身,背对着儿子,又撅起了圆润的白屁股,不言而喻,她是想自己的男人从后面插自己,给她快乐。

    十分了解干妈的小伙子当然一下子就明白了,他扶着满是干妈口水的鸡巴,就走了过去,一手抚摸着干妈柔滑的肌肤,然后他扶着鸡巴的手一个上提,就舒服地将粗硬龟头塞进了又一个湿润温热的肉缝里,今天第二次肏了干妈!

    软软的睾丸摇摇晃晃,他就听见了干妈弯着腰,开始大声畅快地叫唤了起来,同样是脏话浪语不断,显然是自己把她肏爽了!于是他更加卖力,鸡巴就像打桩机一样,快速而狠力地戳着她的屄,次次到底,撞击着子宫,而随着自己飞快地与她性交,干妈垂挂在胸前的那对奶子就有着高频率的甩动,前前后后,他彷佛是想抓住奶子,就立即俯下身,伸着大手,全部扣在了那两个大肉球之上,没命地揉着捏着,丰满细滑皮肉感觉让他享受而过瘾。

    “好儿子……你就用力地肏你干妈吧!不用管妈妈,妈妈自己能够解决!啊啊啊……好儿子老公,你的鸡巴真硬啊,好舒服,对的,深一点!顶到小嫣的子宫了,老公,小嫣好爱你啊!”

    鸡巴一直没有停歇,小伙子就意外地听见了另一边传来的大声呻吟,他摸着喳抬起头,顿时看呆了!原来这声音是自己端庄正派的母亲正在自慰而发出来的!妈妈在扣自己的屄!小伙子看见,妈妈还是光光地躺在桌子上,她丰腴的双腿大大分开着,一只手放在自己的阴道口,几根手指拨开了外面的阴毛,而后完全伸进了她的屄眼里,快速地往里捅着,越来越快!而妈妈的另一只手就放在她的胸前,力道不算太轻地抓揉着自己的圆润奶子,一脸已然陶醉的迷离!

    看着如此香艳而淫靡的一幕,自己的亲生母亲在一边光着身体,在用力地自慰!而对自己最为疼爱的干妈则撅着屁股,垂着大奶子,卖力地和自己性交!这是怎样刺激的画面?突然,由于极大的视觉冲击,他便感到龟头一麻,一股极舒服的快意从鸡巴顶端传遍全身。

    他知道,这已是到了最舒服的时刻,他要射了!于是,他加快了抽插和摸奶子速度,睾丸飞快地打击着干妈的阴道口,就在这双重刺激之下,他最后将鸡巴直接插到尽头,一秒没到,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就从他完全打开的马眼里奔腾而出,全部给了自己爱的女人!

    几乎同一时间,小伙子就听见了两声同样畅快的喊叫,母亲和干妈显然也抵达了高潮,快乐的顶点!

    已经很晚了,又因为一场酣畅淋漓的激情,宋平和两位妈妈终于一丝不挂地躺在一张床上,他一左一右地搂着妈妈们,由于一个晚上做了两次,又打了几个小时的麻将,的确累了,所以他一躺下没一会儿就睡着了,鼾声均匀。

    “谢谢你,小嫣!”黑暗中,林冰梦轻声说,并且抬起手,去抚摸着好姐妹的头发,就像回到了小时候那样的亲昵无间,她知道,小嫣并没有入梦,她也知道,聪明的小嫣明白自己谢的什幺。

    “傻姑娘!是我们娘俩应该谢谢你才对!谢谢你非但没有嫌我们恶心,还这幺宽容地跟着我们,来爱我们!这份深情厚谊我们母子一辈子都还不完啊!”

    果然,倪嫣语气带笑的声音响起,她也抬起手,温暖的掌心覆盖在冰梦的手臂上,温柔地摩挲着,“行了咱们可!都这幺大岁数了,还像小姑娘似的玩煽情,谢来谢去的,酸不酸啊?不过冰梦,我现在是知道了,这人哪,不管咋样,穷富也好,只要和自己最爱的头在一起,真的是最大的福气了,就是对双方最多的感激了,对不对?好了,快睡吧,明天这小坏蛋起来不一定又得咋折腾咱俩呢!以后啊,得给他立规矩了,可不能让儿子没有节制地做了,那样对他身体保证不好!”

    之后,谁也没有再说话,倪嫣就在两个自己最爱的人身边甜蜜地阖上了眼睛,她彷佛在梦里看见了未来,那是她们好姐妹和儿子一家三口的未来,他们会恩恩爱爱,幸福到底!

    “)

    This file was saved using UERED version of ChmDepiler.

    Download ChmDepiler at: (结尾英文忽略即可)

    销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